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协同

  德军坦克“隆隆”的前进,每辆坦克后都跟着大批的士兵跟随……这是德军进攻规模最大的一次,估计有三个连,每个连都有一辆坦克掩护朝前推进,他们显然是希望举拿下要塞结束这场战斗。

  “爆破小组!”加夫里洛夫少校一声令下,几队组织起来的爆破小组就在火力掩护下跳出战壕朝德军坦克方向前进。

  爆破小组一般由5人组成。

  三人为爆破手,他们除了携带步枪外主要携带大量的炸药,比如炸药包、爆破筒、集束手榴弹等……甚至有人为了能够行动方便连步枪都不带。

  另外两人是掩护人员,携带PPD冲锋枪为爆破手提供火力掩护,必要时接过爆破手的炸药继续任务。

  这些成员当然需要过人的胆量和军事素质,否则看到坦克就双脚发软哪还有勇气冲上去。

  舒尔卡做为一个公认的“胆小鬼”……后来舒尔卡知道,此时的他有了“胆小鬼”这个外号。

  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样一来炸坦克肯定就轮不到他了。

  舒尔卡透过准星观察着爆破小组的动作,他们显然是部队里的老兵,一个个十分灵活的借助着弹坑时而趴下躲藏时而快速跃进,从德军方向打来的一排排子弹居然没起到多大的作用……只有三名士兵在跃进中被击中,其余三十余名士兵都顺利的前出战壕两百米外分散隐藏。

  这就给了德军很大的压力,坦克前进的速度马上就慢了下来。

  德军的反应是正确的,这并不是说坦克怕步兵,而是坦克对外的感知能力十分有限,苏军派出爆破手携带大量炸药前出像撒豆子似的分散在战壕前,他们躲在弹坑或是视线死角里,有些甚至还与死尸混在一起难辩真假,坦克是很难发现这些目标的。

  不难想像,如果坦克继续前进,不久就会有炸药包塞进履带或是集束手榴弹塞进底盘然后一声爆炸……

  德军没有这么做,他们选择了稳扎稳打,而且他们很擅长这个。

  一辆“三号”坦克调整了炮管的角度,然后一炮“轰”的一声就将苏军一个马克沁机枪阵地炸上了天。

  几名苏军机枪手浑身是血歪倒在一边生死未卜,机枪则被炸成了零件状态散落在周围。

  苏制马克沁M1910重机枪在枪管上有一个有如炮管般的水冷套筒,再加上枪体后部还装有一个钢制挡板,这使它在战场上很显眼,于是自然就会成为德军坦克的首选目标。

  另两辆“三号”坦克也纷纷停下瞄准,它们的目标无一例外都是苏军阵地里的机枪阵地。

  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坦克在面对苏军的爆破小组时居然将目标转向苏军战壕处的机枪阵地。

  实则这才是德军的高明之处:坦克炮更适合对付相对较远的、聚在一起的目标,而不是分散在面前的单个步兵。

  “哒哒哒!”一阵枪声过处,几名抱着炸药包冒险冲向坦克的苏军士兵很快就被打倒在血泊中。

  德军坦克不急不缓的前进,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有步兵用子弹、手榴弹朝前试探清障,每具尸体每个弹坑都不放过,甚至有时还会让坦克转向避开苏军“爆破小组”的重点防御地。

  这时空中又传来一声尖啸,两架德军战斗机从空中俯冲而至,机枪子弹有如雨点般朝苏军战壕中倾泻,战壕里霎时就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及惨叫。

  舒尔卡赶忙收起步枪往“Z”字形战壕的拐角处一个翻滚,几发机枪子弹带着“嗖嗖”的声音从舒尔卡身边飞过,被子弹激起的石子甚至都打到舒尔卡的脸上,生疼生疼的。

  回头一看,舒尔卡刚才所处的位置已经多了几具尸体……或者还不能称之为尸体,因为他们的手脚还在不断抽搐。

  奥库涅夫虽然身在其中但却十分幸运的没有受伤,他脸色苍白大口呼吸着,舒尔卡注意到他的嘴唇甚至都在发抖。

  “你没事吧!”舒尔卡问。

  “没事……!”奥库涅夫艰难的回答,然后疑惑的望向舒尔卡,似乎在疑惑舒尔卡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而且知道该往哪里躲。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东西:

  对于敌军飞行员来说,他们通常会保持机身与目标战壕平行并保持一条直线飞行,这样俯冲射击时子弹就会一连串的扫射进敌人战壕。轰炸也同样如此,这样能成倍的增加炸弹投入战壕的机率。

  所以躲避它们的攻击,就要选择背向飞机而且有掩护的地方……子弹是走直线的,稍微发挥一点想像力很容易就能提前判断到子弹的射向。

  当然,此时并不是舒尔卡向奥库涅夫解释这些的好时机。

  舒尔卡将奥库涅夫从死人堆里拖了出来,然后探出头往外望。

  在德军步、坦、空几乎完美的协同进攻下,苏军的形势十分严峻:战壕里的火力被德军坦克和飞机完全压制,这使德军步兵在火力上占据绝对的优势,于是就放心的探出身为坦克提供掩护,接着坦克又往前推进……

  进攻的套路不变,变化的是战场上渐渐增多的苏军士兵尸体以及越来越短的距离……苏军“爆破小组”根本就挡不住德军前进的脚步,此时的他们已差不多全军覆没了。

  之所以说“差不多”,是因为可能还有些“爆破小组”成员抱着集束手榴弹或炸药包躲藏在弹坑或是死尸中,这也是德军坦克不敢放开速度往前的原因之一。

  不过可以想像,这也坚持不了多久,德军坦克的履带很快就会无情的从苏军战壕上辗过,接踵而来的就是大批的枪口以及冰冷的刺刀。

  怎么办?

  舒尔卡问着自己,再这么下去苏军的防线很快就会全线崩溃。

  舒尔卡想过逃跑,事实上已经有一些苏军士兵这么做了,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之前嘲笑过舒尔卡的瓦列里……舒尔卡看到他丢下了自己的步枪,跌跌撞撞的朝后方跑去。

  然而,一想到指导员那冷漠的眼神,舒尔卡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逃跑显然不是一个好选项,它甚至会断了自己的活路,到时德军和苏军甚至整个世界都会成为你的敌人,你将无处容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