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补给

  茹拉夫防空洞,是因为一个意外存储了一批为数不少的军事物资。

  舒尔卡在现代的时候参观过布列斯特要塞,他记得导游曾经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战争爆发前,一批补给运达科布林要塞。但因为是深夜而且管理仓库的赫尔茨斯基上尉到布列斯特市度假,所以汽车兵把装有补给的汽车开进茹拉夫防空洞临时停放,准备第二天再搬进仓库……谁也不知道有这批补给,直到加夫里洛夫少校层层防守撤退到这里想要用这个防空洞躲避的时候才发现它的存在。但那时已经太迟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的部队只剩下不到一百人!”

  此时有舒尔卡在,他当然不会让这事发生。

  “我很确定那里没有水!”马特维坚持道:“尤其是那个防空洞,他们甚至已经成为第372团的厕所!”

  有几个士兵偷笑了起来。

  “我很确定那里有水,马特维同志!”舒尔卡坚持道:“更何况,就算那里没有水,我们又有什么损失呢?最大的损失就是迟些完成任务,你说是吗?”

  闻言马特维就不再说话了。

  “带我去那,马特维同志!”舒尔卡下令道:“如果排长因此处分我们的话,我承担一切责任,我会说是我命令你们去的!”

  “是,排长同志!”马特维无奈的应了声,然后转向右后方说道:“我们应该往这方向走,不过我们必须小心,因为哨兵可能会以为我们是逃兵!”

  往后走的确会被认为是逃兵,而且通常百口莫辩,这一点舒尔卡是领教过了。

  不过这并没有让舒尔卡改变主意,他坚持马特维在前方带路。

  在舒尔卡一行人朝茹拉夫防空洞前进时,身后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是德国人的机枪。

  很明显,其它两个班在取水时出了点问题。

  “你在做什么,舒尔卡?”奥库涅夫跑到舒尔卡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也许你是对的,取水的确有危险。但是你应该知道,没有执行任务而是选择躲起来,这可能更危险!”

  “放心吧,奥库涅夫!”舒尔卡说:“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在执行任务!”

  茹拉夫防空洞有些远,不过马特维对地形很熟悉,虽然他视力不好,但就像他说的,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在要塞里走两圈。

  这话或许不是吹牛,因为这晚星月无光能见度很差,同样熟悉地形的奥库涅夫有时还要迟疑下,但马特维的脚步却一点都没有停顿……他脑海里有一张地图,他甚至都知道哪里有个苏军的哨所怎么才能避开。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才赶到了茹拉夫防空洞。

  “就是这里了!”马特维说朝前方扬了扬头,当他发现铁门上扣着锁时就感到有些意外。

  “奇怪!”马特维说:“它平时都没上锁的!”

  “也许是他们知道德国人要来了!”奥库涅夫说。

  马特维从旁边找来一块石头就要往锁上砸,却被舒尔卡阻卡了。

  “别这么做!”舒尔卡说:“这会弄出很大的声响,他们可能会把我们当作德国人!”

  马特维不由意外的望了舒尔卡一眼,脸上不由有些尴尬……作为一名老兵的他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让我试试!”一名叫福瓦利科夫的列兵自告奋勇的挤了上来。

  “怎么试?”舒尔卡问。

  福瓦利科夫没说什么,像变戏法似的从手里拿出一根铁丝,将它伸进锁孔里鼓捣一阵,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听到锁头“咳”的一声脆响。

  “哇哦,福瓦利科夫!”士兵们包括舒尔卡都对他刮目相看,只有马特维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但却什么也没说。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福瓦利科夫刚才露的这一手无意间暴露了他的身份……他是个小偷,之前士兵们常常会没来由的丢了这个丢了那个,这其中包括马特维。

  打开铁门,果然就像马特维说的那样,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骚臭味。

  虽然明知道里面不可能有人,但一行人还是举着枪小心翼翼的分成两排靠墙往里走。

  里头很宽敞,但黑呼呼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直到奥库涅夫打着了手电。

  然后……

  “上帝,这是什么?”奥库涅夫不由惊叫起来:“是汽车,装着东西的汽车!”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汽车的后车厢堆得高高的,虽然都有军绿色的帆布包住,但还是能看到箱子突出的棱角。

  马特维吃惊的望了望舒尔卡,然后几步跑上去抽出军刺割断绑着帆布的绳索,再用力一掀,一车的物资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打开看看,马特维!”奥库涅夫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果不是他拿着手电的话早就自己动手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奥库涅夫说,马特维已经动手了,他搬下一箱来,然后用军刺将箱盖撬开,赫然是一门迫击炮。

  “太好了!”马特维说:“这是一批军火,我们正缺这些东西!”

  “这里是食物!”另一边的福瓦利科夫叫道:“一整车的面包!”

  “这里有水!”还有一名战士叫道:“天哪,还有伏特加,班长同志说的没错,我们来对地方了!”

  “有二十几辆车!”奥库涅夫大慨的数了下,然后惊呼:“这简直就是座宝库!”

  ……

  奥库涅夫说得对,这的确是座宝库。

  在战争年代,尤其是在被敌人包围处于严重缺乏物资及弹药的情况下,任何东西都没有这些补给重要。

  所以士兵们忍不住欢呼起来,有几个人甚至已经拿起面包大口的咬了起来。

  舒尔卡本应该阻止他们的,因为这是军队的财产,即便是最先发现也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做为班长,舒尔卡有义务制止他们,甚至还可以对他们做一番思想工作。

  但舒尔卡却没有这么做,不仅没有这么做他还加入到其中……管他呢,如果不是自己发现这些东西的话,大家都还在饿肚子,吃几口又怎么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