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任务

  很快舒尔卡就发现,他所面临的问题还远不只这些。

  晚饭依旧是土豆泥,而且量比中午还少,除此之外每人再发一块饼干,只有三指宽小小的一块,嘴大些的话只有一口。

  “还有更多食物吗?”舒尔卡忍不住问了声:“我们都饿着肚子呢!”

  之前打仗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肾上腺激素的作用,根本就不感觉饿,现在战场一安静下来,浑身肌肉一放松,马上就感觉前胸贴后背饿得慌了。

  此时的舒尔卡当然不计较食物会不会合胃口,他甚至相信自己能吃上一桶……如果炊事兵愿意给他一桶的话。

  “我也想啊,同志!”炊事兵回答:“如果你能给我更多土豆的话,我就能给你更多的食物!”

  士兵们不由“哄”的一声笑了起来,有人回应道:“没有食物,就来点伏特加吧!”

  “你可以到那去找找……”炊事兵朝后方一边废墟和残砖断瓦扬了扬头,回答:“如果运气好的话,你们可以从里头挖到些吃的!

  “算了吧!”士兵们悻悻的回答:“那地方能找到的只有尸体和老鼠!”

  形势就是这样,对这场战争毫无防备的苏军把物资全都存放在仓库里,这些仓库在开战之初就被德军轰炸机炸毁或是烧毁。

  除了食物之外,缺乏的还有弹药和水。

  后者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布列斯特要塞建在两条河的交汇处,每个分堡垒周围都有人工挖掘的河环绕,居然会缺水。

  但这其实很正常,水管在轰炸中被炸断就无水可用,靠近河水的一带又被德军占领……于是苏军只能趁着黑夜拿着头盔、水桶等到河里取水。

  初时还好,德军还没有发现苏军缺水的问题,同时也以为短时间内就能快速将要塞拿下,所以没有实施针对性的封锁。

  两天后,由于被俘苏军士兵的告密,德军很快就在河边布设机枪和炮火,这造成苏军每喝一口水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几乎就是用鲜血去换。

  这时随着一声短促的哨声,排长普卡雷夫在十几米叫道:“二排集合!”

  全排三十几名士兵从地上跳了起来并整好了队形。

  “我们的任务!”普卡雷夫朝战壕一侧扬了扬头,那里有一堆水桶。

  “就是到河边去打些水来!”普卡雷夫下令:“伤员以及马克沁机枪都在等着水用,注意别让德国人发现了,否则他们会用子弹或是手榴弹装满你们的铁桶的!”

  “是,排长同志!”战士们回答。

  解散后,每个人都从副排长那领到一个铁桶……其实执行这个任务更应该用塑料桶。

  但一来苏联完全没有准备,二来苏联重工业发达而轻工业却十分落后,所以更多的是用铁桶。

  这让舒尔卡感到很为难,因为只要一走动,手里的铁桶就会发出“铿铿锵锵”的响声,这很明显的就是在告诉德国人自己的位置。

  出发前,排长把几个班长召集到面前开了个短会。

  “河水附近或是对面很可能有德国人,所以我们应该分开行动!”普卡雷夫说:“一班去这个位置,宿舍的右边,二班去食堂,三班去教堂方向!”

  普卡雷夫这个决定当然是正确的,一窝蜂的挤在一个地方取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问题就是……

  “可是排长同志,宿舍在哪?”舒尔卡问。

  普卡雷夫愣愣的望着舒尔卡,另两个班长不由笑了起来。

  “上帝,舒尔卡!”普卡雷夫说:“你的脑袋不会被德国人的炮弹炸坏了吧,宿舍……我们睡觉的地方,虽然它现在已经成为一堆废墟,但你也不至于不知道它的位置吧!”

  “哦,是的,我知道它在哪!”舒尔卡撒了个谎,平时睡觉的地方,的确不应该不知道。

  “出发!”普卡雷夫下令。

  “是!”

  几个班长应了声,就分别带着部下沿着交通壕朝目标前进,但舒尔卡才走几步就被叫住了。

  “你去哪,舒尔卡?”普卡雷夫没好气的问。

  “去取水,排长同志!”舒尔卡回答。

  “可宿舍在这边!”普卡雷夫朝另一个方向的交通壕扬了扬头,满脸无奈。

  “哦,是的!在这边!”舒尔卡赶忙带着部下换了个方向。

  普卡雷夫看着舒尔卡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难以置信,他就是那个炸毁敌人坦克的人……现在看来,他没有把燃烧弹投到我们身上就算幸运了!”

  舒尔卡其实是让奥库涅夫带路才找到宿舍的,对此奥库涅夫已经习惯了,他甚至已经相信舒尔卡在战斗中有轻微的脑震荡或是别的什么表面看不到的伤势。

  赶到宿舍后舒尔卡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因为河对岸有两盏探照灯往这边来来回回的照,隐隐约约的还传来一些德军士兵的交谈声。

  “有德国人!”马特维说:“这里看起来并不是合适的取水点!”

  “我们应该换一个地方!”奥库涅夫表示同意:“这里太危险了!”

  于是几个士兵都将目光投向了舒尔卡,但舒尔卡有似乎根本就没在听他们讨论。

  “班长同志,班长同志?”奥库涅夫偷偷用手肘碰了碰舒尔卡。

  “什么?”舒尔卡这才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我们在讨论是否要换个地方取水!”奥库涅夫说:“你怎么看?”

  “哦,是的,当然要换个地方!”舒尔卡回答。

  “那么……”马特维说道:“我们应该沿着河岸往下游走,寻找德国人的封锁漏洞!”

  “我同意!”

  “我同意!”

  ……

  就像之前所说的,马特维是个老兵,他在部队中有相当的地位。

  “班长同志!”马特维问:“你的命令呢?”

  “你们有谁知道茹拉夫防空洞在哪吗?”舒尔卡问。

  “当然!”马特维回答。

  “我们应该去那!”舒尔卡说。

  “去那?”马特维不由疑惑的问:“可那是个废弃的防空洞,而且在要塞中部,那里不会有水!”

  “不,那里有水!”舒尔卡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