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谎言

  这应该是很正常的判断,被包围就意味着工事失去作用,同时还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并彻底没有了后勤补给。

  但是,当加夫里洛夫少校向指挥部提出撤退请求的时候却遭到拒绝。

  “不,少校同志!”奥维奇上校说:“坚守阵地,不准后退一步,我们会挡住他们的!”

  “他在说谎!”加夫里洛夫少校告诉福明政委:“我不知道上校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认为他说的不是实话!”

  “放轻松,少校!”福明政委说:“说不定上校真的能挡住德国人的进攻!”

  “听听炮声政委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朝后方扬了扬头:“它们就要到我们后面了,还有轰炸机俯冲的位置……这些都在告诉我们德国人对我们的包围圈正在缩小!”

  福明政委无力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像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那样。

  事实上,此时的福明政委也起了疑心,因为指挥部的指挥一直都有些不正常……比如对第333团几乎没有炮火支援。

  但福明政委是个政工干部,他的任务就是让部队坚定不移的执行上级的命令。

  所以,他强行将自己的怀疑和直觉压了下去。

  “相信上级的命令,加夫里洛夫同志!”福明政委劝说着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不定他们有什么计划,比如……这些后退只是暂时的,我们的部队很快就会发起反攻!”

  福明政委这么说,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没话可说了,于是只能在碉堡里渐渐的等着消息。

  从福明政委的职责来说,他选择相信上级的指挥没有问题,毕竟的确存在福明政委所说的那种可能,上级或许有其它计划,不服从指挥的话会打乱全盘计划。

  但福明政委不知道的是,上级有时并不像他想的那样。

  奥维奇上校下达这个命令时其实是有私心的,这是为了什么就不用多说了,就是掩盖他之前的决策错误……这就像说谎,撒一句谎后需要用一百个谎去圆。同样的,为了掩盖一个错误就会用一个又一个错误去掩盖。

  不过这个命令却是奥维奇上校最理所当然的一个命令,因为他对所有部队都是这样下令:“不许后退一步,挡住他们!坚守到最后一刻!”

  尽管只要有一点军事常识都知道应该将第333团撤出,但奥维奇上校却理所当然的下了同样的命令。

  奥维奇上校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部队真的能挡住德军的进攻,因为事实上第79师驻守的碉堡正一个接一个的被摧毁,甚至还无法控制的出现了逃兵。

  他也知道这样下去第333团会被包围。

  但这也正是奥维奇上校希望的……借德国人之手将第333团消灭掉,于是他就没有错误。

  不仅没有错误,奥维奇上校突然有了个别出心裁的想法:等第333团被包围并全军覆没之后,他就可以向上级提出“木屋伪装”的战术。

  刚才还着急得满头大汗的奥维奇上校不禁为自己这个“创意”倍感得意。

  如果这个战术能使整个防线有效的挡住德国人的进攻的话,那么损失一个333团又算什么?第79师溃退又能算什么?

  奥维奇很快就会成为一个英雄!

  于是没有多想,奥维奇上校不顾参谋的劝说坚持自己的命令:“坚守,不许后退!把那些逃跑的懦夫全都送上刑场!”

  正驻守在碉堡里的舒尔卡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虽然他的部下都无所谓,他们甚至还沉浸在之前几次胜利的喜悦中。

  “嘿,瞧瞧!”演员向其它展示着他缴获的战利品,两包带着血迹的德国烟:“我打死了五个德国人才找到了这些……”

  “算了吧,奥库涅夫!”小偷笑了起来:“我看到你在一堆尸体中摸他们的口袋了,难道他们都是你打死的?”

  “当然不是!”演员老脸一红,却强行解释道:“但我打死的德国人在其中!”

  “知道我找到什么了吗?”小偷满脸的不屑。

  “什么?”演员被小偷成功的勾起了好奇心,但他还是假惺惺的说道:“算了吧,福瓦利科夫同志,还有什么能比香烟更值钱呢?”

  小偷不说话,从上衣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扬了扬。

  演员的眼睛都直了……这打火机制作得十分精良,矮宽银亮的外壳上刻有一头抽像化的老鹰,打开盖子时还发出“铿”的一声脆响,轻轻一擦就燃起一道迷人的火焰。

  “怎么样?”小偷扬扬得意的说:“我是从坦克里搜到这东西的,我认为那是辆指挥车,这东西显然只有有身份的军官才可能拥有!”

  “福瓦利科夫同志!”演员咽了下口水:“我可以……用香烟跟你交换吗?”

  “当然!”小偷回答:“不过它至少值十包德国烟!”

  “不,这太贵了!”

  “少一包也不行!”

  ……

  在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老兵就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就不能拿一些真正有用的东西吗?”老兵躺在地上休息,用头盔遮住了整张脸,这让他的声音有点奇怪。

  “什么才是有用的东西,马特维同志?”演员反问:“对我来说这些就是有用的东西!”

  老兵从腰间拿出一个急救包,说道:“这在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但香烟却不行,它只会让你死得更快……”

  “你们听到枪声和炮声吗?”舒尔卡打断了老兵的话。

  虽然老兵是对的,急救包的确是有用的东西,但只是对于香烟和打火机来说。

  舒尔卡认为更重要的是知道这时正在发生什么。

  “当然,舒尔卡!”小偷回答:“一直听到,这有什么问题吗?”

  “它们在我们身后!”舒尔卡说:“也就是说,我们要被包围了!”

  这话让所有人都呆愣当场,碉堡里的人……确切的说是第333团的所有官兵,他们一次又一次从包围圈里突围而出,现在对“被包围”这个词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