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包围

  不只是奥维奇上校想不明白,德军指挥官克莱斯特上将甚至是参加了这一仗的穆勒少校也想不明白。

  “发生了什么?”克莱斯特上将亲自召见了穆勒少校:“你们是怎么败下来的?”

  在后方观战的克莱斯特因为距离前线有段距离,所以还不知道具体情况。

  “我们中了他们的埋伏,将军阁下!”穆勒少校挺直着身板,但额头上绑着的绷带及满脸的灰尘依旧使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埋伏,什么埋伏?”克莱斯特上将不解的问。

  “我不知道,将军阁下!”穆勒少校回答:“他们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

  “而你居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在身后的?”克莱斯特上将问。

  穆勒少校满脸尴尬,虽然他应该知道,但他的确不知道。

  “将军!”这时一名穆勒少校的警卫回答道:“我想我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在我们身后的……我在撤退时发现地面有个洞,初时我以为是弹坑,但现在想起来那不像弹坑!”

  “地面?”克莱斯特上将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他们像老鼠一样躲在地下?”

  没有人回答,因为没有人能确定这一点。

  “这不可能!”副官说:“我们的情报完全没有提到这一点,我是说……如果他们在防线前还有地下工事的话,我们的情报人员会发现的!”

  副官的话合情合理,要知道那可是勃兰登堡部队搞到的情报,他们甚至连苏联人在碉堡里用的武器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可想而知,如果有其它地下工事的话,不太可能逃过他们的侦察。

  警卫回忆了下,就回答道:“那看起来像是临时挖的,因为洞口很粗糙

  “不不……”副官还是不相信:“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我是说挖掘一系列的地下工事隐藏足够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兵力,这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而这些俄国人是几天前才撤到这里的!”

  沉默了下,克莱斯特上将就把目光投往穆勒少校:“你们身后出现多少敌人?”

  “我不确定,将军!”穆勒少校回答:“但听枪声规模不少,应该有一个连!”

  想了想,克莱斯特就回答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先生们,你们望了这里的百姓习惯挖地窖吗?”

  几个人朝克莱斯特投去疑惑的目光。

  “将军,你的意思是说……”副官半信半疑的说道:“他们躲在地窖里?”

  克莱斯特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往警卫,问:“你发现的洞口是否是在木屋旁边?”

  警卫回忆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好像是的,将军,只不过那幢木屋已经被炸成了废墟!”

  克莱斯特朝众人摊了下手,接着说道:“所以,他们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准备,只需要从地窖往外挖一个地道口,然后就可以把部队藏在里面!”

  众人不由“哦”了一声。

  克莱斯特摇头感叹道:“一个很好的办法,不是吗?我们总以为将木屋炸毁了就安全了,谁又能想到他们就藏在废墟下?”

  “不敢相信!”副官说:“俄国人居然会想到这样的办法……”

  “事实是他们想到了,戴维!”克莱斯特上将说:“而且已经用在了战场上,虽然我也不相信!”

  “有什么办法解决吗?”穆勒少校一脸愤慨:“比如,我们可以把这些地窖炸毁?”

  “这很难做到!”副官摇了摇头:“因为我们已经把它炸毁了,我是说木屋……除非我们能搬开那堆废墟!至于地洞口,我们根本不知道它在哪,它可以在木屋的附近的任何一点!”

  “那就把它找出来!”穆勒少校当然不会甘心,他的部队在战场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遭受过如此重大的伤亡,尤其是他还在部下面前逃走。

  这对他来说是个奇耻大辱,他想要报仇,或者也可以说洗涮耻辱。

  “怎么找?”克莱斯特上将反问:“每一寸土地挖挖看?不,少校,你要知道那是战场,那里在敌人正面碉堡的覆盖范围内,他们的子弹和炮弹会毫不犹豫的朝我们倾泻,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气定神闲的去找地道口!”

  “可是将军,我们还能怎么办呢?”穆勒少校有些着了。

  指挥部里一阵沉默,因为没有人能找到什么合适的办法。

  这种战术其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别说是二战时期的克莱斯特,就算是几十年后的战场也没有有效的对付方法……武器装备及战术都先进得多的美国人依然在越南地道战中吃瘪。

  它其实就是化整为零将正规战斗打成游击战,这里一点人那里一点人,而且还可以跑来跑去让敌人强大的装备就像打在一堆棉花上一样无处着力。

  克莱斯特上将不由暗暗心惊,暗道还好苏联人只是这一小部份使用这种战术,如果大规模甚至在他们攻下的地段都做用这种战术,那么德国军队就会陷入泥潭里了。

  同时克莱斯特上将也有些奇怪……这个行之有效的战术为什么没在苏军中普及?!

  当然,这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想了想,克莱斯特上将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对着地图说道:“先生们,如果你们对一座要塞久攻不下,你们会怎么做?”

  副官和穆勒少校马上就明白了克莱斯特上将这话的意思:绕过去将它包围!

  这是德军常用的战术,就像他们在大多数战役中所做的那样,这其中也包括布列斯特要塞。

  于是第333团正面的战斗就弱了下来,反而是与他们邻近的防区响起了猛烈的枪声和炮声,同时战斗机和轰炸机不断在上空盘旋。

  加夫里洛夫少校在外观察了一会儿战局,返回指挥部后就对福明政委说:“形势有些不妙,敌人似乎是想包围我们!”

  “如果他们挡不住德国人的进攻的话……”福明政委说:“那么我们就只有撤退了!”

  这是常识,因为碉堡工事是朝向正面的,如果敌人绕到背部就基本没有防御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