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超级炮弹

  教堂位于中心堡垒的东部。

  选择这里做突破口,一方面是教堂的高度可以很好阻挡德军的视线……即便是德军发现苏军从这里渡河,德军从西面打来的炮弹也很难对苏军构成威胁。

  另一方面,则是从这里渡过布格河口就可以到达大陆,不需要经过西岛、南岛然后还要再渡一次河。

  福明政委和加夫里洛夫少校带领着部队在黑暗的掩护下赶到了教堂,与部队一同赶到的还有许多女人和孩子……她们都是军属。

  不过并非所有这些军属都是布列斯特军官的家人,大多数军官都带着部队到要塞外进行夏季例行训练去了。

  也就是说,在战争爆发的那一刻,她们很有可能就已经失去了父亲或是丈夫。

  舒尔卡注意到她们中许多人都衣不遮体……战争爆发时是凌晨四点,所有人都在床上睡觉,许多人穿着睡衣就逃出来了。

  小孩则在大人的看护下带着惊恐的眼神四处张望,眼神里充满了无助。

  在其它人做进攻准备的时候,舒尔卡从背包里取出一块饼干……这是出发前分发的口粮,否则十几车的食物很难带出去。

  舒尔卡没想到的是,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瞬间就吸引来附近一双双眼睛,他们全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舒尔卡手里的饼干。

  愣了下,舒尔卡才意识到中心堡垒的情况要比科布林要塞困难得多,他们没有找到多少食物。

  想了想,舒尔卡就从背包里取出所有的饼干然后送到他们面前……孩子们围了上来就是一阵哄抢,抢到了就匆忙撕开包装往嘴里塞。

  让人吃惊的是,他们在做这些时竟然都没发出声音,除了含糊不清的对舒尔卡说了几声谢谢。

  舒尔卡有些不敢相信他们都是些孩子,有些甚至还不到十岁,但也知道保持安静。

  只能说,战场让他们早早的学会了成熟。

  “不给自己留点?”奥库涅夫问。

  舒尔卡反问了声:“你确定自己能活着吃光这些食物吗?”

  奥库涅夫扬了扬眉,然后笑了起来。

  “说得对!”说着,奥库涅夫也把背包里的食物取出来给了那些孩子。

  接着马特维也跟着这么做,然后士兵们全都自发的将自己的食物分享了出去。

  “罗费耶夫!”这时,十几米外的加夫里洛夫少校叫了声:“带几个人,通知阿尔图同志可以撤退了!”

  “是!”罗费耶夫应了声一招手就带着几个通讯兵走进了黑暗。

  这有些讽刺,此时的苏联有能力造出世界最多的坦克,后期甚至都能堆死侵略苏联的德军,但他们却极度缺乏通讯设备,以至于指挥作战还得依靠通讯兵、信号旗之类的东西,这也是他们有更多的兵力却往往被德军打得溃不成军的原因之一。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就在通讯兵走后不久,只听空中爆出一声巨响……如果说之前的炮声像是打雷,那么这一声就像是火山爆发。

  然后“轰”的一声,布特莱大桥方向腾起一团冲天的火焰,几乎把整个中心堡垒都照亮了,地面的震动一直传到教堂,即便是隔着数百米也能清楚的感觉得到。

  “怎么回事?”加夫里洛夫少校问:“那是什么?”

  福明政委往北面看了看,然后就回答道:“这或许就是他们说的超级炮弹!”

  “超级炮弹?”

  “是的!”政委解释道:“德国人一直在用超级炮弹威胁我们试图让我们投降,我们一直以为那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事实证明它是存在的。

  舒尔卡知道那是什么,600MM口径迫击炮,德国人建造它原本是用来进攻法国的马奇诺防线的,没想到马奇诺防线根本就是一头不需要牛刀的高卢鸡。

  然后,德国人就将其用在苏联战场上。

  它一共在战场上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就是现在,对付布列斯特要塞,另一次则是进攻塞瓦斯托波尔。

  在士兵们还没从那声巨响中清醒过来时,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另一发炮弹在几百米外炸了开来,热浪和碎片像暴风一样涌了过来,所有人赶忙趴在了地上。

  “他们有两门这种炮!”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你怎么知道?”福明政委问。

  “这么大的炮弹,他们至少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装填!”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所以这两发炮弹是从不同的两门炮打出来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的猜测是对的,那是德军第833重炮营,营下有两个连,分别操控着一门这种超大口径迫击炮。

  “那么……”福明政委望了加夫里洛夫少校一眼。

  加夫里洛夫少校明白福明政委的意思,于是赶忙起身下令道:“立即突围!”

  此时的准备工作进行得还不是很充分,而且指导员带领的部队还没撤回来,但谁都知道时间不等人了。

  舒尔卡也感觉事情不妙,因为他发现这两枚炮弹都是以中心堡垒为目标。

  为什么是中心堡垒?!

  如果之前的欺骗计划以及佯攻都顺利的话,德国人应该相信苏军主力在北面的科布林堡垒而不是中心堡垒,那么这两发炮弹也应该以科布林堡垒为目标。

  难道德国人发现了什么?

  事实证明舒尔卡担心的是对的……因为紧随其后,就是大片的炮弹朝中心堡垒涌来,它们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中心堡垒东部的教堂。

  正在舒尔卡在想着到底是哪里出问题的时候,就见通讯兵拖着几名浑身是血的苏军士兵从炮火和黑暗中跑了过来。

  “指导员呢?”加夫里洛夫少校赶忙迎了上来。

  “少校同志!”通讯兵回答:“指导员不会来了!”

  “你是说……”加夫里洛夫少校抬头望向通讯兵:“指导员牺牲了?”

  “不,少校同志!”通讯兵摇了摇头:“这些伤员告诉我,指导员带着几名部下逃向了德国人的阵营!”

  “什么?!”加夫里洛夫少校满脸震惊的望向通讯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