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突围

  当晚八点,天色已全黑。

  突然几发红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接着就枪声大作,迫击炮炮弹紧跟着朝东面狠狠砸了过去。

  “他们来了,组织防御!”穆勒少校大声命令,指挥着部下将坦克一辆辆开了上来,同时朝前方打去一排排照明弹将周围照得一片雪白。

  虽然坦克基本没有夜战能力,但如果持续不停的使用照明弹,而且还是用于防御……坦克和碉堡一起连成一条钢铁防线,穆勒少校相信没有人能过得去。

  “来吧,你们这些免崽子!”穆勒少校咬着牙说道:“我会给你们好看的!”

  或许是克莱斯特给穆勒少校一个复仇的机会,他让穆勒少校负责切断苏军第333团与主力部队的联系并组织防御。

  这正合穆勒的心意,尤其是后者,组织东面的防御其实就是将苏军死死的围在包围圈里,穆勒少校已等不及想看到这些俄国人一队队冲上来倒在德军枪口下的情景了……穆勒少校发誓,要用敌人的鲜血洗涮自己的耻辱。

  但是让穆勒少校感到意外的是,敌人方向枪炮虽然猛烈但并没有多少人冲锋,而且还打来一发发的烟雾弹干扰视线。

  “他们一定是害怕得不敢进攻了!”穆勒看了看旁边的坦克和碉堡,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不奇怪,就算是自己看到这个阵仗的话也难免会退缩。

  然而,十几分钟后在另一边的黑暗中,一队“德军”正在坦克的掩护下朝南面推进。

  守在这里的是埃里希上尉,他在枪炮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匆忙从指挥部跑到前线……确切的说是包围圈,他们实际上已经在二线了。

  “睁大你们的眼睛!”埃里希上尉大声命令:“不要让俄国人跑了,任何一个!”

  “是,上尉!”德军士兵们回答。

  “我想,他们不会朝这里进攻!”副官朝东面扬了扬头:“那边打得很激烈!”

  “我知道,杜登!”埃里希上尉回答:“但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这群俄国人不一样!”

  “是的!”副官表示赞同:“听说他们是一路从布列斯特要塞逃到这里的!难以想像,布列斯特……”

  “弗里克斯将军正到处找他们呢!”说着埃里希上尉和副官就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

  弗里克斯少将是第45师师长,他负责指挥进攻布列斯特要塞,让这支俄国军队成功突围已经成了德军在紧张战斗之后的笑资。

  就在这时,枪炮声中隐隐传来了“隆隆”的马达声和坦克的履带声。

  “怎么回事?”埃里希上尉说。

  埃里希上尉会感到奇怪是正常的,因为被包围在里头的苏军是筑垒地域的步兵,他们没有坦克,而现在却听到坦克声……

  几发照明弹升上空中,两辆坦克就出现在埃里希上尉的视线中,确切的说是一辆三号坦克一辆三号突击炮,周围还跟着一群抱着冲锋枪和步枪的德军士兵。

  “这些混蛋!”埃里希上尉骂道:“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吗?”

  “可能是赶去东面增援的部队!”副官说:“这些冒失的家伙,尽然走进我们的包围圈里!”

  “嘿!”埃里希上尉朝对面叫道:“你们是哪个部份的?”

  对面没有回话,可能是因为坦克的马达声和枪炮声使他们没听见埃里希上尉的喊话。

  “喇叭,把我的喇叭拿过来!”埃里希上尉命令。

  然后他举着喇叭又喊了一遍。

  黑暗中站出一个人,他用标准但有些颤抖的德语回答:“我们是第三装甲营的,奉命增援……”

  这回轮到埃里希上尉听不清了。

  “快过来,你们走进我们的包围圈了!”埃里希上尉嘲笑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正将屁股对着俄国人吗?他们可不喜欢这样!”

  附近的一众德军官兵都哈哈大笑起来。

  对面没有回答,他们依旧跟着坦克一步步朝前推进。

  过了一会儿,埃里希上尉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他发现这队“德军士兵”军容不整……他们身上的军装要么太大要么太小,而且每件都是破破烂烂的还有血迹。

  有血迹似乎并不奇怪,毕竟这里是战场,战场就会负伤。

  问题在于,他们穿着有血迹的军装却没有半点负伤的样子。

  “嘿,停下!”想到这里,埃里希上尉就朝对面大喊。

  但这时醒悟过来已经太迟了,一声叫喊,“德军士兵”就越过坦克冲了上来。

  埃里希上尉没看错,这些“德军士兵”其实是苏军伪装的,舒尔卡甚至就是其中之一。

  舒尔卡其实并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因为冲在最前头的总是最危险的。

  问题是加夫里洛夫少校和福明政委都相信舒尔卡的应变能力。

  “你会英语,舒尔卡同志!”福明政委说:“只有你可以跟俘虏交流!”

  “更重要的,是你拥有其它人所没有的智慧。”福明政委说:“你知道碰到突发情况时该怎么应对,这是别人不具备的!”

  舒尔卡知道加夫里洛夫少校这是给自己戴高帽,不过福明政委说的倒是真的,他们必须押着几个德军俘虏走在前头,这样才能不露出马脚。

  于是,舒尔卡及其部下,确切的说舒尔卡所在的营……一百多人全都换上了从德军尸体上剥下来的军装。

  当然,这些军装不会很合身,而且还到处都是窟窿和血迹。

  “哦,我可不喜欢这样!”老兵抹了一下衣服上的血迹抱怨道:“我们难道就不能明刀明枪的跟他们打一仗吗?”

  “当然可以!”舒尔卡说:“而且我们很有可能取胜!”

  “那这又是为什么?”老兵问。

  “问题在于我们没时间!”舒尔卡解释道:“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一旦让他们缠上或是多花点时间,等其它方向的德国人反应过来并赶到这里,我们所有人都死!”

  “我明白了!”老兵点了点头:“你是对的,班长同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