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木屋

  加夫里洛夫少校显然也发现了这些弱点,所以忧心忡忡的在碉堡外走来走去,时不时的还喊着碉堡里头的士兵,让他们看看能否发现他。

  “这是哪个部队负责的碉堡?”在视察舒尔卡这部份时,加夫里洛夫少校就在外头叫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可以说准备好了,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这里是我负责的,三连二排一班!”

  “哦,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马上就认出了舒尔卡的声音:“‘可以说’是什么意思?”

  “我担心我们的碉堡无法发挥作用!”舒尔卡回答:“德国人会寻找我们的火力死角,然后再从死角发起进攻,这是无法准备!”

  加夫里洛夫少校愣了下,这话是说到他心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加夫里洛夫少校就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走回碉堡,说道:“是的,舒尔卡,你说的很对。你想不想赌一包烟……”

  说着就拿着一包香烟在手里晃了晃,像上次一样,那是一包德国烟。

  舒尔卡倒是没什么感觉。

  虽然他知道德国香烟在苏军里可是抢手货……战争时期士兵压力大,需要用香烟解压。另一方面,苏联的香烟又是需要手卷的马合烟,烟丝质量又参差不齐,口感更好的德国烟当然就成为士兵们心中的宝贝。

  舒尔卡脑袋里想的都是怎么活命,对香烟的要求没那么高,演员一众部下看到少校手里的烟眼睛都直了。

  “赌什么,少校同志?”舒尔卡问。

  “赌你能解决这个问题!”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这不可能!”舒尔卡笑了起来:“碉堡墙体和炮位已经固定了,现在改变已经来不及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没说话,只是扬了扬手中的香烟。

  “我认输!”舒尔卡回答。

  “不,班长同志!”一众部下哀叫起来:“你不能认输!”

  “这并不是个大问题不是吗?”

  ……

  “如果不是大问题的话,你们也一样可以赌?”舒尔卡说:“我相信少校只是想解决问题,而不在乎是谁解决的!”

  “说得对,舒尔卡!”少校点头表示赞同,接着就把目光转向了其它人。

  但其它人第一时间就怂了。

  “少校同志!”小偷赔笑着说:“我们的意思,是这对舒尔卡来说不算大问题!”

  “是的,要知道他可是舒尔卡!”演员说:“我们的逃跑英雄……”

  “什么?”舒尔卡往演员投去不解的眼神,问:“奥库涅夫,什么逃跑英雄?”

  “哦,这没什么!”演员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你带我们……成功的逃出来了,不是吗?”

  “所以你们给我取了这个外号?逃跑英雄?”

  “不是我们,是他们,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那是突围,突围!”

  “哦,是的,当然!”演员忙不迭的点着头:“突围,突围英雄更合适,我下次会纠正他们的!”

  舒尔卡翻了翻白眼,他知道这个外号自己的逃不了了……外号这东西,不是你想改就能改的,因为那是别人给你取的。

  “看来,我这包烟是送不出去了!”加夫里洛夫失望的摇了摇头,从中抽出一根叼在嘴上,顺手又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

  “少校……”演员和一众部下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

  “嗯!”少校装作不知道,一边擦燃火柴和舒尔卡互相点着烟一边问:“有什么要报告吗?”

  战士们当然不敢再要求什么,只能在旁边使劲吸着鼻子。

  “如果想到什么……”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少校同志!”

  加夫里洛夫少校在转身离开的时候,顺手就将香烟丢给了演员,战士们一声欢呼马上就哄抢起来。

  这时,舒尔卡看到了前方几幢乡间木屋,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少校!”舒尔卡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加夫里洛夫少校:“我可能有办法了!”

  办法其实很简单,如果无法改变内部结构和布局的话,那就改变外部结构。

  舒尔卡朝前方那几幢小木屋扬了扬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加夫里洛夫少校不解的问:“那只是普通的木屋,防线上有很多这样的木屋,百姓已经撤走了。你是说,我们在那布置伏兵?不不,它们太脆弱了……”

  “不,少校!”舒尔卡回答:“我的意思是,我们为什么不把碉堡变成木屋?”

  “把碉堡变成木?”加夫里洛夫一愣之后,脸上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说得对,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一拍舒尔卡的肩膀:“把碉堡变成木屋,而且这一点也不困难!好主意!这包烟很值得……”

  舒尔卡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少校离开的背影,暗骂了一一声:“我去,这个办法只值一包烟?而且这包烟已经被分了!”

  “你们在说什么?”演员甚至还没听懂,他愣愣的问:“什么碉堡变木屋?”

  舒尔卡懒得跟他解释,他的脑袋里就只有烟。

  命令很快就下来了,在天亮前为碉堡全面伪装……在水泥外墙朝向敌人的一面铺上木板并加上房顶,将其伪装成小木屋。

  这时演员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这有用吗?”演员表示怀疑:“他们只需要几发炮弹就可以炸坏这些伪装!”

  “你把事情想简单了,奥库涅夫同志!”老兵一边忙着在碉堡外钉木板一边回答:“他们的确可以这么做,但问题是碉堡很多,废弃的木屋也很多,除非他们能将所有的木屋和碉堡挨个炸上一遍,否则不会有什么作用的!”

  演员“哦”了一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很好的办法,班长同志!”老兵钦佩的望向舒尔卡:“这样一来,德国人看到木屋就害怕,他们会把它当作一个火力点,这会让他们很难找到我们的火力死角,我们甚至还可以在关键点多建几个木屋!”

  老兵说的没错,这正是舒尔卡想的。

  只不过,这个办法还没能普及整条防线……加夫里洛夫少校上报师长后,师长的想法跟演员一样,认为这是小孩玩的玩意并没有当一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