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钢笔

  加夫里洛夫少校还不甘心,在建议被否定后又带着舒尔卡去找了一次师长。

  在走进师长指挥部前,加夫里洛夫少校就交待舒尔卡:“虽然接触不久,但奥维奇上校是个固执的人,他只相信他愿意相信的,从这方面来说我本应该放弃。但是……”

  “我知道,少校同志!”舒尔卡说:“从整道防线的利益出发,我们又必须说服上校!”

  “是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点了点头,说:“希望你能说服他!”

  但很快,加夫里洛夫少校这个希望就破灭了。

  这不是因为舒尔卡口才不够好,也不是因为舒尔卡不够聪明,而是舒尔卡根本就没有获准走进指挥部……也就是说,他没有发挥的机会。

  “我没有时间浪费时间!”当加夫里洛夫少校希望奥维奇上校能给舒尔卡一点时间时,他不耐烦的对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少校,你们在布列斯特要塞的英勇行为值得赞赏,但这并不意味你们了解筑垒地域的战斗,它跟要塞的防御是完全不同的!”

  “上校,我们并没有把它当作要塞……”

  “而我了解它们!”奥维奇上校打断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的话:“这里的每一个碉堡,每一个火力点,我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状况!我在这任职已经一年了,少校,我甚至是在基辅长大的,而你到这还不到一天!”

  奥维奇上校这么说,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无言以对了。

  但事实证明,会不会打仗跟在这里呆了多久没有必然的联系……奥维奇上校脑袋里装着错误的战略、想像着错误的敌人,就算对防线、对地形再熟悉也无济于事。

  “我们能打败他们的!”奥维奇上校最后强调:“不需要那些可笑的伪装,那是多此一举!不管敌人有多强大,都会在我们的防线前寸步难行!”

  “是,上校!”加夫里洛夫少校挺身敬礼,然后知趣的离开了。

  走出指挥部后,就对一直等在门口的舒尔卡摇了摇头,于是舒尔卡就知道结果了。

  “知道吗?”在回去的路上,舒尔卡就给加夫里洛夫少校递上了一根烟,加夫里洛夫少校给的德国烟。

  “我想,上校之所以这么武断的将我们的建议全盘否定……”舒尔卡说:“至少有一部份是因为我们刚加入第27军!”

  “什么?”加夫里洛夫少校不明白舒尔卡的意思。

  “我们是新来的!”舒尔卡解释道:“如果我们刚来就发现了防线的问题并提出有效的改进方案,就显得他们……”

  加夫里洛夫少校闻言不由“哦”了一声,他虽然在战斗上有丰富的经验,在这方面却不怎么擅长,否则也不会在布列斯特要塞时就因为言论上的问题闹得要被审查了。

  “你说得对,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我们不需要怎么做!”舒尔卡说:“这时候我认为我们做什么都没用,只有打一仗!”

  加夫里洛夫少校无奈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虽然奥维奇上校不同意这么做,但第333团驻守的位置却一刻不停的准备忙碌着将所有的碉堡都伪装成了木屋。

  这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功夫,原因是这一带属于乡村,民居都十分简陋。另一方面则是只需要搭建正面和顶部……正面是用来骗敌人步兵的,顶部是用来迷惑敌人的空军。

  奥维奇上校知道第333团的这些动作,毕竟这是他的管理范围,而且此时的苏军又有很多人打小报告。

  不过奥维奇上校并没有制止。

  “随他们去吧!”奥维奇上校说:“这些白痴,以为一些烂木头就能骗过德国人!如果这样也能起作用的话,他们为什么还丢了布列斯特要塞?!”

  指挥部里发出一片嘲笑声,军官们都认为奥维奇上校是对的,抵挡德国人的应该是那1.5米厚的钢筋混凝土和机枪、大炮,而不是木头伪装。

  几小时后,天色就渐渐亮了起来。

  第333团的战士们钉好了最后几块木板然后就在哨声中返回了碉堡……天亮之后还在外面作业是很危险的,这会引来德军的枪炮,同时也会使德军怀疑“木屋”。

  外面一片寂静,只有几只早起的小鸟欢快的叫声,它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战争就要来临了,依旧像往常一样拍打着翅膀到处觅食。

  舒尔卡靠在水泥墙上,让生涩刺痛的双眼休息一会儿,嘴里嚼着分发下来的黑面包……这是他们的早餐,又硬又干,还有一股怪味,跟德国人的面包比起来差远了。

  “我想念巧克力的味道了!”小偷有些遗憾的说道:“我那时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会把巧克力分给你们而不为自己多留两块……”

  “你应该庆幸,福瓦利科夫!”老兵一边嚼着面包一边说:“否则的话,现在的你应该已经鼻青脸肿了!”

  “我宁愿把你的钢笔还给你!”小偷说。

  “你是说……我的钢笔还在你身上?”

  “不,当然不!”小偷有些慌了:“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再去偷一支!”

  老兵有些失望,他看了看小偷,问:“老实说,你怎么处理我的钢笔?”

  “我用它换了一块面包!”小偷回答。

  顿了下,小偷有些好奇的问:“我不明白,马特维,你根本不识字,要那根钢笔有什么用?”

  老兵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答道:“那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他在与日本人的那场战斗中牺牲了!”

  碉堡内再次陷入沉默,战士们都将责怪的目光投向了小偷。

  “哦,抱歉,马特维!”小偷后悔莫及:“我不知道这个!”

  “没关系,福瓦利科夫同志!”老兵回答:“我说过,我原谅你了!”

  就在这时,外面隐隐传来一阵马达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履带的“咯吱”。

  “他们来了!”舒尔卡坐起身来:“德国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