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协同

  舒尔卡从兜里拿出地图,在手电筒的光线下找到了地图上的火力布署序号……这又是舒尔卡这个班长不称职的另一个证据,他本应该将邻近的序号背下来而不是直到战时需要才查看。

  但这其实不能怪舒尔卡,从准备战斗起到现在总共不到十小时,而这其间还要各种训练、休息,重点是舒尔卡脑袋里想的是战略解决大方向上的问题,班长指挥方面的问题就难免有些疏漏。

  接着舒尔卡又在潜望镜里观察了下情况,然后就将电话打到了团指挥部。

  “137号请求121号火力支援,137号请求121号火力支援!”

  这是为了方便指挥和通讯进行的编号,筑垒地域的序号是两位数,碉堡和机枪掩体则用三位数表示。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想必同样是寻找舒尔卡报上去的碉堡序号……这倒不能怪指挥部,在他们指挥下的碉堡少说也有几百个,他们不可能将其一一背下来。

  不久,电话就传来了回应:“请求通过,一分钟!”

  “是,一分钟!”舒尔卡回答。

  这种作战及协同方式显然是极其笨拙、低效的,一旦电话线被炸断甚至都无法与其它碉堡协同,但现在的条件只能做到这样。

  “37MM火炮准备!”舒尔卡朝前大喊:“时间一分钟!”

  “收到,一分钟!”负责指挥火炮的马特维大声回应。

  德军坦克继续掩护着士兵缓缓前进,他们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敌人的包围圈中,而且正一步步迎着敌人的枪口和炮口推进。

  舒尔卡的眼光一边看着潜望镜一边看着表,指针一颤一颤的转动,就像心跳,又像呼吸,然后突然间……位于右侧121号机枪掩体的几个射孔被推开了,射孔里“哗哗哗”的打出成片的子弹,密集的子弹带着热汽在阵地上来回扫射,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剑在虚空中劈来劈去。

  德军被这侧射火力打得措手不及,霎时就乱成一团,他们就像被收割的麦子似的成规律的倒下,有的当场死亡,有的则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但德军不愧是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他们在第一时间就趴倒在地上掩护好自己,然后再用无线电通知坦克转向压制右侧机枪……而这,正是舒尔卡需要的。

  由于通讯的原因,坦克过了一阵子才停了下来,首先是转动炮塔对准了机枪射孔的位置,其中一辆坦克还朝那个方向打了一发炮弹,然后再笨拙的转向将侧面装甲暴露在舒尔卡面前。

  “开火!”舒尔卡大喊:“动作快!”

  老兵二话不说就推开了射孔前的伪装,然后操纵着火炮进行进行一些微调,接着只听“轰”的一声……目标距离碉堡不到一百米,而且还是将大面积的侧装甲暴露在面前,于是毫不意外的一炮命中。

  舒尔卡在潜望镜里只看到坦克一阵非正常的震颤,再往前开了一段后就停了下来。

  说起这37MM反坦克炮,还可以说是一种讽刺,因为它是德军PAK36型反坦克炮的仿制品……

  一战结束时苏联军工薄弱,他们急需现代化军械制造国家的援助,而美、英等国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当然不会为其提供帮助,此时的德国却在凡尔赛条约的限制下不准生产,于是两国很快就一拍即合:德国以向苏联提供援助的名义研发并生产反坦克炮。

  于是就有了这款德国称之为PAK36,苏联称之为的M1930的37MM毫米反坦克。

  但现在,苏联却使用这款反坦克炮打德国的坦克,正可谓世事无常。

  另一辆德军坦克这时发现了危险,赶忙调转炮口……但已经太迟了,又是两发炮弹出膛,坦克很快就冒起了一股黑烟瘫痪在原地。

  舒尔卡大叫:“机枪开火!”

  立时枪声大作,早就做好准备的战士们在推开射孔盖的一霎那就扣动扳机将子弹朝敌人头上倾泻,泥水飞溅血肉横飞,只打得德军到处乱逃溃不成军。

  但是当然,苏军的机枪阵地从几个方向形成交叉火力朝德军射击,德军很难有什么人能逃回去。

  只不过十几分钟,阵地上就躺满了尸体,横七竖八各种姿势,放眼过去一片鲜红,低洼地里甚至都汇集起了一滩血水。

  人有时就是这么脆弱,看起来威风凛凛,但如果失去了掩护,仅仅只需要几分钟……就是生与死之间的区别。

  第333团其它防区的情况基本也差不多,闯进他们包围圈的德军被十分轻松的打了回去,而且还损失惨重,防线上立时就多了一辆辆冒着烟甚至燃起熊熊大火的坦克残骸。

  但是其它防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其它防区因为没有对碉堡进行伪装,所以德国人老远就可以观察到苏军碉堡的位置。

  甚至他们还可以通过望远镜识别出那些射孔是火炮还是机枪……火炮的射孔会比机枪射孔大一些,这可以说是设计上的失误。

  当然,火炮由于口径更大、炮身更长,所以需要更宽、更大的射孔,问题就在苏军可以人为的将机枪射孔扩大将两者设计成一样大小,这样至少可以避免敌人只需要用望远镜一望,就知道火炮的位置然后很有针对性的制定出进攻方案。

  更糟的还是,德军在一战期间就创立了利用突击队进攻敌人永备工事的战术……一战主要是堑壕战,敌我双方都构筑坚固的战壕、碉堡群对峙,那时的德军就开始研究如何用步兵突破这些工事。

  到了现在,德军的这种战术已经发展完善。

  他们用坦克掩护着步兵和工兵前进,抵进射孔后就在坦克的火力掩护下让步兵、工兵从死角靠近,然后将炸药、手榴弹从射孔抛进碉堡里或是用火焰喷射器朝射孔中喷火。

  苏军的碉堡工事在这种战术下竟然无计可施,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德军将他们的碉堡一个个炸毁:继续呆在碉堡里就是等死,走出碉堡防御又是找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