第七十四章 空间换时间

  基尔波诺斯站在门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想看看这个传说中一次又一次的将第333团带出敌人包围圈的列兵在一群高级军官面前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结果没有让他失望,这个列兵……应该说现在已经是上士了,他狠狠的教训了这些趾高气昂的高级军官一番。

  这很解气,虽然只是言语上的交锋。

  基尔波诺斯赞赏的向舒尔卡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一众军官们说道:“刚才你们提问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居然拿军校学历、军衔或是其它的东西来炫耀!如果这些有用的话……同志们,我们的勋章已足够把德国人埋起来了!”

  军官们脸上一阵尴尬,他们内心其实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只是在舒尔卡这个上士面前耍耍官威摆摆架子,没想到遭到舒尔卡一阵奚落而且还被方面军司令看见了。

  “事实是这样吗?我们的勋章和学历打退敌人了吗?”基尔波诺斯上将接着说道:“不,没有!当然没有!不仅没有,你们还在敌人的进攻下一败涂地,你们没有人能挡得住敌人的进攻,没有人!”

  基尔波诺斯上将越说越激动,手指在虚空中重重的点了几下,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在军官面前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身面对着军官们继续说道:“但有一个人挡住了德国人的进攻,加夫里洛夫少校,还有这名站在你们面前的上士……他们带领第333团一次又一次的从敌人的包围圈里杀了出来,一次一次的让敌人损失惨重,只凭几百人!知道吗?他们还缴获了德国人的两辆坦克!你们有谁有这样的战绩?有谁有这样的经历?有谁有这样的荣誉?”

  “可是你们……居然问这些胜利者‘凭什么’?”基尔波诺斯上将气愤的走到少将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几乎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想问问你,莫杰斯托维奇同志,你们这些失败者,凭什么在嘲笑胜利者?仅仅是因为你领子上有两颗星吗?”

  “不,基尔波诺斯同志!”少将赶忙回答。

  “是因为学历吗?”

  “当然不!”

  “是勋章吗?”

  “不……”

  “告诉我凭什么?”基尔波诺斯上将一把将少将推开:“你们的确都在军官学校学习过,但你们却并不懂一个简单的道理,你们学的东西、你们的军衔,还有你们的荣誉,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用来打败敌人的!否则,这些东西全他妈的都是一堆垃圾,包括你们也是,一群废物!”

  军官们被基尔波诺斯上将骂得噤若寒蝉,个个站直了身子一动都不动。虽然基辅的夏季不算热,但豆大的汗珠还是从他们的脸上滚滚而下。

  骂了一阵,基尔波诺斯上将的气也消了一些,然后就大声喊着口令。

  军官们齐唰唰的坐下,整齐的翻开笔记本,再拿起笔目光平视前方的银幕。

  基尔波诺斯上将也从警卫员那接过纸和笔,在军官旁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说道:“你可以开始了,舒尔卡同志!”

  “是,将军!”舒尔卡也不客气,就用指挥棒指着银幕上的地图开始讲解:“‘木屋伪装’不仅仅只是伪装,重点在于地下工事与地面工事的配合,尤其是对地窖的利用……”

  有基尔波诺斯上将在,接下来的学习就容易多了。

  舒尔卡甚至还与基尔波诺斯上将探讨了一下防御方案:

  “我认为我们应该放弃旧国境线(斯大林防线)的阻敌计划!”舒尔卡说:“因为在这条线上使用新战术已不可能了阻挡住德国人的进攻了,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基辅防线!”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头表示赞同,但又提出疑问:“但我们需要时间巩固基辅防线,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放弃!”

  “层层防御,将军!”舒尔卡说:“用空间换取时间!”

  “什么意思?”基尔波诺斯上将疑惑的望向舒尔卡。

  “将部队撤出旧国境线!”舒尔卡指着地图说:“否则敌人的装甲部队就会从几个缺口突破,然后进入纵深形成合围,这会将旧国境线一带的部队包围,这同时也会使旧国境线上的碉堡工事失去作用,就像法国人的马奇诺防线一样!”

  这在历史上的确发生过,就是乌曼战役,苏军被俘10万人,损失了317辆坦克及火炮858门。

  “你知道法国的马奇诺防线?”基尔波诺斯上将意外的望向舒尔卡。

  “知道一些,但不多,将军同志!”舒尔卡回答。

  此时苏联的信息相对较封闭,所以舒尔卡也不敢多说什么。

  “很好!”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舒尔卡继续。

  “我们可以将部队分成三个部份或者更多!”舒尔卡指着地图说道:“然后沿着旧国境线往基辅方向退,每隔十公里让其中一个部份构筑防线并坚守一天,一天后撤往第四个十公里再构筑防线等待德国人的到来……”

  “好办法!”基尔波诺斯上将赞道:“这样首先我们就是有序的撤退;其次可以让每道防线上的士兵得到充分的休息和准备;更重要的,是能为基辅防线争取时间!”

  “是的,将军同志!”舒尔卡回答:“我也是这样想的!”

  其实还有一个好处基尔波诺斯上将没有看到……每道防线只需要坚守一天然后就可以撤退,这对士气低落的苏军来说是很重要的。

  原因很简单,人是需要希望来支撑的。

  苏军的战斗几乎没有给士兵任何希望:只有坚守,没有其它选择,而且坚守到什么时候也没有个说法……这对士兵来说是很绝望的,这命令几乎就是让他们在阵地上等死。

  于是很自然的,就会有许多士兵投降、叛变、逃跑等等。

  但如果他们知道只需要坚守一天就可以撤退,那情况就不同了,相当一部份人会选择坚持到那一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