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哥萨克

  一般情况下,战士们夜里不行军。

  这是因为在沼泽里摸黑行军是相当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掉队然后出事……就像之前所说的,沼泽地里到处都是於泥“陷阱”,旁边有人的话那很简单,只要抛去绳索就可以轻松将人救出来。但如果没人就只有等死。

  所以这世界有时很奇怪,就差一根绳索,就是生与死的区别。

  针对这一点,苏军士兵甚至还开起了玩笑:

  库济亚是三班班长,哥萨克人,战士们通常叫他哥萨克。

  事实上,三班大多都是哥萨克人。

  说起哥萨克,很容易就想到哥萨克骑兵。但以前哥萨克骑兵是勇士并不代表现在的哥萨克人也同样如此。

  他们往往是部队里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因为他们会团结在一起欺负其它地区的士兵,偷东西、恶作剧、让别人难受却仅仅只是为了寻开心。

  有时就连排长普卡雷夫都不得不对他们的所做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天傍晚,舒尔卡和阿加塔一起跟着部队前进,在转过一座小山丘时突然看到哥萨克和他的两个部下正奋力的拉扯一根绳索,另一端已深在泥潭里。

  哥萨克甚至还大叫:“快帮忙,热伊尔多夫掉进‘陷阱’里了!”

  舒尔卡和阿加塔不由分说的就上前帮忙,等舒尔卡弄了一身泥水好不容易将绳索拉上来,却发现绳索的另一端绑着一块大石头。

  哥萨克和几个部下哈哈大笑。

  “英雄舒尔卡!”哥萨克嘲讽道:“他们都说你聪明,但你一定没想到这个吧!”

  “库济亚同志!”舒尔卡拍了拍身上的泥水站起身来,说:“你一定听过狼来的故事吧!”

  “不,我没听过!”哥萨克回答:“你想讲故事给我们听吗?”

  几个哥萨克人再次笑了起来。

  “不,我没兴趣讲故事!”舒尔卡说:“我只想说,你们就像那个故事里喊‘狼来了’的小孩,无聊、幼稚、愚蠢!”

  这话让哥萨克有些不高兴了,他沉下了脸走到舒尔卡面前,带着挑畔的目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舒尔卡,他靠得很近,以至于舒尔卡都能闻到他的口臭味。

  “你是在说我吗,舒尔卡?”哥萨克问。

  “是的,库济亚!”舒尔卡迎上哥萨克的目光,回答:“说的就是你,还有你的部下。”

  如果是在以前,舒尔卡可能会息事宁人,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在经历过战场上的生生死死后,舒尔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变化……类似现在这样的事不过就是件小事,他根本就没有把哥萨克的威胁当一回事。

  哥萨克一挥手,他的部下就围了上来。

  正如之前所说的,哥萨克骑兵是勇士,但现在的哥萨克并非如此,他们喜欢以多胜少。

  但舒尔卡的部下也不甘示弱,马上站在舒尔卡身后。

  如果仅仅只是舒尔卡的部下的话,哥萨克还不会退缩,因为哥萨克人个个人高马大,打架时占尽便宜,这也是哥萨克敢挑畔舒尔卡的原因。

  问题是站在舒尔卡身后的不只是他的部下,还有许多人自愿加了进来,瞬间就把哥萨克一行人给包围了。

  哥萨克一看形势不妙,想打退堂鼓又找不到台阶下,一时愣在那表情十分尴尬。

  这时加夫里洛夫少校听到消息从前头返回,隔远了就冲着这边叫道:“你们如果有力气打架,不如绕着沼泽地跑两圈?”

  哥萨克找到了借口,他向舒尔卡挥了挥拳头,说:“算你走运,舒尔卡!”

  然后就灰溜溜的带着部下想借机走开。

  但加夫里洛夫少校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通讯兵在他耳边小声的报告刚才发生的事。

  加夫里洛夫少校听完后脸色沉了沉,走上前去一把揪住哥萨克的衣领,说道:“你这个家伙,如果再让我知道你玩这种把戏,我就会把你绑在绳子上丢到沼泽里,听明白了吗?”

  “是,少校同志!”哥萨克回答。

  “还有,别找舒尔卡麻烦!”加夫里洛夫少校不屑的将哥萨克推倒在地,并且冲着他的一群部下叫道:“虽然我们是部队,但难道你们一定都不记得舒尔卡救了我们所有人?你们不仅没有感谢,却想对他动手?如果你们有这个胆量,尽管试试,我不会拦着你们!”

  有人在旁回应道:“少校,是你救了他们!”

  “哦,是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点头道:“我应该迟一点再来!”

  周围传来苏军士兵们的一阵笑声,哥萨克一干人瞬间就被孤立了。

  这可以说是意料之外,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说是意料之外,是因为舒尔卡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站在自己一边,这其中有许多人甚至只是见过面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说是意料之中,则是因为现在情况与之前已完全不同:

  之前是和平时期,其它地区的兵不像哥萨克人那样可以团结在一起,所以只能任由他们欺负不敢声张,这使哥萨克这个小团体也可以在军队里作威作福。

  但战争爆发后就不一样了,在德军的催化下所有的战士都为生存而团结在一起,这种团结可以轻易的打垮哥萨克这种小团体,更不用说还有像舒尔卡这个战斗英雄的领导。

  从那之后,哥萨克就意识到以前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规则不一样、势力也重新洗牌,要想重新夺取主导权,就只有在战场上对敌人好勇斗狠而不是自己人。

  “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板着脸对舒尔卡说:“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况,你应该向我报告,明白吗?”

  “可是少校……”舒尔想抗议,因为打小报告虽然有用,但却会被士兵看不起。

  “没有可是!”加夫里洛夫少校说:“这是命令!”

  “是,少校!”舒尔卡不得不应声。

  随后加夫里洛夫少校才解释道:“你知道在这到处都是病菌的地方负伤有多危险吗?而且我们还缺乏药物!我不会冒这个险,否则下一次就没人把我们从德国人的包围圈里带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