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绝望

  教堂建造得十分坚固,在这种情况下兀自屹立不倒,但这也仅仅只是一会儿,正在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时就见教堂自下而上的轰然崩塌,最顶层的塔尖倒在地上时甚至还隐隐保持原状站立在废墟中。

  教堂一倒,朝对岸进攻的苏军就失去了掩护,于是一发发炮弹呼啸而来砸往河水里,接着在一阵阵轰鸣声中爆起一道道冲天水柱。

  原本十分平静的布格河霎时就到处都是“惊涛骇浪”,有些木筏被炮弹直接炸成碎片,有些被冲击波震得散架,还有的则是被掀翻……没过一会儿,河水里就到处都是尸体、木筏碎片,以及受伤挣扎呼救的士兵。

  加夫里洛夫少校试图组织战士救援,但枪声和炮声很快就阻止了他们。

  等炮声停下时,整片河水都变成了红色,两百多人只有十几个水性好的带伤游了回来。

  而此时对岸又多了许多汽车和摩托的灯光……很明显,德军另一批援军赶到,他们进一步加强了沿岸的防御。

  “撤退!”加夫里洛夫少校大声命令。

  撤退当然是正确的,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再从这里突围了,任何尝试都是浪费生命。

  但是……

  撤退又能退到哪去?

  此时甚至连的科布林要塞都被德军占领,也就是说,苏军已被牢牢的包围在了中心堡垒里无法动弹。

  军官俱乐部的地下室,这是中心堡垒能躲避炮弹的三个地下室之一。

  空气中充满了恐惧和血腥味,人力发电机在不远处“嗞嗞”的响着,带动地下室唯一的一盏吊灯忽明忽暗的照亮了附近的苏军士兵……

  士兵们脸上满是绝望,他们都知道现在想突围基本是不可能了,所以全都沉默不语想着心事,只有最深处临时医院医生们的命令声及伤员的叫喊声。

  吊灯正下方摆着一张桌子,福明政委在桌前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加夫里洛夫少校则静静地盯着桌面上的地图,似乎想从地图上找出一条活路。

  舒尔卡紧紧的抱着步枪斜靠在墙壁上。

  舒尔卡不敢想像,自己总以为能够凭着超前的知识带着战友们一起离开这里,却没想到因为各种没想到的情况使事情变得更糟……如果像原先那样,加夫里洛夫少校的部队坚守科布林要塞、福明政委的部队坚守中心堡垒还可以多坚守一段时间,毕竟两个要塞之间还可以互相呼应有更多的空间。

  但是现在,包括家眷在内一千余人,全都被包围在中心堡垒里,就连基本的食物和饮水都成问题。

  “舒尔卡!”过了良久,加夫里洛夫少校就叫了声。

  奥库涅夫碰了碰正在发愣的舒尔卡,舒尔卡才清醒过来,赶忙应了声跑到少校面前。

  “抱歉,少校!”舒尔卡说:“计划失败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不,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这与你无关!”

  见福明政委疑惑的眼神,加夫里洛夫少校就解释道:“这就是那个制定突围计划的士兵!”

  福明政委“哦”了一声,然后走上前整了整舒尔卡的衣领,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少校说得对,舒尔卡同志,这与你无关。你制定的计划很好,我们差点就成功了……失败只是因为,我们中出了可耻的叛徒!”

  “放心,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叫你来不是追究责任的,是想知道你是否有备用计划!”

  舒尔卡无奈的摇了摇头。

  严格来说舒尔卡并不是一名军人,更不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所以他不会像加夫里洛夫少校想的那样,事先就想好如果出现什么什么情况的话就怎么做。

  实际上加夫里洛夫少校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他也很清楚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什么计划的。

  “只有坚守了,没有其它出路!”福明政委说。

  加夫里洛夫少校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其实,这种情况下更应该做的是投降……继续打下去已没有任何意义,除了敌我双方多死一些人之外。

  但他们是苏联军队,苏联军队在任何时候都绝不允许讨论“投降”这个选择。

  这时,地下室外传来德国人用喇叭放大的声音:

  “苏联士兵们,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保证你们的安全。否则,我保证会有更多的‘超级炸弹’发射到你们头上,给你们一小时的时间……”

  “砰”一声枪响,从地下室里传来的。

  朝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名士兵用步枪自杀了,因为步枪太长,他甚至是用脚扣动的扳机,他手里还拿着一张带着鲜血的相片。

  “怎么回事?”福明政委不由跳了起来,然后朝旁边几名士兵怒喝道:“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他?!”

  “政委同志,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他想这么做!”

  “我们以为他只是起来伸个懒腰!”

  ……

  这的确不怪他们,如果下决心要自杀的话,是怎么也拦不住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是处于怎样的绝望中,慢慢的被绝望折磨才是最难熬的,所以就有人选择做个了断。

  “不许这么做!”加夫里洛夫少校下令道:“这是一种逃避,我们就算死也要与敌人战斗到最后,军人应该死在敌人的枪下,至少杀死几个敌人!明白吗?”

  “是,少校同志!”

  士兵们接二连三的回答。

  但这番话无法起到多少作用,因为大家心里清楚,死后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就在加夫里洛夫少校要走回去的时候,却有人提出了反对的声音。

  “我不能同意,少校同志!让我像他一样结束这一切吧!”

  顺着声音望去,是躺在地上的伤员。

  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由愣了,如果说其它人还有一丝希望的话,或者说还能够战斗到最后多杀死几个敌人的话,那么这些伤员就没有任何希望。

  加夫里洛夫少校朝军医望去,军医微微的摇了摇头。

  缺乏药品,没有医疗器械,军医也无能为力。

  伤员只有一个结果,受尽折磨然后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