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基尔波诺斯

  从列兵到上士,舒尔卡不知道这是一下升了几级了。

  不过很快舒尔卡就知道,这其实是想让他当排长才一口气升到上士的……其它军队需要少尉才能当排长,但苏军只需要上士或大士就可以了,由此可知苏军军官缺到什么程度。

  这是在第333被调到第三道防线休整时进行的一系列调配:

  原排长普卡雷夫晋升为副连长,舒尔卡成为二排排长后空出的一班班长毫无疑问的就由老兵担任,他毕竟是个有战斗经验的人,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这就能省去了舒尔卡许多麻烦。

  舒尔卡在升任排长后就召集部下开了个会……这个会其实不是舒尔卡召集的,而是连长达维多夫少尉下的命令。

  “你应该让部下认识一下!”达维多夫少尉说:“否则下一次打起仗来他们还不知道你是排长!”

  “是,少尉同志!”

  无奈之下舒尔卡就召开了这次会议,他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演员、小偷几个异常兴奋,在下面笑嘻嘻的起哄:

  “说几句,排长同志!”

  “或者唱一首歌!”

  “说一些你的故事,我想排长同志一点有不一样的过去!”

  ……

  舒尔卡有些无奈的说:“抱歉,同志们,我们不能唱歌或是说故事。因为连长同志让我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是想让你们认识一下我!”

  战士们“哄”的一下就笑了起来。

  “没有人不认识你,排长同志!”

  “你是我们的英雄!”

  “我们很荣幸你能成为排长指挥我们战斗!”

  ……

  显然,舒尔卡获得了大多士兵的拥戴,除了哥萨克的三班。

  确切的说,哥萨克的部下也同样认同舒尔卡这个排长,只是哥萨克和舒尔卡有点过节,所以在他的“淫威”之下那邦哥萨克人也不敢有所表示。

  “我不想多说什么,同志们!”舒尔卡说:“让我们一起努力,活着回家!”

  战士们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这本来是句很正常的话,但后来舒尔卡才知道他不应该这样说,因为这带有消极、懦弱的色彩,因为目标是活着回家……他更应该说“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不怕牺牲誓死将侵略者赶出去”之类的话。

  但是,这些不过都是口号。

  真正能说到战士们心里的,反而是舒尔卡这样又简单又真实的话。

  于是,过了一会儿,老兵带头鼓起了掌,很快其它人也跟着鼓掌,就连哥萨克也带着他的士兵们这么做。

  能活着回家,其实是每一位士兵的心声,谁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就会坚定的跟着谁。

  舒尔卡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证明了他有这个能力。

  所以,只要不是傻瓜,都愿意服从舒尔卡的指挥,至少不会捣乱。

  不过舒尔卡与哥萨克之间的隔阂却不是因为这个就解开的,当然那是后话。

  此时的舒尔卡在当上排长后就忙得不亦乐乎。

  首先是西南方面军防御战术的问题。

  奥维奇上校被捕后“木屋伪装”战术就推广到全军。

  舒尔卡因为是这种战术的提出者,于是要向别的部队介绍经验。

  与会的都是上校、少将之类的军官,他们是各集团军的参谋,在方面军司令的命令下赶到一个叫波利尼亚的村庄参加这次学习会议。

  那里有一个宽阔的会堂,大慨是用来观看革命电影用的,军官们在台坐了一堆,舒尔卡就拿着喇叭指着银幕上放出的图讲解。

  很明显,他们是要在学习之后将这种“木屋伪装”战术带到整条防线上。

  这让舒尔卡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只是个上士,甚至就连军官都算不上。

  “‘木屋伪装’战术说起来并不复杂!”舒尔卡说:“它其实就是将碉堡伪装成木屋……”

  “所以!”一名领章上有两颗星的少将打断了舒尔卡的话:“你把我们从战场上叫到这里开会,说的就是在碉堡上钉几块木板?”

  会议室里发出一阵笑声。

  舒尔卡早就该预料到这种状况。

  其一:与会的人军衔都比舒尔卡高,而且高多,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把舒尔卡放在眼里。

  其二:这些人都是参谋……这是由于军队还在前线战斗,指挥官必须留在前线指挥。而参谋的工作,除了帮助指挥官指挥外就是出谋划策。

  这从某种程度来说就是对他们的污辱,做为“出谋划策”的参谋却需要向一个上士学习战术。

  “问你个问题,上士!”另一名上校接嘴道:“你是哪个军校毕业的?沙波什尼科夫步兵学校?奥拉宁鲍姆军官学校?还是摩托化军事学院?”

  “不,上校!”舒尔卡回答:“我从没有读过军校!”

  会议室里又发出一阵哄笑。

  “所以!”少将接着说道:“你认为你可以教我们怎么打仗?”

  跟舒尔卡一起来介绍战斗经验的加夫里洛夫少校想站出来替舒尔卡讲话,但舒尔卡拒绝了。

  “不,少校!”舒尔卡说:“我能应付!”

  然后舒尔卡转身对台下的军官们,回答道:“我想是的,长官!你们应该向我学习!”

  “凭什么?”台下依旧是不屑的嘲笑。

  “就凭战场是个现实的地方,长官!”舒尔卡回答:“敌人在杀死你们之前,不会问你们是毕业于哪所军校的;也不会看你们的领章上的军衔,当然也不会看你们胸前的勋章……他们只会把刺刀扎进你们的胸膛,将子弹打进你们的脑袋,或者用坦克的履带辗碎你们骄傲!”

  会议室霎时就安静了下来,他们听懂了舒尔卡的话,什么军衔、荣誉或是学历,这些在战场上都是狗屁,尤其是在和平时代获得的这些,它们根本就与战争格格不入。

  “说得对!”这时从会议室外走来了一名年轻的军官,领章上有四颗星,上将军衔。

  “将军!”

  “基尔波诺斯同志!”

  ……

  会议室里的军官们纷纷起立挺身致敬。

  于是舒尔卡就知道,这名年轻的上将就是西南方面军司令基尔波诺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