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巧克力

    “跟着前面的脚步走!”加夫里洛夫少校大声下令:“不要尝试离开队伍或是走一条新的路!”

  这话当然是正确的,沼泽地里没有人敢大意,就连走在前头的走过沼泽地的士兵也是如此,他们要用木杖小心试探然后才跨出一步。

  “嘿,舒尔卡!”不知什么时候,阿加塔走在了舒尔卡的后头。

  “我听说,是防毒面具起了作用?”阿加塔问:“你用它救了我们?”

  “不用谢我,阿加塔!”舒尔卡一边小心翼翼的跟着前方的脚步前进一边回答:“我也是在救我自己!”

  “说得对!”阿加塔回答:“所以你最好小心点!”

  “什么?”舒尔卡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加塔笑了起来,解释道:“因为只有你活着,才能在救自己的同时顺便救其它人!”

  舒尔卡不由翻了翻白眼,他没见过谁会用这种跳跃的方式交谈,难怪女人天生就是聊天的高手。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一缕阳光从沼泽的尽头冒出头,接着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整个太阳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将原本乌黑一片的沼泽照亮了。

  这是舒尔卡第一次身处沼泽中……没有人会喜欢这种体验,就算是沙漠,也有人想去感受下一望无际的沙海。

  但是沼泽,它就像是把人缩小了丢到臭水沟里,到处都是污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腐臭味,苍蝇、蚊子,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各种恶心的爬虫,它们会让你发疯。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有些爬虫不仅恶心,还很危险。

  不久后,另一道命令又从前方传了下来:“不许喝沼泽地的水!”

  “这些都是脏水!”阿加塔解释道:“有些看起来干净,但喝了之后你就会生病,腹泻、发烧或者其它的什么病。那么你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了!”

  “那么我们怎么解决饮水的问题?”舒尔摇了摇只剩下一半的水壶,这意味着他要用这半壶水撑过一天。

  “休息的时候!”阿加塔说:“将水烧开,然后就可以饮用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舒尔卡问。

  “我的家乡在斯卢茨克!”阿加塔回答:“它就在这片沼泽地的边缘……”

  说着阿加塔就直起身朝远方望去,指着一个方向说:“在那,沼泽的尽头!”

  “哦!”舒尔卡回答:“说不定我们还会经过你家!”

  阿加塔闻言不由一愣,然后就回答道:“我发现你的弱点了,舒尔卡!”

  “什么?”

  阿加塔笑了笑没说话。

  后来舒尔卡看了地图才知道,斯卢茨克是在沼泽的东北方,而他们的目的地却是东南方。

  该死的方向感!

  天亮带来的一个麻烦就是四周渐渐热了起来,烈日照射着沼泽地将水份蒸发,很快四周就到处都是水汽,潮湿、闷热,更令人难受的是臭气熏天。

  这是沼泽的另外一个危险……脏水里的病菌会因为被蒸发到水汽里弥漫在空气中,然后通过呼吸吸进肺部,然后走在里头的人就会因为得一些莫名其妙的病。

  比起这些来,德军的搜索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天亮后德国人曾经派过飞机到沼泽上空搜索……舒尔卡相信那是布列斯特德军派来的飞机,因为此时的德军不应该将这么重要的资源浪费在搜索沼泽地上。

  这对他们的战争毫无帮助,进入沼泽地的苏军不过只有五百人,德飞机有搜索的功夫,都可以在其它方向击毙或炸死五百名苏军了。

  所以,德国人并不甘心就这样让苏军就这样从布列斯特逃了。

  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沼泽地区看起来一片空旷毫无隐敝,但其实从空中想要找到下方的人并不容易,因为地面的步兵同样也远远的就听见甚至看到远处飞往这里的飞机,于是他们要做的只是把自己衣服抹上泥浆然后趴低……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不容易,因为身下往往是没过小腿的脏水。

  但为了躲避敌人的飞机,这么做还是值得的,乘着这时候部队也可以休息一下。

  两架德军容克飞机在天空中转了几圈,没什么发现然后就飞走了。

  之后再也没有飞机来搜索,舒尔卡想,这应该是德军指挥官认识到这么做并不是划算的“生意”。

  在沼泽地里最困难的是夜晚。

  在天黑之前他们必须要找到一片栖息地,也就是没有水的高地。

  然后就像阿加塔说的,炊事班开始架起锅,从周围找些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烧水。

  烧水总是最重要的,尤其是苏军从德军那得到了充足的食物,这些食物都被士兵们用防水布包裹着放在背包里,因为他们知道,能否走出沼泽就得依靠这些东西了。

  演员一边啃着涂上黄油的面包一边发出满足的赞叹声:“德国人可真会享受,难以想像,这是他们士兵的口粮!”

  演员说的没错,相比起苏联士兵只有土豆泥和加了草籽甚至是矿粉的黑面包来说,德军的伙食简直就是难得的美味。

  “这不奇怪,奥库涅夫!”小偷回答:“他们的伙食还包括蜂蜜和巧克力!”

  “哇哦!”演员眼里露出羡慕和怀疑的眼神。

  “这不可能!”演员说:“巧克力?他们会给士兵发巧克力?”

  就像之前所说的,苏联轻工业极度弱后,巧克力对他们来说可是高档食品。

  “没什么不可能的!”小偷回答。

  “你怎么知道的?”老兵问了声:“说不定这只是你在胡扯……”

  但下一秒,老兵就不说话了,因为小偷已偷偷的抛给附近几人一小块东西,然后压低声音说:“别让人看见了!”

  当然,这也少不了舒尔卡的份……事实上,小偷给舒尔卡塞了两块。

  “你从哪来的这个?”老兵问。

  “记得我们攻进敌人的指挥部吗?”小偷解释道:“你们只知道检查尸体拔电话线,却没发现抽屉里的巧克力!”

  士兵们不由恍然大悟……找到好东西一向是小偷的专长,他们比不了。

  “我原谅你了!”老兵扬了扬手中的巧克力。

  “什么?”小偷有些莫名其妙的。

  “一个月前,你偷了我的钢笔!”老兵回答:“我正准备走出这片沼泽后就狠狠揍你一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