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地雷

  再辆坦克,几名德军俘虏,再加上一队穿着德军军装的士兵……虽然这些军装使他们看起来有些像僵尸,但舒尔卡相信这足以骗过敌人。

  毕竟这是在夜里,更重要的还是,他们其实不需要完全骗过敌人。

  就像现在这样,在距离敌人三十几米时就被德军识破了。

  但这并不影响战斗的结果。

  随着韦尼亚科夫大尉一声令下,坦克就开火了,两发炮弹“轰轰”的就炸在德军防线附近,接着坦克上的机枪就“哗哗哗”的朝德军喷吐着火舌。

  在坦克进行火力压制的同时,苏军士兵们就不约而同的抽出手榴弹拉燃了就甩向德军阵地……近身作战手榴弹是最致命的武器,尤其是成排的手榴弹,那一片在敌人的战壕里炸开就算没把敌人炸死、炸伤也会受声音和冲击波的影响暂时失去作战能力,此时再发起冲锋那就不叫冲锋了,而是给那些被炸得懵头转向、失魂落魄的敌人身上补一刀或是一发子弹。

  此时的情况就是这样,一阵爆响之后苏军士兵就挺着刺刀冲了上去。

  舒尔卡冲在最前头,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体验,他从没有冲到队伍的最前头过,就算那次炸坦克也不算是。

  因为炸坦克至少还可以趴在地上借着尸体的掩护往前爬,现在却必须得端着枪用最快的速度往前冲,前面毫无掩护,只要对面有一个敌人,举起枪轻轻扣动扳机,舒尔卡就完了……人的生命有时就是这么脆弱。

  幸运的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当舒尔卡端着步枪冲进战壕时,第一个面对的是个负伤的军官,他的军帽已经被炸飞了,这使舒尔卡可以看到他头上流着血,还没完全恢复意识的他慌慌张张的在腰间摸着什么。

  舒尔卡迟疑了下,然后咬着牙将刺刀扎进了这名军官的胸膛。

  鲜血飞溅,军官惨叫一声,整个身体就像虾米一样蜷在一起不断的抽搐着。

  有时候,杀死一名没有还手之力的敌人比杀死一名旗鼓相当的对手更困难。

  困难来自心理:

  对手如果旗鼓相当,那么你就知道这场拼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不杀死他就是他杀死你,于是你可以心安理得拼尽全力做到这一点,心里不会有任何愧疚。

  但如果是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就不一样了……在杀死他的同时,舒尔卡心里冒着一丝丝的凉意,就像自己的人性正一点点逃离自己的躯体似的。

  舒尔卡只能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这么做是对的,他正在摸腰间的手枪,如果不这么做他就会杀死自己的战友。

  第二个对手是名德军士兵,他在地上爬着似乎想逃离这个战场,甚至连步枪都没有在身边。

  当舒尔卡将刺刀扎进他的背部时,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因为剧痛传来的一阵震颤。

  舒尔卡不敢多看,他继续挺着刺刀往前冲。

  很快,第三个敌人就出现在面前……那是一名举着双手投降的德军士兵。

  舒尔卡知道自己应该杀了他,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得到了命令:不留俘虏。

  这个命令是对的,因为他们处在包围圈里四周都是敌人,俘虏除了会给自己添乱和危险外没有任何好处。

  但舒尔卡终究还是下不了手,他选择无视这名德军并越过了他。

  舒尔卡甚至都能感受到这名德军感激的目光。

  然而这却是多余的,因为下一秒,紧跟在舒尔卡身后的小偷就毫不犹豫的将刺刀扎进了他的脖子。

  隐藏在暗处的其它苏军士兵也高喊着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他们越过了一营抢到了最前头继续朝前推进……这也是战前约定的,舒尔卡所在的一营主要任务是冲垮德军第一道防线,接着就由二营、三营接力。

  这么做是因为一营的士兵身上还穿着德军的军装,继续这么打下去的话很容易误伤甚至引起混乱。更重要的还是他们手里拿的是德式装备以及从尸体上搜来的弹药,继续作战很容易出现补给不足的问题。

  于是舒尔卡才有点休息的时间……虽然战斗才刚开始,但对舒尔卡来说却像过了一个世纪。

  但还没得他喘口气,营长韦尼亚科夫就下令道:“脱掉军装,换回武器!”

  他们穿了两层军装,只要把外面的德军军装脱掉就可以了。

  另一边,还在等着敌人进攻的穆勒少校也听到了另一面的枪声和爆炸声。

  正疑惑的时候,接着电话的副官一边拿着话筒一边朝几米外的穆勒报告道:“少校,他们成功的从南面突围了!”

  “什么?”穆勒少校一愣,然后马上从战壕里跳了起来:“马上增援南面,他们别想从我手里逃走!”

  顿了下,穆勒少校又对副官下令道:“通知将军,让他组织其它部队包围他们!”

  穆勒少校或许是对的,因为此时的苏军还在他们的包围圈里……往南面突围只是突破一重,之后还必须穿过德军的战线才能回到苏军的控制区。

  所以,只要组织得当德军还有机会,甚至可以说更容易,因为苏军已经离开了自己固守的碉堡而变成了一支流窜的军队。

  但穆勒少校却把问题想简单了,苏军能走到这一步当然有后续的计划。

  “我们可以用地雷迟滞身后的追兵!”在制定计划时,舒尔卡问:“我们有地雷吗?”

  “当然!”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弹药库里有充足的地雷!”

  地雷是防线所必备的,“斯大林防线”当然也有不少。

  “问题在于我们带不了多少地雷!”福明政委说:“因为我们没有汽车!”

  “不需要太多!”舒尔卡说:“只要让他们知道有地雷就够了!”

  舒尔卡说得对,当穆勒少校的增援部队踩上几枚地雷其中还有一辆坦克被反坦克炸毁后,就发现自己没法追下去……因为他们不确定地下埋有多少地雷,继续这么追下去只怕死伤惨重也无法追到敌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