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埋伏

  德第五装甲营在半个多小时后被调到了莫廖尔筑垒地域。

  指挥官穆勒少校对这个命令有些疑惑,他的装甲营已经在南面突破了苏军的第一道防线,本该继续乘胜追击才对,却在前进的路上被硬生生的拖了回来在这里布署并做好进攻准备。

  这在一向讲究速度的德军中是很少见的。

  不过在看到这里的地形后穆勒少校就有些明白克莱斯特上将这么做的原因了,这片筑垒地域北面不远有一条公路和铁路通过,再往北就是沼泽,南面要十几里外才会有另一条公路……也就是说,这片筑垒地域里的苏联人会直接威胁到德军的补给速度。

  “少校!”副官指着地图对穆勒少校说道:“正面的俄罗斯人很狡猾,他们把碉堡伪装成木屋的样子……”

  “这不会起什么作用的!”穆勒少校说。

  “是的,我相信这一点!”副官回答:“可是不久前,我们两个营的进攻已经失败了!”

  “是的,我看到了!”穆勒看到的当然不是战斗过程,而是战场上的尸体和坦克残骸。

  “他们用反坦克炮攻击我们坦克的侧装甲!”副官说:“就像你看到的,我们损失惨重!”

  “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穆勒少校自信的说:“我的突击炮会给他们一个教训!”

  副官点了点头:“我会让第5炮兵团和第三装甲营配合你们进攻的!”

  于是,在一阵猛烈的炮火之后,装备有七辆“三号”突击炮三十辆坦克的第五装甲就带着步兵“隆隆”的开了上去。

  穆勒少校的战术很简单,就像往常一样用“三号突击炮”护住两翼……两翼更有可能遭到敌人的侧射火力攻击,中间的坦克正对着敌人只要不轻易转向,理论上不用担心敌人的侧射火力。

  这种战术很有效,在这“三号突击炮”装备还不多的时候屡次突破苏军的防线。

  穆勒少校相信,他面前的这些碉堡也没什么区别……它们不过是加装了一些木板伪装罢了,而且这些木板伪装已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德军已经很清楚哪些木屋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瞧!”穆勒少校在坦克里用步话机对部下说:“伊万们想用这些木屋骗过我们,我想你们不会上当吧!”

  耳机里传来部下们的一片笑声:

  “是的,少校!那些会塌的是木屋,露出水泥块的是碉堡!”

  “我们还可以用坦克去撞一撞!”

  ……

  然后又是一片笑声。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就在他们说话间,木屋上开出了一个个射孔,密密麻麻的,大小都有……

  “该死!”有人紧张起来:“他们的碉堡全是武器!”

  “不,乔纳斯!一个碉堡不可能装备这么多武器!”

  “有些射孔是假的!”

  “我们找不到真的射孔!”

  ……

  德军猜的没错,其中的确有许多假的射孔,这做起来也十分简单,只需要将木板锯开一个射孔大小的洞,然后将这块水泥涂成黑色就可以了……伪装得这么粗糙的射孔在近处当然骗不了人,但对于在远处而且还是坦克内用潜望镜往外观察的德坦克兵却是致命的,尤其此时战场上还到处都是木头燃烧的浓烟。

  要知道德军进攻碉堡的战术,就是用坦克或是突击炮压制住射孔的火力然后再让工兵摸上去爆破。

  可是现在,在他们面前的五花瞭乱到处都是射孔,这使坦克和突击炮根本就不知道该压制哪一个……

  “开炮!”穆勒少校下令道:“不管真假,自由射击!”

  这个命令或许是对的,这有点像木屋,是真是假用炮弹轰一下就知道了。

  于是坦克“轰轰”朝着前方的碉堡群一阵猛轰。

  这时他们才发现问题所在,即便是以德军坦克兵的素质也很难保证炮弹能准确的命中射孔并分辩出真假。

  见此穆勒少校不由皱起了眉头,如果无法有效压制敌人碉堡火力的话,步兵的冲锋毫无疑问的就会陷入危险中。

  穆勒少校不知道的是,另一边加夫里洛夫少校也碰到了困难。

  这是苏军实施炮火覆盖的最佳时候,但当加夫里洛夫少校向指挥部提出请求时,却遭到了拒绝。

  “怎么回事?”福明政委问。

  “他们说炮弹不足!”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炮弹不足?”福明政委一脸不解:“战斗在刚打响不久,他们却说炮弹不足?”

  “是的!”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参谋的说法,是其它方向的战斗很激烈,他们必须优先为其它方向提供炮火支援!”

  “可是我们这里……你跟他们说了这里的情况了吗?”

  “当然,政委同志!”

  福明政委难以置信的看着碉堡前正进退两难的德军装甲部队,这里只需要一轮炮火就能让德军装甲营损失惨重,而指挥部却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此时的福明政委和加夫里洛夫少校都没有多想,以为战局的确像指挥部说的那样,因为其它方向更需要所以无法对第333团提供炮火支援。

  但真实的情况却是,奥维奇上校不愿意看到第333团再次取得胜利,因为这对他不但没有好处甚至还有可能使他陷入危险中。

  此时战场又有了变化,德军已经派出工兵越过坦克朝碉堡群跃进……

  这有些火力侦察的性质:如果用炮弹炸不好使,那么就让工兵上去,真的射孔会射出子弹而假的不会。

  “我们要靠自己了!”说着,加夫里洛夫少校就对通讯兵下令道:“准备战斗,烟雾弹!”

  “是,烟雾弹!”

  烟雾弹从第二道防线用迫击炮打了出去,很快四周坦克周围就冒起了一片浓烟。

  穆勒少校自言自语道:“他们要干什么?干扰我们的视线?”

  众所周知,烟雾弹是把双刃剑,在敌我双方距离如此近的时候,干扰敌人视线的同时也会干扰自己的视线,而这对于不会运动的碉堡甚至更不利。

  但就在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机枪猛烈的扫射,于是穆勒少校就明白了,他们又中了苏联人的埋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