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坦克

  “来一口吗?”奥库涅夫偷偷的给舒尔卡递上了一瓶沃特加,那是奥库涅夫从军官食堂里抢出来的……在它被炸塌前。

  “不!”舒尔卡摇了摇头,他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别在乎他们说什么!”奥库涅夫说:“他们是在用这种方法宣示自己的勇气,而真正的勇者,是不需要同时也不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舒尔卡回答,同时意外的望向奥库涅夫,他不敢相信奥库涅夫会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

  然而帅不过三秒,下一句奥库涅夫就露馅了:“我说的还不错吧,《解放》的台词!”

  “嗷,是的,的确很不错!”舒尔卡回答。

  奥库涅夫外号“演员”,这也是他的梦想。

  这时德国人已经失去耐心了。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喇叭里传来了叫喊:“还有十秒,放弃抵抗,否则我们就会对你们发起最后的进攻!”

  沉默了一会儿见没动静,接着就是倒数秒声:“十、九、……三、二、一!”

  随着“一”刚数完,炮弹的呼啸声就在空中响了起来。

  舒尔卡本能的弯下腰护住自己的饭盒……不久后他就知道这种做法是错的,他不应该护住饭盒,而应该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食物都塞进嘴里。再后来,他就知道更成熟的做法应该是把饭盒丢掉抓起步枪躲起来。

  “轰轰”随着一阵炮弹的爆炸声,泥土和灰尘就像沙尘暴般的从空中席卷而来,紧接着德军的轰炸机也加入了轰炸……德国人在“斯图卡”轰炸机机头前装有一个空气驱动的发声装置,绰号叫“耶利哥号角”,这使它在俯冲时可以发出类似空袭警报的凄利的尖啸声。

  尽管这发生装置实际上会影响“斯图卡”的飞行品质和速度,但德国人还是坚持这么干。

  他们的目的显然达到了,因为下方的苏军士兵包括舒尔卡在内听到这啸声时都情不自禁双脚发软。

  除此之外还有投下的炸弹,德国人同样在炸弹上装了音哨,使它从空中落下时会发出另一种细长的啸声。

  声音总是由远及近,然后“轰”的一声巨响……

  这对地面承受这一切的苏军士兵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因为他们总有一种炸弹就在头顶正往自己所处的位置落下的错觉。

  这使许多苏军士兵都忍不住从藏身处跳起来飞奔……他们不全是逃跑,事实上,他们大多数都是没有目标的转移位置使自己不被炸弹命中。

  舒尔卡也有这样的冲动,但他却拼尽自己所有的毅力让自己呆在原处。

  因为舒尔卡清楚的知道一点:炮弹或是炸弹直接命中人的机率是很小的,更有杀伤力的是四散飞射的弹片及斜向上的冲击波。

  所以,不管外面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舒尔卡只知道压低身子呆在原处。

  这么做当然是对的,因为在硝烟和飞起的尘土中,舒尔卡常常可以看到奔跑的苏军士兵被狠狠的掀到了空中。

  不知过了多久,炮声才停了下来,舒尔卡把护在身下的饭盒拿出来一看……土豆泥还是土豆泥,不过土和泥更多些,看不到豆了。

  再抬头一看,不由被吓个半死,距离自己不到一米远的地方赫然一个老大的汽油桶横在战壕里……这显然是德军轰炸机投下来的,只不过很幸运的是它并没有被炸燃,否则,就没舒尔卡什么事了。

  奥库涅夫这时也从泥土里爬了出来,两人在看到汽油桶后不约而同的提着枪猫着腰沿着战壕往侧面一口气跑了几十米,想想觉得还不够,两又跑开了十几米……战场上汽油桶随时都会被引爆,他们可不想被烧成火人。

  “敌人上来了!”有人大叫。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德国人已经进攻好几回了。奇怪的是硝烟中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隆隆”声。

  初时舒尔卡还以为那是轰炸过后的耳鸣,或是德国人汽车、装甲车的声音。

  直到有人惊恐的大叫:“坦克,德国人的坦克!”

  舒尔卡将视线离开准星稍稍抬头一看,果然就见烟雾中缓缓开出了几辆庞然大物,炮管微微上翘,漆黑的炮口正对着前方,炮塔侧面黑色的“万”字符使它平添了几分威势。

  6个负重轮,“三号”坦克,一共三辆。

  舒尔卡相信,德军之所以直到现在才对布列斯特要塞使用坦克而且仅仅只有三辆,是因为他们的主力装甲部队已经绕过布列斯特要塞直奔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城市:明斯克。

  领导这支装甲部队的,就是在现代如雷贯耳有“装甲兵之父”之称的古德里安。

  为此舒尔卡感到很幸运……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不是把布列斯特辗碎而是从它身边绕过,否则舒尔卡很可能只是它坦克履带上的一块碎肉了。

  不过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因为布列斯特要塞的苏军严重缺乏反坦克装备。

  就像之前所说的,要塞的弹药库在第一时间被德军大量炸毁,不多的炮兵也陆续在之后的炮战和轰炸中伤亡怠尽,于是苏军手里有的只是些轻武器……他们甚至连反坦克枪和反坦克手榴弹都没有。

  这些轻武器在对抗德军步兵的冲锋或许还能起到作用,但是对付37MM厚装甲的“三号”坦克,显然是力有未逮,这也可以从苏军战壕中一片死寂可以看得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加夫里洛夫少校已经在战壕里,他举着望远镜朝那几辆坦克望了望,就当机立断的下令道:“组织爆破小组!”

  爆破小组是什么意思大家都知道,那就是用炸药包或是集束手榴弹近距离炸坦克。

  这方法或许的确可行,但可想而知,训练有素尤其是在步坦配合上很有经验的德国人是不会让苏军士兵轻易靠近他们的坦克的。

  于是,战场的形势突然就变得十分严峻……德国人没有说谎,这似乎的确是“最后的进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