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谎言

  上士一点都没有怀疑。

  不过话说回来了,驾驶员是正宗的德国人,还有德国汽车,然后又是在这个场合大摇大摆的搭乘汽车通过……没人敢相信这一切是假的。

  于是,上士只是挺了个身就示意前方放行,只不过脸上有些拍美女马屁结果拍到马腿上的尴尬。

  “做的好!”舒尔卡对阿加塔说,他甚至是用俄语……这时他用俄语已经是“正常”的了。

  “是你告诉我的!”阿加塔回答:“不会德语就用俄语!”

  “我说的不是这个!”舒尔卡说:“我说的是你的反应,那很镇定!”

  刚才那时候更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对方都听不懂,重要的是镇定。

  “我其实吓得要死!”阿加塔回答,然后朝车厢后望了望,说:“现在还是……”

  阿加塔应该害怕,因为车队已经进入了德国人的坦克潜伏区,一辆辆坦克停在路边,一个个黑洞洞的炮管从伪装下伸出来指向远方,时不时的还“轰”的一声朝前开炮。

  只要任何一辆坦克,任何一辆……发现车队的破绽并将炮管朝向这个方向,那么这支五百余人的苏军队伍就要全都葬身于此了。

  不过当然,坦克发现破绽的可能很小,坦克乘员更多的是将注意力集在对面的目标而不是身边,即便有人看到车队上的“苏军士兵”也只是像其它人一样会心一笑或是拿“俄国人”调侃几句。

  “停车!”这时车队再次被拦了下来。

  “你们疯了吗?”一名德军士兵朝车队挥着手:“你们打算就这样开着汽车冲向敌人的炮火?哦,很好……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不会混进俄国人里,你们是混到俄国人的尸体里!”

  少尉小声的对舒尔卡说道:“下车!”

  舒尔卡会意,然后大声命令道:“下车,你们这些混蛋,我们要步行了!快,快,快,马上抬起你们的屁股!”

  舒尔卡尽量在话里头用些脏话。

  这一方面是因为德军士兵也听得懂俄语的脏话……这似乎是种惯例,在学某种语言之前最先学会的总是脏话。

  另一方面,则是这些脏话可以让他们更像苏联人。

  这让周围的德军士兵纷纷惊叹:

  “哦,上帝,他们太像了!”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肯定会把他们当作苏联人!”

  “我甚至有种要朝他们举起枪并扣动扳机的冲动!”

  ……

  有许多德军士兵都有这样的冲动。

  有这样的冲动是对的,因为这是一名士兵的本能反应,或者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第六感已经识破了这群“苏联士兵”。

  问题就在于,他们用理智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那是自己人,那是自己人……他们不过是伪装成苏联人而已。

  “跟我来!”两名德军士兵主动在前头引路:“我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从那你们可以更容易穿过火线而不被人发觉!”

  于是队伍就在德军士兵的带领下离开公路朝旷野中走去。

  这感觉很奇怪,敌我双方的军队很和谐的走在一起,就像战争已经结束天下太平一样。

  但舒尔卡却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会出现这种现像只是其中一方不知道真相,否则他们马上就会斗个你死我活。

  这再一次证明世上的确存在“美丽的谎言”。

  走了几分钟,一名德军士兵就指着左前方一片草丛说道:“你们可以从那过去,有部份俄国人躲在左侧的森林里并经过那边草丛逃回去,我们还没来得急对其进行封锁,你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接着德军士兵又补充道:“你们动作要快,再过半小时我们可能就要对那片区域展开轰炸了!”

  “非常感谢,中士!”少尉与德军士兵握了握手。

  “这是我应该做的,长官!”德军士兵回答:“祝你们好运!”

  另一名德军士兵则愣愣的望着少尉的腰部,奇怪的问:“长官,你的枪呢?”

  接着这两名德军士兵似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掉转枪口就要射击,但已经太迟了……几名苏军士兵猛地扑了上来将两名德军士兵的嘴捂住然后给他们狠狠的来了几刀,少尉甚至也帮了忙。

  事实上,动手最快的就是少尉,否则苏军士兵因为听不懂德语还不知道事情泄漏了。

  “谢谢!”舒尔卡对喘着粗气站起身来的少尉说。

  “不,你用不着谢我!”少尉咬着牙回答:“我只是想活着!”

  少尉说的没错,一旦苏军暴露,首先遭殃的就是这些德军俘虏。

  从这一点来说,少尉很聪明,也很果断,关键时候没有一点迟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而其它的德军俘虏,有些人甚至直到此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现在,你们可以兑现诺言了吗?”少尉问。

  “是的,当然!”舒尔卡回答。

  不过话虽这么说,舒尔卡心里却不确定,因为此时的情况与之前说的有些不同,苏军士兵可以像干掉两名德军士兵一样干掉德军俘虏而不被人发觉。

  舒尔卡希望能实现承诺,问题在于权力不在他手里,于是他就将目光投往加夫里洛夫少校。

  韦尼亚科夫说了句话:“我们不应该对敌人心慈手软,舒尔卡!”

  “不!”舒尔卡想也没想就站在了少尉面前:“我们不能这么做!”

  “当他们杀害我们的同胞侵略我们国家时,可没人为我们求情!”

  “这不关他们的事!”舒尔卡坚持。

  “让开,舒尔卡!”韦尼亚科夫说:“我命令你……”

  “韦尼亚科夫同志!”这时福明政委做了决定:“我们应该说话算话,否则,我们跟这些侵略者就没什么区别!”

  说着,福明政委就对舒尔卡说道:“让他们回去告诉其它人,德国人的这种侵略行为必定会失败,不要幻想能够征服苏联。并且让他们不要出现在战场上,否则我们绝不手软!”

  “是,政委同志!”舒尔卡挺身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