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侦察

  刚进森林时舒尔卡只感到一片黑暗,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依稀能看到一点东西。

  舒尔卡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因为就算身边站着的是敌人他也无法分辩。

  不过舒尔卡很快就发现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森林深处隐隐有些亮光……这亮光虽然很模糊,但在漆黑的森林里还是很明显,它让战士们看到了目的地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分清了敌我。

  “德国人!”普卡雷夫压低声音说,他听出了里面小声交谈说的是德语。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长腿问。

  看来害怕的不只是舒尔卡一个。

  “不,阿布拉姆维奇!”普卡雷夫回答:“我们至少要搞清楚他们是什么兵种、大慨有多少人!”

  普卡雷夫是对的,侦察不应该敷洐了事。否则他们回去该怎么报告?

  报告少校,森林里有德国人?

  于是一群人就分散开来小心翼翼的朝前爬。

  路上舒尔卡觉得有些不妙,因为有坦克履带的印痕,他还发现了几棵被推倒的树……

  “坦克!”舒尔卡小声向普卡雷夫报告。

  普卡雷夫点了点头,比个手势让舒尔卡别说话,他们距离目标已经很近了。

  突然,火柴擦燃的声音在前方响起,火光照亮了两个德军哨兵的脸,他们凑在一起点燃了一根烟……这救了普卡雷夫一行人,否则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位置有哨兵潜伏。

  接着事情就相对简单了些:这两个德军哨兵一边交谈着一边吞云吐雾,烟头上的火光暴露了他们的位置,舒尔卡甚至都能看到从他们头盔上反射出的一点亮光。

  然后,几名苏军战士从黑暗中“腾”的一下扑上去分别将他们死死的按倒在地,几把军刺朝他们身上一通乱扎。

  事后战士们才知道这并不是普卡雷夫所希望的,普卡雷夫希望能抓一个活的,这样他们就真可以退回去然后通过逼问俘虏了解情况。

  从这点来说战士们显然不够专业,这使普卡雷夫懊恼的叹了口气,命令士兵们继续前进。

  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战士们前进速度很慢,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爬到目的地。

  这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森林里停着十几辆汽车,二十几个汽车兵聚在一块躺在树下休息。

  舒尔卡想,他们该是长途跋涉一路赶到这的后勤部队,因为先头部队就在前方而且暂时不需要补给,所以他们就躲在森林里休息,其中有两个士兵正打着蒙了布的手电写日记……亮光就是来自手电。

  二十几人,而且还是后勤部队。

  普卡雷夫没有多想,端着冲锋枪猛地站了起来就叫道:“举起手来,你们这些免崽子!别开枪,捉活的……”

  后一句却是对自己的部下喊的,普卡雷夫担心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苏军士兵们一阵乱枪把这些敌人全消灭了……他们需要抓几个俘虏问情况,而且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因为谁也不敢确定附近是否有其它敌人。

  突然被包围的德军士兵全都愣住了,有一个翻身想去拿枪但很快就被从黑暗中窜出来的苏军士兵一枪托打倒在地。

  “都给我老实点!”普卡雷夫命令:“举起手来!”

  虽然德国人听不懂俄语,但他们还是能明白这警告,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举起手来……虽然德军作战十分英勇,但没有受过多少专业训练的后勤部队却并非如此,何况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很快,接到通知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等人也带着部队走进了森林。

  “干得好!”加夫里洛夫少校夸奖了普卡雷夫一番,然后让人搬下汽车后车厢的物资检查。

  检查的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全都是弹药和汽油……这应该说是正常的,前线最需要的就是这些,尤其是走在前头的机械化部队。

  问题就在于这些东西对苏军士兵来说就是垃圾。

  “如果他们有一车食物该有多好!”福明政委说:“那样我们就可以返回沼泽继续前进了!”

  “汽油和手榴弹还有点用!”韦尼亚科夫大尉说:“还有炸药……”

  加夫里洛夫少校关心的则不是这些,他有些为难的与德军士兵打着手势,因为苏军中没有人会德语而俘虏中又没人会俄语,以至于审问进行得很艰难,即便用枪顶着俘虏的脑袋也没什么帮助。

  舒尔卡急中生智,用英语问了声:“你们中有谁会英语吗?”

  这不仅让德军俘虏们感到意外,就连加夫里洛夫少校等人都朝舒尔卡投来疑惑的目光……这让舒尔卡意识到他应该为这个找一个借口。

  德军俘虏们迟疑了下,然后一名少尉就点头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会英语!”

  于是审问才能正常进行,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

  “前方是隶属第1装甲集群第13装甲师的一个装甲营!”舒尔卡报告道:“他们至少有三十五辆坦克!”

  “三十五辆坦克……”

  所有人在听到这个数字后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军只有五百人,就算他们缴获了德国人汽油、手榴弹、炸药,而且还是从后方发起进攻,只怕也无法起到什么作用。

  “另外!”舒尔卡接着又报告道:“他们的后续部队正一路朝这里赶来,也许只要半小时就到达了!”

  舒尔卡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就是德国人的闪电战……为了能够在敌人做好准备前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德军的各部队通常都是不分昼夜的往前赶,坦克兵、汽车兵等几天几夜不睡觉那都是常有的事。

  这也是这些汽车兵会躲在森林里休息而被舒尔卡等人俘虏的原因之一。

  “太好了!”韦尼亚科夫自嘲道:“我们又掉进了敌人的包围圈!”

  “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比之前好得多!”加夫里洛夫少校说:“至少我们距离自己的部队很近,我们要做的……就是穿过敌人的战线!”

  话虽说得轻松,但每个人都知道真做起来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毫无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