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酒瓶

  德军三辆坦克分左、中、右三个方向掩护着步兵进攻,此时右边这辆坦克被炸毁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尤其是在德军步步紧逼的进攻下两军相距甚至不足百米,这么近的距离对苏军反而更有优势,肉搏战的优势……

  加夫里洛夫少校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一挥手枪,用尽全力大喊道:“同志们,跟我来!冲啊!”

  “冲啊!”苏军士兵们大喊着端着刺刀从战壕里跳了出来,一队队的越过舒尔卡和德军坦克残骸像潮水般的朝德军冲去,片刻间敌我双方的士兵就纠缠在一起进入残酷的肉搏战。

  此时的舒尔卡就不想再加入了,事实不全是他不想……他感觉自己已没有半点力气和勇气从地上爬起来。

  不过这时有没有舒尔卡参战并没有多大区别。

  因为战局已定,原本占尽优势的德军没想到突然会有一个反冲锋,虽然这反冲锋只发生在右翼,但两军一旦进入肉搏战后德军重装备就很难发挥作用。

  这其中尤其是德军坦克,其侧翼很快就暴露在冲入德军阵营的苏军面前,尴尬的是德军坦克还无法反击……敌我双方士兵混在一起,机枪和坦克炮在打死敌人的同时必然也会打死自己人。

  于是,坦克只能任凭苏军士兵靠近,然后将炸药包塞进其底盘将其炸毁,另一辆甚至是被揭开舱盖投进手榴弹连人带坦克一起炸毁的。

  没过多久,德军就像潮水般的退了下去,丢下一堆尸体,还有一部份来不及逃走的举起了双手向苏军投降。

  “舒尔卡,舒尔卡!”奥库涅夫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舒尔卡位置扑的一声跪下,然后不由分说的抬头大叫:“卫生员,卫生员……”

  “奥库涅夫!”舒尔卡支着手臂坐了起来。

  这把奥库涅夫吓了一跳,他瞪大眼睛愣愣的望着舒尔卡,过了好一会儿才狠狠的给舒尔卡来了一拳,哈哈笑道:“你还没死啊,幸运的家伙!”

  “当然!”舒尔卡回答:“不过,如果我们不返回战壕可能就离死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

  舒尔卡没回答,转身就带着奥库涅夫往战壕方向跑。

  两人前脚刚躲进战壕,后脚炮弹就跟了上来,这又让奥库涅夫一阵意外。

  其实这并不难猜,德国人在兵种协同方面做得很到位,他们的炮兵当然会掩护残兵撤退顺便再给苏军士兵一点厉害瞧瞧。

  “知道吗?”等炮声停下后,奥库涅夫就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奥库涅夫亲手卷,上面还沾着他的口水。

  “什么?”舒尔卡没有拒绝。

  任何人享受过战场硝烟、生死还有残肢断臂以及从肚子里被扯出来肚肠之后,如果还在意口水的话,那一定是个疯子。

  “我几乎不认得你了!”奥库涅夫擦燃火柴给舒尔卡点上烟,接着又给自己点上:“你不再是以前那个舒尔卡了!”

  舒尔卡没回答,他有点心虚,因为他的确不是。

  “你似乎能猜到会有什么危险!”奥库涅夫脸上带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比如你能躲过飞机的俯冲扫射,比如刚才知道德国人会开炮,更重要的是你还炸毁了一辆坦克……上帝,我们几十个人上去都牺牲了,没有一个人能成功,而你仅凭自己就做到了……”

  “是用你的酒瓶,奥库涅夫!”舒尔卡说。

  “哦,是吗?”奥库涅夫不由笑了起来:“这么说也有我的功劳!”

  “当然!”舒尔卡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我该怎么向他们报告你的功劳呢?‘报告指导员,我使用的酒瓶是奥库涅夫从军官食堂偷来的’!”

  “噢,不!”奥库涅夫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你还是别说了吧,否则他们会把派去运弹药的!”

  舒尔卡哈哈笑了起来,不小心被烟呛着了,结果引来了一阵咳嗽和眼泪。

  “舒尔卡同志!”这时一名通讯兵出现在两人面前,他甚至向舒尔卡敬了个礼。

  这让舒尔卡在心里骂了声,如果这会儿有德军狙击手盯着这边的话,自己就会成为对方的目标了。

  “少校让你去指挥部一趟!”通讯员说。

  这一回大家都知道是好事,奥库涅夫拍了拍舒尔卡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记着,别提酒瓶的事!”

  舒尔卡带着微笑回应:“放心,奥库涅夫,我不会告密的!”

  与之前不同的是,在前往指挥部的路上士兵的态度已完全不同了……当舒尔卡经过苏军士兵身边时,不断的有人在喊:

  “好样的,舒尔卡!”

  “打得好!”

  “我们都看到了,你烧了敌人的坦克,勇敢的行为!”

  ……

  舒尔卡不知道的是,此时在指挥部也发生一件事。

  加夫里洛夫少校回到指挥部时,指导员正对着抓到的几个逃兵发火……舒尔卡的想法是对的,这里是要塞,四周全被德军包围,除了投降德军外根本就无路可逃。

  “这是耻辱!”指导员挥着手愤怒的大吼:“是前所未有的污点,在我们的军队里居然会存在你们这样的败类。你们的行为比起我刚要枪毙的叛徒更让人无法忍受……”

  “他不是叛徒,阿尔图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打断了指导员的话。

  “什么?”指导员疑惑的望向加夫里洛夫少校。

  “舒尔卡,他不是叛徒!”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他已经用勇气证明了这一点!”

  “你是说他打死了几个敌人?”指导员笑了起来:“不,那可能只是他的掩饰,少校!你知道的,他们很狡猾……”

  “不,阿尔图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再次打断了指导员的话:“他不只是打死了几个敌人,他炸毁了敌人一辆坦克使我们成功的发起了反冲锋。否则,这里很可能已经被攻陷了!也就是说……他救了我们,所有人!”

  顿了下,加夫里洛夫少校又补充道:“如果他是叛徒,那么我需要这样的叛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