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小报告

  在加夫里洛夫少校和政委忙着组织其它部队并分配任务的时候,舒尔卡就拿着两个防毒面具坐在了普卡雷夫身旁。

  “舒尔卡同志!”普卡雷夫问:“有什么指示吗?”

  舒尔卡不由一愣,他明显感觉到普卡雷夫的态度与之前不一样了。

  “是这样的,大士同志!”舒尔卡给普卡雷夫递上了一个防毒面具:“我们要给每个人发一个防毒面具,并确保他们都会使用!”

  普卡雷夫接过防毒面具看了看,就回答道:“我们都会用,除非你不会!”

  “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大士同志?”舒尔卡疑惑的问。

  “不,我怎么敢呢?”普卡雷夫迎上了舒尔卡的目光:“你似乎不明白一点,舒尔卡……现在这个时候,我是说,我们迟早都得死,所以我并不怕什么人打小报告!尽管来吧,舒尔卡,我可不想用这该死的破东西!”

  说着,普卡雷夫就把防毒面具狠狠的塞回到舒尔卡怀里走到另一边。

  “小报告?”舒尔卡听着有些莫名其妙的,然后他很快就明白普卡雷夫误会了。

  “你以为我打小报告?”舒尔卡摊了摊手。

  普卡雷夫眼睛都不抬一下,反问:“难道不是吗?告诉我,你用什么做借口?你这个混蛋!”

  “说得对,大士同志!”舒尔卡说:“我的确是打‘小报告’,只不过……”

  舒尔卡从兜里取出一张地图,一边摊开一边走到普卡雷夫面前,递了上去并指着霍尔姆索桥说道:“我的‘小报告’,使少校决定让我们排夺取霍尔姆索桥!”

  普卡雷夫吃惊的抬起头,满脸不信的望着舒尔卡。

  “你说什么?夺取霍尔姆索桥?我们排?这不可能……”

  这时加夫里洛夫少校走了回来,问:“舒尔卡,你已经把任务告诉普卡雷夫同志了吧?”

  “是的!”舒尔卡说:“但是大士同志不相信!”

  加夫里洛夫少校笑了起来:“是的,当然,在此之前我也不相信!但是……”

  加夫里洛夫少校拍了拍普卡雷夫的肩膀:“你有一个很聪明的部下,普卡雷夫同志,他的计划可能会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所以,这些都是真的!”

  接着加夫里洛夫少校看了看表对舒尔卡扬了扬头,说道:“这部份就交给你了,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安排好其它部队!”

  “是,少校!”舒尔卡回答。

  愣了半晌,普卡雷夫才说道:“所以,我误会你了?”

  舒尔卡耸了耸肩,回答:“大士同志,就像你说的,反正都活不成了,你以为我会傻到在这时候打小报告吗?还是针对你?”

  “我就知道,舒尔卡!”普卡雷夫马上就高兴了起来,他跳起来狠狠的给舒尔卡来了一拳,又抓着舒尔卡的脑袋使劲摇晃了几下:“如果你敢打我小报告,我就把你的脑袋从你的脖子上拧下来!”

  被晃得头晕脑胀的舒尔卡不由在心里暗骂了声……这就是苏联人的道歉方式。

  很快全排二十七人就被集中在一起,首先给他们每人发一把PPD冲锋枪……可以预见,潜伏到对岸后更多的是近战,而且还是黑夜,冲锋枪肯定比步枪有用。

  为了能与别的部队协同,舒尔卡除了得到一把冲锋枪之外还得到了一块防水手表。

  不知为什么,舒尔卡在戴上表之后心里突然有了种踏实的感觉,他总算找到一点确定的东西了。

  然后防毒面具就发了下去,舒尔卡一五一十的向他们讲解防毒面具的改装方法以及整个计划。

  听完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班长同志!”老兵问了声:“这个计划不会是你想出来的吧?”

  “你猜对了!”舒尔卡回答:“不过这多亏了小偷!”

  “我?”福瓦利科夫不解的抬起头。

  “你抛过来的防毒面具!”舒尔卡说:“是它给了我灵感!”

  福瓦利科夫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别说了,班长同志。我拿着它只是想开点玩笑,你却想到了这样一个计划……”

  周围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上帝,这么说我们还有突围的希望!”

  “我们可能可以活着出去!”

  ……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结果,但他们至少这是一条可行的路,所以战士们瞬间就有了信心,就像久旱的植物突然来了一场好雨般个个有了生气。

  按计划,第一步就是潜至河里。

  舒尔卡和普卡雷夫带着士兵们返回原地整理下行装然后就出发了。

  “你们有任务?”阿加塔问。

  “是的!”舒尔卡一边为自己的背包套上防水袋一边回答。

  “什么任务?”阿加塔又问。

  “取水!”舒尔卡朝旁边的水桶扬了扬头。

  “别想骗我!”阿加塔说:“没人取水的时候会带两块砖头!”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舒尔卡提起桶往外走。

  阿加塔在身后叫道:“‘最后关头’怎么办?”

  舒尔卡头也不回的朝后挥了挥手,回答:“也许不会有什么‘最后关头’了!”

  第一个任务的确是取水,但又不是取水。

  确切的说,他们是混在取水的队伍里靠近河岸。

  前前后后一共分三批,每批一个班,走在前头的是真正的取水部队,后头则是突击队……敌人的枪声一响,突击队就倒在地上装死人。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说了,在德国人没注意的时候,就慢慢的爬向河岸躲进河里。

  舒尔卡是第一批,过程进行得十分顺利,需要注意的就是在探照灯照过来时趴着不动将自己伪装成一具尸体。

  在爬过一具又一具鲜血淋淋的尸体时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有些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阵阵恶臭并且还有许多苍蝇蚊子绕着它到处乱飞。

  这让舒尔卡差点吐了出来,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任何一点声音都有可能引来敌人一阵扫射。

  舒尔卡想快些躲进河里,但在躲进河里时才意识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美好……深夜的河水有点冷,他应该事先考虑到保暖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