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最后关头

    领导这十几名女眷的是个叫阿加塔的年轻女军官……舒尔卡从军衔上认出了她是大士。

  或许士官在其它国家的部队里称不上军官,但在苏联军队里却完全可以指挥一个排甚至一个连了。

  原因就不用说了,苏联军官在战前就因为某种原因大量损失,以至于加夫里洛夫只是个少校就可以担任团长,这在其它军队里一般都需要上校。

  此时阿加塔正在和排长普卡雷夫讨论着什么,然后普卡雷夫有些不耐烦的朝十几米外的舒尔卡叫了声:

  “舒尔卡!”普卡雷夫朝那些女眷们扬了扬头:“给你一个任务,负责她们的安全!”

  “什么?”舒尔卡闻言不由一愣。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些女眷全都被武装起来了,她们手里都拿着手枪甚至步枪,根本就不需要保护。

  但普卡雷夫却不由分说的下令道:“她们交给你了!”

  “是,排长同志!”舒尔卡回答。

  女军官大方的向舒尔卡走来,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阿加塔!”

  舒尔卡朝阿加塔敬了个礼,回答:“我叫舒尔卡,长官!”

  阿加塔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最好忘掉上下级关系,舒尔卡!否则你就很难执行你的任务了!”

  这也是另一个让舒尔卡疑惑的地方,阿加塔军衔比舒尔卡高,按理说应该是舒尔卡听从阿加塔命令才对。

  看着舒尔卡疑惑的表情,阿加塔就解释道:“别怀疑,舒尔卡,我是管理图书馆的,在此之前我从没用过它……”

  说着阿加塔把手中的步枪往墙边一靠,然后就坐了下来,并让她的部下也这么做。

  阿加塔看上去年龄不大,二十出头,短发,穿着一身军装显得十分精神,至少比那些用被单扎几个洞当衣服的女眷们要好得多。

  “我不明白!”舒尔卡说:“排长为什么是那副表情?他就像……”

  “就像甩开一堆垃圾一样把我们甩给你?”阿加塔笑了起来,问:“有烟吗?”

  舒尔卡将目光投奥库涅夫,奥库涅夫摊了摊手,他在战前就把自己的马合烟全用完了。

  “算了!”阿加塔叹了口气:“这么说吧,舒尔卡!你的任务其实不是负责我们安全,而是在最后关头……你明白的!”

  舒尔卡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让他将枪口对准这些女人脑袋然后扣动扳机,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

  阿加塔像是看穿了舒尔卡一般,说道:“你必须做到,明白吗?我们每一个人!”

  舒尔卡不由无语,他望了望普卡雷夫的方向,普卡雷夫似乎是心里有愧避开了舒尔卡的目光。

  另一个困难就是食物……科布林要塞不缺食物是因为舒尔卡找到了额外的补给,他们也的确有随身带食物来,但分发给饥饿的其它人后很快就没剩多少了。

  “我们应该去找找食物!”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或许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福明政委摇了摇头回答:“该找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除非我们能把那些废墟扒开……”

  几名士兵在地下室里翻箱倒柜的,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小偷福瓦利科夫也是其中之一……他再次用上了看家本领用铁丝打开一个侧门的锁,一拉开只听“哗哗”的一声滚下来一大堆东西。

  “哦,太棒了!”小偷从中捡起一个然后带在头上说:“瞧,我们有了防毒面具!”

  “我更希望那是一堆面包,小偷!”老兵马特维说。

  “知足吧,老兵!”小偷随手将一副防毒面具丢向老兵,老兵没接着,防毒面具滚到了舒尔卡面前。

  “抱歉,班长同志!”小偷说。

  舒尔卡没回答,捡起了防毒面具打量了一下……这是带着延长管的防毒面具,由于一战期间各国普遍都使用毒气战,所以二战时防毒面具基本是各国军队必备之物,德军甚至还人手一副。

  “你在想什么?”阿加塔疑惑的问:“没见过防毒面具?”

  “不,我当然见过!”舒尔卡回答。

  舒尔卡撒了谎,他其实真没见过,至少没见过真实的。

  “它没什么用,舒尔卡!”阿加塔说:“德国人根本就不需要用毒气,那对他们来说是种浪费……”

  “不,它或许有用!”

  “别逗了!”阿加塔笑了起来,但看到舒尔卡严肃的表情就渐渐收住了笑容。

  “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阿加塔说。

  舒尔卡拿着防毒面具起身,回答:“我或许不能完成任务了,阿加塔!”

  “什么?”阿加塔初时还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直到舒尔卡离开后,她才意识到这说的是“最后关头”的任务。

  舒尔卡找到了加夫里洛夫少校,他正在和几个营长对着地图讨论着什么,照想是在研究什么地方更容易或者能更安全的取到水。

  加夫里洛夫少校这个品质很值得尊重,他在危急甚至可以说是绝境中也不会陷入消极情绪中选择自暴自弃,他依旧精力旺盛的鼓舞士气、组织取水、寻找食物等等,总之就是尽一切努力将一副烂牌打得最好,这一点连舒尔卡都做不到……舒尔卡几乎都放弃了。

  事实上,舒尔卡还知道这仅仅只是加夫里洛夫少校所表现出来的一小部队。

  历史上的他,是在几乎没有其它人的情况下,独自在布列斯特要塞坚持了一个多月……布列斯特成规模的反抗在一周左右就被击垮了,接着就是街头巷尾依靠废墟隐藏的零星战斗,这样的战斗居然能坚持一个多月,直到加夫里洛夫少校重伤被俘。

  这没有顽强的毅力和至死不渝的精神是根本做不到的,没有人能在那种状态下坚持一个多月,舒尔卡不相信,因为他甚至连几天都受不了。

  但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就在舒尔卡面前。

  “少校同志!”舒尔卡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敬了个礼,然后将防毒面具递了上去,说道:“我希望你能看看这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