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任务

  三更求个推荐票,在其它网站看书的朋友希望能到起点中文网收藏下本书,给点推荐票或是留个言什么的,也算是对士兵的一种支持吧!谢谢!

  ***********

  “你应该知道索桥的困难?!”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作为一名有经验的指挥人员,加夫里洛夫少校知道索桥的摇晃会使身在其上的士兵很难命中目标。

  “是的,我知道,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但德国人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认为南岛的兵力最少、防御最薄弱。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说着舒尔卡就将目光投向加夫里洛夫少校和福明政委。

  舒尔卡说的没错,这的确只是猜测,但苏军也只能猜测。他们在情报方面跟德国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德国人知道布列斯特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兵力、装备等等,而苏军却对德国一无所知。

  沉默了一会儿,加夫里洛夫少校才点头说道:“但这是合理的猜测!”

  “我同意!”福明政委说:“因为加夫里洛夫同志就是这么想的!”

  “政委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抗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把我当成德国人了吗?”

  “不,少校同志!”福明政委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的意思是说……你跟德国人一样笨!”

  愣了下,几个人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收住笑声后,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担心的说道:“但我们仅仅依靠这个还是不够的,舒尔卡……”

  说着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连接桥,距离霍尔姆桥有两公里远,我们很难在德国人彻底封锁它之前占领它!”(注:霍尔姆门是中心堡垒连接南岛也就是沃伦要塞的门)

  就像之前所说的,从北、西、南三个方向进攻的困难就在于它们是三个岛,岛就意味着有一进一出的两座桥,就算夺取其中一座还会有另一座。

  如果无法突破另一座桥,苏军只不过是从中心堡垒转移到另一个要塞里被围困而已。

  “那就不让他们发现!”舒尔卡说:“连接桥位置的德国人想当然的以为他们是二线,想当然的以为霍尔姆桥还在他们手里……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没有发现霍尔姆桥的战斗的话,就会被我们打个措手不及!”

  “那可是战斗,舒尔卡!”福明政委满脸不可思议:“我们怎么才能不让他们发现?”

  “会有枪声!”加夫里洛夫少校摇头道:“除非我们能用刺刀一个个无声无息的将德国人解决掉,但这根本不可能!”

  “无声无息的确不可能!”舒尔卡回答:“但隐藏声音的另一个方法,就是制造噪音!”

  “你是说朝敌人开炮用炮声掩盖?”福明政委说:“我们没有多少炮弹了,而且我们的小口径迫击炮根本不足以掩盖那些枪声!”

  加夫里洛夫少校也皱起了眉头:“德国人战斗经验丰富,他们不是那么好骗的!”

  “我们为什么不让德国人开炮?”舒尔卡说:“他们可是有充足的炮弹,而且还有‘超级炮弹’!”

  福明政委和加夫里洛夫少校对望一眼,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愕。

  于是突围计划就这么定了下来,舒尔卡所在的排很“荣幸”的受命执行突袭任务。

  关于这一点,福明政委和加夫里洛夫少校都有他们的一套理由。

  “我们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计划!”福明政委说:“否则很可能功亏一篑!”

  这个理由有点牵强,因为派其它部队去,知道的人数也不会因此增加,顶多就是多了舒尔卡一个。

  “你可以做普卡雷夫同志的副手!”加夫里洛夫少校拍了拍舒尔卡的肩膀,说:“没有任何人比你更清楚这个计划的重要性,我们不能让这个计划有任何闪失!”

  这倒是真的,由于某些原因,苏军军官的军事素质普遍较低,尤其是到排长一级……他们打着打着很可能就会忘了更重要的是什么,这很难让人放心。

  无奈之下,舒尔卡只能接受了这个几乎是有去无回的任务。

  加夫里洛夫少校则直接把普卡雷夫大士叫了过来。

  “普卡雷夫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严肃的说道:“你即将接受的这个任务有可能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命运,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是,少校同志!”普卡雷夫挺身应道。

  “一切听舒尔卡同志的,明白吗?”

  “什么?”听着这话普卡雷夫不由愣了。

  “服从舒尔卡同志的指挥!”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是,少校同志!”普卡雷夫回答,迟疑了下,他又疑惑的问了声:“少校同志,我不是对这个命令有意见,可是……为什么不让舒尔卡担任排长呢?”

  “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福明政委说。

  “是,政委同志!”普卡雷夫有些尴尬的瞄了舒尔卡一眼,他不明白舒尔卡做了什么让少校和政委做了这个怪异的决定。

  但其实这个决定却是合理的。

  舒尔卡和普卡雷夫互有长短。

  舒尔卡的长处……至少是在少校和政委眼里的长处,就是机智灵敏,清楚的掌握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和重点,只有知道这些才有可能在碰到突发状况时随机应变。

  但弱点就是对部队成员不熟悉没有指挥经验,如果直接任命舒尔卡为排长很可能在实际作战中会手忙脚乱出问题。

  普卡雷夫就恰好相反,他没有对计划的掌控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却是在两年时间内一步步升到大士对自己的每一个部下都很了解,能如臂指使的指挥每一个人。

  于是,就出现这种怪异的情况……一个大士却要服从列兵的命令。

  不过这在苏联军队里却并不少见,军衔说明不了什么,苏联元帅在“小报告之王”面前都要点头哈腰的,这可以说是军人乃至军队的耻辱。

  当然,对于舒尔卡的这次任命并非这种情况,它完全是危急时刻的权宜做法。

  舒尔卡不知道的是,普卡雷夫恰恰是往这个方向想了……他以为是舒尔卡打了小报告,于是才会有这事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