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逃兵

  逃兵是必然的。

  这早在舒尔卡或者也可以说是在加夫里洛夫少校等人的预料之中。

  怕死是人类的天性,之前苏军士兵之所以在要塞里坚守是因为他们相信有援军、相信苏军大部队会很快打回来,甚至还有一部份人想着乘这时候在大部队打回来之前好好表现一番成为日后的资本……指导员脑袋里想的更多是这个。

  在知道没有援军之后,必然会有一部份人估计获胜的希望不大,于是就选择了投降。

  现在的情况更严峻:不仅没有援军甚至作战计划还被敌人提前知道,更糟的还是迫于形势苏军还无法改变计划。

  于是突围几乎就相当于送死。

  在这个前提下,就会有更多犹疑不决的人下决心投降德军,就算这个过程也同样有危险。

  加夫洛夫少校和指导员在得到消息后,到前线来又是一番义正言辞的演讲,指导员就更是扯开他的嗓门讲了一通大道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逃兵其实是给德军带去了另一个重要的信息……苏军还会继续按原计划朝北面森林突围,而且没有别的选择。

  另一面,负责进攻科布林要塞的德第135步兵团团长卢卡斯上校正在夕阳中举着望远镜望向对面的要塞。

  苏军的防御让卢卡斯有些意外,在战前德军已经派出勃兰登堡部队混进苏军防线侦察过布列斯特要塞,他们知道苏军留在要塞的兵力不多,军官也回布列斯特市休假,更重要的还是德军甚至还侦察到了要塞内的各个仓库并将其一一标识出来命令空军在第一时间就将它们炸毁。

  然而,即便是这样,布列斯特要塞还是有如一块顽石般的屹立在自己面前。

  这对第45师来说是个耻辱,要知道德第45师是最先突入战火纷飞的华沙和法国巴黎的部队,此时却在一个敌我兵力及准备完全不成比例的要塞面前两天内就折损了153人,这已经超过了该师对波兰战役的伤亡总人数。

  收起了望远镜,卢卡斯上校目光望向远方的要塞,问着身边的副官:“‘卡尔’还需要多少时间?”

  “还需要半个多小时,上校!”副官回答。

  卢卡斯上校微微点了点头。

  所谓的“卡尔”就是德国的超大口径迫击炮,它的战斗全重达124吨,抵得上两辆重型坦克,连炮弹的重量都达到2.17吨。

  卢卡斯上校相信,在这种迫击炮的轰炸之下,布列斯特防线所有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上校!”副官问了声:“我们是否要让他们加快布署速度,这样才能赶在他们突围之前……”

  “你以为他们还会在七点突围吗,安德列?”卢卡斯上校打断了副官的话:“苏联人不是傻瓜,他们明知道逃兵会交待一切,所以这个情报是没有价值的!”

  副官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但就在这时,通讯员却给副官递来一封电报。

  副官瞄了一眼,然后就瞪大了眼睛将情报递给了上校,说:“上校,我想你该看看这个!”

  卢卡斯看了下内容,然后马上就下令道:“你是对的,安德列,让他们加快速度。另外,马上把二营调往北部增援三连!”

  “是,上校!”

  很明显,舒尔卡的计策发挥了作用。

  确切的说,是第二批逃兵带给德军的情报发挥了作用,德军将大批部队调往北部而不是其它方向,这就给了苏军可乘之机。

  另一面的舒尔卡就在紧张的看着天空,他迫切的需要一块表,习惯于随时都能知道时间的他一时无法适应这种时间需要猜的状态……对于轻工业落后的苏联来说,表是十分昂贵的,当然对舒尔卡来说也是一种奢望。

  虽然这改变不了什么,知道时间与不知道时间都一样,但却让舒尔卡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这时营长韦尼亚科夫大尉就出现在士兵们面前,然后小声下令道:“士兵,跟我来!”

  战士们纷纷拿起枪站起身来,但是当他们看到营长带着他们往南面走时就一个个疑惑不解。

  “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去的不是北面!”

  ……

  “我们去哪,营长同志?”有个士兵问了声。

  “你不需要知道!”韦尼亚科夫大尉冷冷的回答。

  这是军官们事先约定好的,因为担心战斗中还会有人投降并将计划透露给德国人,所以他们直到现在还是不敢告诉他们真相。

  奥库涅夫小声的对舒尔卡说道:“我们去的好像是布莱特大桥,我明白了,我们是要接应中心堡垒的同志!”

  “或许吧!”舒尔卡回答。

  奥库涅夫只猜对了一半,他们的确是去布莱特大桥,但并不是接应中心堡垒,而是要打回中心堡垒。

  十几分钟后,部队就来到了布莱特大桥附近……大桥已经被德军占领,他们在桥的两头分别构筑起了反向战壕及反向工事。

  所谓的反向工事指的就是对河对岸提供火力掩护的工事,这工事对于驻守桥梁尤其有用,原因是用常规工事驻守桥头可以说毫无优势可言,不仅没有优势甚至还处在弱势,因为他们背后是桥、是河,相当于没有退路的背水一战。

  但如果在对岸构筑反向工事就不一样了,对岸的火力可以有效展开彼此相互掩护,也就是桥这边的工事主要是针对另一边,反之也同样。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一旦遭到敌人进攻,可以灵活的沿着桥面撤退并利用桥的狭窄空间进行有效防守,这使敌人很难突破其防线。

  当然,如果两面同时遭到敌人进攻……这种战术就会失去作用。

  桥头一片死寂,黑暗中看不到一点星火也没有交谈声,甚至连德军哨兵都看不到,只有河水在“哗哗”的响。

  显然,这里的德军得到情报知道苏军会进攻这座桥,他们甚至都掌握了确切的时间,所以一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进攻这里的不只是一个方向的苏军,而且还会是苏军主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