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炮声

  三更奉上,求个推荐票……票太少了,兄弟们,居然六百多名。

  *************

  防毒面具的密封性的确很好,再加上延长管足够粗,所以在水下可以顺畅的呼吸。

  舒尔卡喜欢这种感觉:听不到外面的枪炮声,也没有了鲜血和烂泥的恶臭,透过圆开视窗往上望,外面炮火炸开的火光就像是放焰火一般的绚烂……这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仿佛所有的痛苦和危险都不存在了。

  当然,唯一不足的就是有点冷。

  舒尔卡打了个寒颤,情不自禁的蜷在一起,然后他就看到战友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下水然后聚集在周围……这有些恐怖,苏联的防毒面具很丑,士兵们称它为“死人头”,再加上光线不好又是在水里,聚在一堆活像是恐怖片里的僵尸。

  舒尔卡蹲在水底,打着了特制的手电筒……所谓的“特制”,其实就是用黑布裹着降低亮度再严严实实的包几层防水布只在亮光处开一个小孔,只要小心使用,反方向的德军看不到亮光。

  这手电筒的作用一个是可以照亮手表让舒尔卡看到时间,另一个则是指引着战士们朝它靠拢并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类似的东西在战场上很常见,比如德国人就有一种特制的荧光棒,他们的侦察兵用这种荧光棒引导坦克在黑夜中前进,苏军方向则完全看不到亮光于是就不会暴露位置。

  好不容易,舒尔卡才看清了时间:凌晨三点五十,距离天亮只有一个多小时,就像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那样,时间的确很紧。

  普卡雷夫也有一个这样的手电筒,他举着手电筒画了一个圈,然后士兵们就朝他靠拢过来。

  接着,普卡雷夫就反握着手电筒率先朝河对岸走去……这是舒尔卡无法完成的,他的方向感很差,甚至说是路痴也不为过,刚才那一阵子他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

  不过很幸运,他只需要跟着前方的亮光就可以。

  一行人在水下缓缓移动,用“摸着石头过河”这话来形容也不为过,虽然可以透过防毒面具上的圆形视窗观察,但能见度很差,仅仅只能看到一点点影子。

  好几次,几名战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

  幸运的是这一切都是在水底进行,水面上根本就看不出多大的异常,所以一路有惊无险,二十分钟后就顺利到达了对岸。

  上面传来了一阵枪声……那是德军士兵在用火力封锁河岸使苏军无法取水,这证明舒尔卡等人没有走错路。

  然后战士们就在水里等着,盯着舒尔卡和普卡雷夫等着他们的命令。

  舒尔卡则看着表,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跳动。

  四点三十分,随着加夫里洛夫少校一声令下,埋伏在东面的苏军就“轰轰”的朝河对岸打去了几发炮弹,紧接着就是一阵呐喊,一队队苏军士兵抬着木筏从黑暗中冲了出来直奔布格河。

  接着又是一阵炮响,十余发烟雾弹打到周围,很快河道附近就腾起一片浓雾。

  见此情况,负责防御河岸的德军指挥官正是卢卡斯上校,炮声在第一时间就将正在床上休息的他惊醒……事实上卢卡斯上校并没有睡着,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苏联人只有在夜里才有机会突围,所以他只有在白天才能放心的睡一觉。

  副官曾经对他说:“放心吧,上校,苏联人已经没有突围的机会了!”

  但卢卡斯上校却不敢吊以轻心。

  “永远不要小看自己的敌人,安德烈!”卢卡斯上校说:“何况,我们的对手打得如此英勇,不久前还让我们上当差点就成功突围,谁又能保证不会有另一次呢?”

  事后证明卢卡斯上校是对的,只不过他自己并不希望对!

  此时的卢卡斯上校钻出指挥部后就举起望远镜往外望,一片烟雾,虽然有照明弹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隐隐约约的木筏及苏军的身影。

  依靠烟雾强渡?

  卢卡斯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不是个好方法……他有些不明白,对面的苏联指挥官为什么有时很聪明有时却又很笨。

  比如现在,德军早就用炮火标定了这片河道,只要一声令下,不管是否有烟雾炮弹都能精准的在河道里炸开。

  所以,他们的进攻是注定要失败的。

  “上校!”副官在旁催促着。

  如果再不联系下令开炮,苏联人就很有可能越过警戒线了。

  通讯兵拿着话筒望着上校,他已经联系好了炮兵让他们做好准备,只等着卢卡斯上校下令。

  卢卡斯上校心里虽然有些疑虑,但迟疑了下,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

  “开火!”随着通讯员一声令下,炮弹的啸声就在空中响了起来。

  接着只听“轰轰”的一阵乱响,成片的炮弹就在河道附近爆起一片火光,炸在河水里的就激起一道道冲天水柱。

  偶尔还有几声剧烈的震动……那是德军超大口径迫击炮。

  德军在此时使用这种迫击炮的目的并不是炸毁要塞的城墙或是炸死多少敌人,而是希望能在心理上对敌人构成某种威摄使他们投降。

  德军以及卢卡斯上校不知道的是,这些炮声不仅无法起到威摄的作用,反而成了苏军突围战的开始甚至是种掩护……

  东面的强渡当然是假的,烟雾弹并不是为了掩护强渡,而是为了不让德军看穿它是佯攻。

  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德军开炮。

  舒尔卡相信德军会开炮,这一方面是因为此时的德军不缺炮弹,另一方面则是有一条军事原则,就是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开炮能有什么损失呢?顶多就是消耗一些炮弹。

  但如果苏军的进攻是真的而德军不开炮,那德军的损失就大了……这不是说苏军能成功突围,而是苏军至少能顺利渡过河并与德军近战,这无论如何都会给德军造成一些伤亡。

  卢卡斯上校当然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就算他有所怀疑,最终还是会开炮。

  于是……

  霍尔姆桥下,躲在水里的普卡雷夫就用手电筒打了个信号,战士们一个个从水里爬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