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谎言

  求个推荐票!

  ********

  舒尔卡当然考虑到了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提出这个计划。

  这是个讽刺,沼泽之所以会成为一条活路,并不是因为它是条活路,而是因为在其它地方比如沼泽地的南北两个方向有大批大批正在溃退的苏军……他们吸引了德军的注意力,于是就不会有多少德军战机会把时间和弹药浪费在空旷的沼泽里。

  除此之外,舒尔卡最终会选择沼泽而不是像之前一样选择森林方向突围,是因为他知道一些其它人不知道的事。

  在军官们讨论该怎么往北也就是森林方向突围的时候,舒尔卡突然想到了一点:往北突围或许从始至终都是错的,不仅因为情报泄漏或是战术问题,更因为战略问题。

  原因很简单,德中央集团军是德军的主力,开战后它平均以每天数十公里的速度朝推进,直到三个月后到达莫斯科。

  那么,往北进入森林显然是无法摆脱德军的包围的,因为步兵在森林里行军永远也比不上德军的推进速度。

  也就是说,这么做永远也跳不出德中央集团军这个大的包围圈,除非在森林里打游击直到几年后苏联发起反攻再次打到这里。

  但如果穿过沼泽就不一样了。

  普里皮亚特沼泽把整个战场划分为中、下两部,下部是德军的南方集团军群,这并非德军的主力,而其对应的苏联基辅特别军区(战争爆发后改为西南方面军)及敖德萨军区(南方面军),则是苏军的主力。

  于是,德军在南面的进展就相对缓慢,甚至还一度被苏军阻挡在第聂伯河防线上无法动弹。

  知道这些,形势就明朗了:只有穿过沼泽地才有可能跳出德军的包围圈。

  加夫里洛夫少校最后同意了舒尔卡这个提议。

  不过当然,为了避免出现之前的情况,他们不得不再次向士兵们撒了个谎。

  “同志们!”加夫里洛夫少校赶到前线做了一次简短的演讲:“虽然计划可能被叛徒泄漏给德国人,但经过研究决定,我们认为没有其它选择,只能按原计划在七点朝北突围!”

  “噢,不!”

  加夫里洛夫少校的话引起了一片抗议声:

  “那跟送死没有区别!”

  “德国人会在那布署好机枪等着我们的!”

  “我们为什么不换一个方向突围?”

  ……

  “换一个方向?”加夫里洛夫少校反问:“那么你们告诉我,可以换哪个方向呢?东面?西面,还是南面?”

  加夫里洛夫少校这么一说,士兵们就没有声音了。

  因为表面上看的确其它方向都不是好的选择,除了北面。

  “同志们!”加夫里洛夫少校继续说道:“你们要知道,只有森林才能躲得过德国人的追杀……因为坦克和汽车无法开进森林,飞机无法看到躲藏在树木枝叶下的我们。而森林又在北面,所以我们只能从北面突围,就算德国人已经知道了这一点,除非我们能将森林搬到别的方向。”

  “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有人问。

  “瓦西克特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或者任何一个人有更好的办法……告诉我,指挥部随时欢迎你们!”

  士兵们哑口无言,因为毫无疑问,没有人会有更好的办法。

  甚至还有几个人来试探舒尔卡。

  “事情的确是这样吗,舒尔卡?”

  “你听到了什么?”

  ……

  舒尔卡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回答:“同志,军官们也同样是人,他们也想活着回去,你们以为他们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

  这话无可辩驳,因为这是事实。

  “这么说,我们死定了?”又有人问。

  “不一定!”舒尔卡安慰道:“两小时,德军未必能布署多少兵力,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苏军士兵中有许多人相信了这个解释,因为此时的他们不了解德军的速度和效率,他们习惯性的用苏军来估计德军,于是……

  “说的没错!两小时,他们甚至来不急完成战壕,我们还有机会!”

  “所以……”奥库涅夫说:“这会是一场苦战,是吗?”

  “是的,当然!”舒尔卡点了点头。

  “那么,我就不把它们留着了!”说着,奥库涅夫就从兜里取出所有的烟丝,然后用旧报纸将其卷成了一个像雪茄一样的东西……

  奥库涅夫烟瘾很大,而烟丝却十分有限,所以他平时总是省着用,卷一根烟至少有一半是空的。现在可以说是奢侈一回了。

  后来,当奥库涅夫认识到事实并非如此时,就气得大骂:“舒尔卡,你这个混蛋,我用光烟丝时你就该阻止我,或者至少给我一个眼色!”

  这个谎言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意图,那就是用来欺骗德国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都在为一小时后的进攻做准备,这其中也包括舒尔卡。

  直到这时,舒尔卡才有时间彻底了解下自己的装备:一个带有饭盒的M1936型背包,一块装在肥皂盒里的肥皂、牙刷、牙粉、头梳……

  翻着背包的舒尔卡不由骂了声,之前的舒尔卡似乎是个不一样的苏联人,背包里没有烟草袋也没有伏特加,甚至连一点酒味、烟味都没有,有的尽是些洁具,而这些恰恰是苏联人最不在乎的。

  “能问个问题吗?”舒尔卡朝身边的奥库涅夫扬了扬手中的递须刀:“我怎么会有这东西?”

  “你不记得了?”奥库涅夫愕然望向舒尔卡:“你用分发下来的马合烟草和火柴跟季克托夫换了这个!”

  “我为什么会换了这个……”舒尔卡有些恼火。

  奥库涅夫一脸同情的望着舒尔卡,然后补了句:“还有其它的呢!”

  “什么?”话刚问出口,舒尔卡就知道是什么了,他在背包里找到了一面镜子。

  哦,太好了……有递须刀当然需要镜子,只不过不知道之前的舒尔卡是用什么东西换了它。

  就在这时,几十米外就有人大喊:“嘿,回来,你们这些胆小鬼!”

  然后又是几声枪响。

  不用看,肯定又有人跑向德军阵营选择投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