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伪装伪装

  加夫里洛夫命令通讯兵架设起电台并进行呼叫。

  “如果……”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们部队能同时朝敌人发起反攻的话,我们还有机会!”

  加夫里洛夫说的对,因为这就是两面夹击,而且此时是在夜里,德军坦克势必会陷入混乱之中。

  问题就是苏军正在撤退,而且还是撤至“斯大林防线”内防御,更重要的还是……电台还是与往常一样,什么都联系不上。

  “我们没有时间了!”福明政委看了看表,摇头说道:“就算现在与友军联系上,他们也无法在二十分钟内组织起一次反攻!”

  这时代的苏联军队的反应速度那是众所周知的,尤其还是在匆忙撤退的时候。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站直了身,紧了紧腰间的武装带,说道:“多拿几个手榴弹,我们打过去!”

  “是,少校!”

  “是!”

  ……

  苏军士兵们二话不说就从弹药厢里拿出一枚枚手榴弹别在腰间,就连阿加塔等一众女兵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舒尔卡才知道,阿加塔这些女兵拿手榴弹并不是用来与德军作战的,而是给自己用的。

  只有舒尔卡站在原地没动,他看了看德军的汽车,再看看坐在地上被控制住带着惊恐的目光望着苏军的俘虏……这些俘虏显然清楚一点,如果这些俄国人打算孤注一掷的话,那么他们的小命也就不长了。

  果然,有名苏军士兵问:“少校,这些俘虏怎么办?”

  加夫里洛夫少校想也不想就回答道:“送这些侵略者下地狱!”

  “是,少校!”士兵们说着就拉动枪栓举起了枪。

  “不不,停下!放下枪!”舒尔卡阻止了他们。

  “怎么了,舒尔卡?”哥萨克嘲讽道:“你可怜起这些弗里茨了?”(弗里茨是苏军对德军士兵的称呼)

  许多苏军官兵朝舒尔卡投来疑惑的目光,其中包括加夫里洛夫少校和福明政委。

  “我们为什么不伪装混过敌人战线?”舒尔卡说:“利用这些俘虏!”

  “伪装?”加夫里洛夫少校不解的说道:“你是说伪装成德国人?”

  “是的!”

  “可我们没有德国人的军装,舒尔卡!”阿加塔插嘴道:“还有我们……”

  说着阿加塔朝身后挥了下手,她身后的女兵甚至还穿着百姓的衣服。

  “阿加塔说得对!”加夫里洛夫少校赞同道:“伪装或许是个好办法,但我们没有时间弄到这么多军装,还有装备!”

  “还有德语和其它的东西!”福明政委说:“他们只要随便问我们几句话就露出破绽了!”

  他们说的对,苏军士兵有五百余人,也就是说需要五百套军装及装备,还有证件之类的,的确很难混过去。

  但是……

  “我们不需要伪装!”舒尔卡说。

  “不需要伪装是什么意思?”加夫里洛夫少校一头雾水:“你是说……我们就这样走过去,然后告诉德国人说我们是他们的人?”

  “是的!”舒尔卡回答:“差不多是这样!”

  加夫里洛夫少校愣了下,然后周围的士兵们“哄”的一声就笑了出来。

  “你一定是疯了,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你该知道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少校同志!”舒尔卡说:“而且我也没疯,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那么……”加夫里洛夫少校有些气愤的问道:“你告诉我,德国人凭什么相信我们?看看我们的军装、步枪,还有我们的脸!”

  “就因为这个,他们才会相信我们!”舒尔卡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这是带我们去送死,舒尔卡!”哥萨克在一旁煽风点火。

  福明政委举手示意战士们安静下来,然后对舒尔卡说道:“说重点,舒尔卡,他们为什么会相信我们?”

  “因为勃兰登堡分队!”舒尔卡回答:“德国人对战争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们在战前就训练出一批可以以假乱真的‘苏联人’,他们讲俄语、穿着我们的军装,甚至像我们一样喝伏特加并吐着痰……”

  舒尔卡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没声音了。

  对于这一点苏军士兵都有听说,因为德国人在闪击波兰及欧洲等国就是这么干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吃惊得半天都合不拢嘴,他带着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望着舒尔卡,问:“你是说……我们伪装成伪装成我们的德国人的样子?”

  这话有些饶口,但舒尔卡却是听懂了。

  “是的!”舒尔卡回答:“这就是我的意思!”

  “可他们凭什么相信这一点?”福明政委问。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不可能说苏军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告诉他们自己是勃兰登堡分队的德国人就信了。

  舒尔卡朝地上的德军俘虏们扬了下头,说:“所以我才说……需要他们的配合!”

  加夫里洛夫少校与福明政委对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他们意识到这可能是唯一的活路。

  准备工作很快就做好了。

  其实苏军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因为他们要做的就是打扮成自己。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准备工作的话,那就是把汽车里的物资全部搬空,并且将刚刚别在腰间的德式手榴弹、炸药包以及所有一切与德军相关的东西丢掉……勃兰登堡分队不会带着任何与德国有关的东西混进苏军,这会让人生疑,所以它同时也是苏军士兵的破绽。

  “可是……”韦尼亚科夫有些心虚的说道:“我们不会说德语怎么办?”

  “那就说俄语!”舒尔卡回答。

  “你确定我们能骗得过这些德国人?”阿加塔脸色苍白。

  “我不确定!”舒尔卡回答:“但我们只有试一试!”

  这话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没有其它选择只有放手一搏。

  舒尔卡没说的是……能否骗得过德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苏军士兵们是否镇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