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羞辱

  普里皮亚特沼泽。

  它是由于这片地区地势较低形成的……每年冬天苏联都会被冰雪覆盖,天气一旦转暖冰雪融化之后,水就会自然的朝低洼处流,于是就形成了这片长600公里、宽200公里的沼泽地。

  逃出的苏军是要往南走,这比较幸运,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只需要走200公里。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距离。

  实际上,德军在南部也同样在往前推进,所以为了不在穿过沼泽时又落入德军的包围圈中,他们应该斜穿过沼泽,于是路程就会比想像中的远得多。

  但苏军并没有急着进入沼泽,因为在此之前他们要做一件事。

  阿尔图被两人押下了车带到加夫里洛夫少校面前。

  不远处,少校的两名警卫找到了一棵树,一棵不知什么原因枯死的树,一片叶子都没有,只剩下几个黑色的树枝像魔鬼的爪子似的伸向天空。

  警卫取出绳索,将它从树杈中间抛过,然后在其中一头扎上一个环……

  阿尔图一看到这架式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不,少校!”阿尔图惊恐的望着加夫里洛夫少校,带着哭腔说:“你不能这么做,少校!我愿意接受审问……”

  “阿尔图!”加夫里洛夫少校打断了阿尔图的话:“你认为我会冒着生命危险将你带出沼泽?不,你不值得我们这么做!”

  “求你了……”

  阿尔图还想说什么,但加夫里洛夫少校朝警卫扬了下头,警卫就再次把阿尔图的嘴塞上。

  “同志们!”福明政委站在一块石头上对聚在一起的士兵们说道:“阿尔图背叛的我们,他不但投降了我们的敌人,还向敌人提供了许多对我们不利的情报,我们许多同志都因此而牺牲在德国人的手里,这种背叛祖国、背叛人民的行为是可耻的,是丑恶的,是绝不能容忍的……”

  在听着这些话的时候,舒尔卡就有些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要将阿尔图活着带到这里来的用意了。

  他要当着士兵们的面处死阿尔图。

  这一方面是为了平民愤,使他们不会像之前一样联合起来发动兵变……战争时期最怕的就是这个,因为反正都活不了多久,所以没什么不敢干的。

  另一方面则可以提升部队的士气,警告他们不要走上阿尔图这条路。

  因为时间紧迫,德国人随时都有可能追来,所以福明政委也就长话短说,大声宣布阿尔图绞刑后,警卫就将阿尔图押到了树下。

  阿尔图的求生欲望很强,他不停的挣扎着,但在警卫给了他两拳后他就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徒劳……他只能任由警卫将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因为极度恐惧,阿尔图的双脚都像被风吹过的树叶一样发抖,无助的眼神望望这人又望望那人,似乎是希望有谁站出来替他说句话。

  但结果显然要让他失望,阿尔图一贯嚣张跋扈骑在士兵头上作威作福,没有人会可怜他。

  福明政委点了点头,阿尔图知道这是他的最后时刻,绝望的呜咽起来,但另一头的两名警卫已合力收紧了绳索,他们像纤夫一样将绳勒在肩上,然后使劲往反方向走……

  呜咽声嘎然而止,阿尔图像一个重物似的被吊了起来,在绳索吃力的“绵绵”声中,他的双脚乱蹬乱踢希望能踩到某样东西,不久就变成了一阵抽搐,最后全身一松整个人就像一堆破布一样瘫软下来。

  士兵们发出一阵欢呼,警卫收紧绳索将另一端绑在树干上,经过阿尔图尸体下方时还有意用手拖着他的脚甩了下,好让它吊在树干下随风摇晃,这让苏军士兵们发出一阵哄笑。

  舒尔卡没有笑。

  他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虽然阿尔图罪有应得,但舒尔卡还是很难适应这种气氛……他们轻松的剥夺了一个人的生命,甚至还带着一点戏谑,这与舒尔卡在现代受到的教育及尊重生命的人生观格格不入。

  不过舒尔卡知道,他应该适应这一点,因为这就是战争年代。

  “有人会德语吗?”加夫里洛夫问。

  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算了!”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想,德国人一定会带翻译,他们会想办法弄清楚的!”

  说着,就用一张白布写了几个字:“叛徒的下场!”

  完了后再把它挂在阿尔图身上。

  于是舒尔卡就知道,加夫里洛夫这么做还是另一个意思……羞辱德军。

  舒尔卡几乎可以想像,当德军追兵赶到这里时,看到被吊在树上微微摇晃的阿尔图的情景。

  舒尔卡猜对了,卢卡斯上校亲自带兵赶到这,当他看到这一幕时,一向镇定并以绅士自居的他也被激怒了。

  “可恶的俄国人!”卢卡斯上校气愤得全身发抖:“他们居然以这种方式羞辱我,用一个俄国叛徒的尸体……他们以为我会在乎!他们竟然以为我会在乎!”

  虽然卢卡斯上校嘴里说不在乎,但他的行为其它已经揭示了答案……卢卡斯上校或许的确不在乎一个俄国叛徒的生死。问题就在于,这个俄国叛徒是他的俘虏,是受他保护的,但却被敌人从万军之中抓去然后吊在他面前,这就让人无法容忍了。

  另一面,舒尔卡等人就分发了汽车上的物资走进了沼泽深处。

  初时,舒尔卡认为沼泽其实不像电影、电视里描述的那么恐怖。

  它看起来就是一片水淹的地方,有些地方是陆地,有些地方则深至小腿。

  可怕的是些“陷阱”……有些地方是空的,但因为全部被污水或是烂泥覆盖所以表面完全看不出区别,一脚下去就掉到这些“陷阱”里。

  如果只是污水还好,烂泥的话,就会使人无法挣脱,甚至越挣扎就陷得越深直至把整个人都吞没。

  不过如果是一群人前进的话,这个危险基本是不存在的,战友很快就会用绳索将你从烂泥“陷阱”中拉出来。

  但很快,舒尔卡就知道沼泽里的危险不只是这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