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试探

  当舒尔卡走进指挥部时,卫生员正在为加夫里洛夫少校处理伤口,少校额头上渗出一块鲜红的血迹,在白色绷带的衬托下分外明显。

  “少校!”舒尔卡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挺身敬礼。

  加夫里洛夫少校歪了下眼睛,微微点头,说道:“干得好,舒尔卡!你是叫舒尔卡吗,我没记错吧?”

  “是的,少校!”舒尔卡回答:“您没记错!”

  “我们抓了几个俘虏!”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们供出的情报跟你说的一样,德国人的主力部队已经绕过布列斯特要塞进攻苏联,他们仅用了一小时就攻下了布列斯特市,现在向斯卢茨克前进!”

  舒尔卡没说话,他认为此时斯卢茨克应该已经失守了……要知道史上德装甲部队仅仅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赶到了349公里外的明斯克,这速度远超所有人的想像,包括德国人自己。

  不过当然,舒尔卡不会笨到跟加夫里洛夫少校说这个。

  “我想我欠你一个抱歉,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们误会你了!”

  “没关系,少校!”舒尔卡回答:“这很正常!”

  这话有些口是心非,要知道舒尔卡不久前差点儿被当作叛徒处决。

  不过舒尔卡知道这不关加夫里洛夫的事,甚至如果不是加夫里洛夫少校的话,舒尔卡早就完蛋了。

  “不,这不是小事,舒尔卡!”此时卫生员已经包扎完毕,少校小心的摸了摸绷带,然后站起身来:“要知道,我们差点把一个英雄当作叛徒枪毙了,这不仅是对你的不公平,同时还是军队乃至苏联的损失。所以我认为,我们以后应该小心行事,你说是吗?”

  “是的,少校!”舒尔卡说:“我完全同意!”

  说着舒尔卡就瞄了瞄不远处的指导员……舒尔卡不是笨蛋,他知道加夫里洛夫少校这些话其实是说给指导员听的。

  不过加夫里洛夫少校似乎没有达到目的,因为指导员就像没事的人一样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报纸,旁边跪着一排苏军士兵,他们举着双手抱着头,其中一个赫然就是瓦列里。

  “鉴于你优秀的表现!”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决定晋升你为一班班长,你有什么看法?”

  这让舒尔卡有些意外,因为他不过是个菜鸟,刚上战场没多久的菜鸟,突然间就成了班长……

  不过这似乎也很正常。

  首先是布列斯特要塞的驻军大多都像舒尔卡一样没打过仗,如果说菜鸟的话大家都是。

  其次,就是几场战斗下来苏军损失惨重,尤其是原本就缺乏指挥员……所以晋升立下战功的舒尔卡并没有什么不妥,这同时也是战斗的需要。

  想了想,舒尔卡就挺身回答道:“不,少校同志!我没什么看法,我无条件服从您的安排!”

  舒尔卡知道,这并不是真的要他发表什么看法……就像之前指导员说的,士兵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

  “很好!”加夫里洛夫少校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可以去熟悉下你的部下,带领他们像你一样英勇战斗……”

  “少校!”这时,一直不说话的指导员打断了加夫里洛夫:“我有不同意见!”

  “什么?”加夫里洛夫少校皱了皱眉头,他对指导员的干涉有些不满。

  “很简单!”指导员放下报纸,朝跪在面前的瓦列里扬了扬头,说:“一个班不能同时有两个班长!”

  这时舒尔卡才知道瓦列里是他的班长。

  “他被撤职了!”加夫里洛夫少校想也不想就回答:“我想你也不认为他还能继续做班长吧,阿尔图同志!”

  “当然!”指导员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军装和武装带,说:“不过我认为,新任班长与老班长之间应该要有个了结,这对部下乃至全军都会是个好的开始,你说是吗?”

  闻言,舒尔卡马上就知道指导员要干什么了。

  确切的说,不是指导员要干什么,而是舒尔卡要干什么……他受命枪毙瓦列里。

  瓦列里被两名警卫押了出去,他几乎就是被架出去的,因为他已没有力气迈出步子。

  地点就在之前指导员押着舒尔卡的位置……指挥部右侧的一块空地,瓦列里被按着跪在地上。

  “举起你的枪,舒尔卡!”指导员命令道。

  舒尔卡手心在冒汗,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但这一次却不一样……目标是自己人,而且是近距离,只有两米,舒尔卡甚至能看到瓦列里因为害怕而浑身发抖。

  “别这么做,舒尔卡!”瓦列里带着哭腔口齿不清的说道:“求你了!我……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妻子,她们在等着我回去……”

  “他是叛徒,舒尔卡!”指导员在旁边点起了一根烟,轻松的说道:“是耻辱,是污点,我们要像处理伤口一样,把腐肉挖出来然后丢掉,不能用任何的怜悯,否则它就会像瘟疫一样传遍全身!”

  指导员吐了一口烟雾,然后继续他的演说:“开枪,用你的行动告诉所有人,我们的军队不需要这样的胆小鬼;用你的行动证明,你可以胜任班长这个职务;证明你有能力、有魄力指挥自己的部下,带领他们英勇的与敌人作战……开枪!”

  舒尔卡咬着牙,他想闭上眼睛然后扣动扳机,但他做不到。这不仅因为瓦列里穿着苏军的军装,是舒尔卡的战友,更因为他知道这不是战斗,而是一种屠杀。

  “开枪!”指导员有些不耐烦了:“执行命令!”

  想了想,舒尔卡缓缓放下步枪:“不,指导员同志,我不能这么做!你可以处分我,或者让别人当班长!”

  “为什么?”指导员问。

  “因为我的枪口只对准敌人!”舒尔卡回答。

  指导员冷冷的盯着舒尔卡,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说道:“恭喜你,舒尔卡同志,我相信你了!”

  这一刻,舒尔卡突然明白了指导员的意思:如果舒尔卡是德军间谍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会很干脆的扣动扳机。

  所以,这是对舒尔卡的一次试探。

  然而,就在舒尔卡转身时,背后传来一声枪响……

  舒尔卡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到瓦列里像一截木桩似的栽倒在地上,后脑勺上多了个血洞,正“突突”的往外冒着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