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意外

    这枪声不是德国人进攻,而是来自自己人。

  舒尔卡很快就从枪声传来的位置得出这样的判断。

  而这才是让舒尔卡担心的……来自德国人的枪声一点都不奇怪,来自自己人的枪声,就证明有麻烦了。

  果然,消息很快就从另一头传了过来了:

  “有人逃跑了,他们去投降德国人!”

  “是三营的人,一共有八个,被打死了三个!”

  “这些胆小鬼!”

  ……

  与苏军士兵忙着咒骂这些逃兵不同的是,舒尔卡听到这消息就脸色煞白。

  马特维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于是就将目光投往舒尔卡,问:“班长同志,怎么办?”

  舒尔卡知道马特维问这话的意思……逃走几个士兵是小事,问题就是他们知道今晚七点突围,甚至突围方向都不是什么秘密,肯定是北面的森林。

  而这些逃兵为了取悦德国人争取到某种“优待”,必然会把突围这个情报透露给德国人。

  “去报告少校同志!”舒尔卡说。

  “是!”马特维应了声,不过刚起身跑一段路又回来了,因为少校已闻声赶了过来。

  士兵们七嘴八舌的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报告道:

  “少校,有人投降德国人!”

  “他们可能会向德国人透露情报!”

  “德国人会设下陷阱等着我们!”

  ……

  苏军士兵中还是有不少明白人。

  “从现在起!”加夫里洛夫少校下令:“所有指挥官都看好你们的士兵,不允许任何人借机逃跑!”

  “是,少校!”士兵们回答。

  这的确有必要,但却不是解决的办法。

  “营长到指挥部开会!”这是加夫里洛夫少校下的第二个命令,显然是要商议解决方法。

  走了几步,加夫里洛夫少校又回过身来叫了声:“舒尔卡!”

  “是,少校同志!”舒尔卡条件反射的应了声。

  “你也参加这个会议!”加夫里洛夫少校抛下这句话转头就走。

  “我?”舒尔卡站在原地发愣,他虽然是班长,但军衔还是最低的……列兵。

  奥库涅夫在后面推了舒尔卡一把,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这会可不是谁都可以去的!”

  舒尔卡当然知道这个,所以有些怯生生的往指挥部方向走。

  在路上士兵们的反应就给了舒尔卡勇气:

  “舒尔卡,我们相信你!”

  “不要让那些军官把我们出卖了!”

  “别忘了你是名士兵,舒尔卡!”

  ……

  这时舒尔卡才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让他参加会议或许另有深意:稳定军心。此时的苏军很需要这一点。

  当舒尔卡钻进指挥部时,里头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到处弥漫着重重的烟草味,气氛十分压抑。

  加夫里洛夫少校低声跟指导员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转身对与会者说道:“同志们,情况出现新的变化,我们的士兵有几个逃往敌人的阵营,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把突围的情况透露给敌人,这显然会成倍的增加我们突围的风险,对此你们有什么想法?”

  “我建议提早突围,少校同志!”说话的是一营营长,也就是舒尔卡的营长韦尼亚科夫大尉。

  在此之前舒尔卡在战斗中见过他几次,他是个冷言少语的人,任何时候都板着一副面孔。

  舒尔卡认为他的这个建议还是靠谱的。

  苏军士兵刚刚投降,这也就意味着德军这会才得到消息,而且得到的消息是苏军两小时后突围,他们以为还有时间做准备。

  所以,如果苏军把时间提前,比如现在就突围的话,即便德军得到了情报也无济于事。

  “问题就在于我们不是单独行动!”加夫里洛夫少校说:“还有中心堡垒,他们还会按照约定在七点突围!”

  “七点突围已经不可能了,少校同志!”韦尼亚科夫大尉冷冷的回答道:“继续留下来就是等死……”

  “不,韦尼亚科夫同志!”指导员打断了韦尼亚科夫的话:“这是犯罪,不仅如此这么做还是在违抗政委同志的命令!”

  “命令?”韦尼亚科夫回答:“明知道不可行,还要执行命令吗?”

  “当然!”指导员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因为我们是军人,而且我们刚刚从通讯员那知道,中心堡垒还有许多女人和小孩,你们打算把他们一同抛弃吗?”

  军官们一时没了声音,抛弃女人和小孩……这同样为人所不齿,甚至比做逃兵还让人深恶痛绝。

  不过,这笔帐最终要怎么算呢?

  谁都知道这样下去不可能突围成功的,带着女人小孩更不可能。

  史上这一仗,布列斯特的苏军选择让女人小孩这些家眷向德军投降,自己继续在要塞里死守……这也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做法。

  沉默了一会儿,一名军官就说道:“我有一个折中的想法,把进攻时间提前到六点,同时派出通讯员向中心堡垒说明情况!”

  “不!”加夫里洛夫少校摇头否定道:“一小时的时间,已足够德国人做好准备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按原计划七点进攻!”

  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对,德军行动迅速,就别说一小时了,再过十几、二十分钟,突围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所以折中的办法看似有用,但其实不仅不会产生任何作用,反而还会使自己陷入混乱。

  接着,不知道谁开的头,军官们就陷入一片争吵中:

  “我们没有其它办法了,少校同志!下令突围吧!”

  “我赞同韦尼亚科夫同志的意见,我们应该马上突围!”

  “不,这么做是在谋杀!”

  “就算不考虑中心堡垒的同志,也该想想那里的女人和孩子!”

  ……

  “舒尔卡!”这时加夫里洛夫少校叫了声。

  “是,少校同志!”舒尔卡挺身回应。

  “你怎么看?”

  “什么?”

  “你有什么看法?”加夫里洛夫少校问,两眼紧紧的盯着舒尔卡。

  “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我在想……这种情况,我们有没有往南突围的可能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