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广播

  “苏联公民们!”广播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今天凌晨四点,在事先未对苏联提出任何要求和未经宣战的情况下,德国部队发动了进攻,他们对苏联边界许多地点发起攻击,并用飞机轰炸了日托米尔、基辅、明斯克以及其它城市。德军对苏联的这一空前进攻,是文明民族历史上没有先例的背信弃义的行为……”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听着,直到广播里的声音最后以几句号召结束,进尔变成了令人心烦意乱的“沙沙”声。

  “说话的是苏联莫洛托夫!”加夫里洛夫解释道:“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外交人民委员!”

  指导员闻言就没有声音了。

  舒尔卡不由松了一口气。

  莫洛托夫这段向全苏联发表的一段讲话虽然没有说前线的苏军全线溃退……这当然是不能说的,尤其是在面向全国军民的广播上。

  但这段话首先证实了一点:德军对苏联发起的不是局部战争,而是全面的、大规模的战争。

  而这正是指导员与舒尔卡的分歧之一。

  其次,这段话里还说到德军用飞机轰炸了日托米尔、基辅、明斯克等地。

  要知道明斯克距离布列斯特349公里,德国飞机能轰炸到距离边境线349公里的腹地,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这段话几乎就证明了舒尔卡说的都是正确的。

  之所以用“几乎”这个词,是因为指导员依旧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罢了。

  “这并不代表苏联军队全线溃退!”指导员说:“那只是飞机的轰炸,我们也许在空中失去了优势,但我们的军队正在陆地上英勇的抵抗德国人的侵略!”

  “这的确可能!”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道:“但更有可能的是我们已经被包围了,而且孤立无援,我们必须突围!”

  “不,这是贪生怕死,是胆小怯战,我们应该固守要塞,守住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

  加夫里洛夫少校与指导员的争论还在继续,舒尔卡就被放回去了,全副装备。

  “太好了!”奥库涅夫看到舒尔卡以及他手里的枪的时候,就松了口气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的朋友!”奥库涅夫小声说。

  “的确是!”舒尔卡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其它的就什么也没说了,因为他被警告不能泄漏任何相关内容,尤其是什么“大规模战争”、“苏军全面溃退”之类的话。

  奥库涅夫当然明白这些,所以他什么也没问,只是从兜里掏出报纸和烟丝,像以前一样将报纸搓皱了熟练的卷上根烟递了上来。

  舒尔卡接过烟,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捏着烟的手不住颤抖,奥库涅夫手里的火柴甚至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摇晃不定的烟点燃。

  舒尔卡贪婪的深吸了一口烟雾然后长长的吐了出来。

  舒尔卡原以为战场是最可怕的,现在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永远也忘不了指导员站在他身后那声冰冷的命令,还有那声清脆的枪机声,以及附近警卫望向这边时眼里的冷漠。

  舒尔卡几乎都能看到子弹穿透自己后脑勺带起一道血花的样子。他无法想像这些人会这么轻易、草率的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尤其舒尔卡还是自己人,是一名苏军战士。

  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舒尔卡让自己的肺部充满了劣质烟草那辛辣、呛人的烟雾,这反而会让舒尔卡感到好受些。

  这时舒尔卡才明白为什么有许多人在战场上都成了烟鬼。

  在烟雾燎绕的烟雾中,舒尔卡又将强迫自己将思绪拉回了眼前的局势。

  舒尔卡很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之前的努力差点让自己丢掉性命,这在舒尔卡心里留下了阴影。

  但舒尔卡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丢掉性命就是迟早的事。

  那么……加夫里洛夫少校能说服指导员吗?

  舒尔卡并不这么认为。

  就像之前所说的,虽然有莫洛托夫说的那段话,但并不意味着苏军就全线溃退了,尤其指导员还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更重要的还是……无线电联系不到上级,这也就意味着没有接到撤退命令。

  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擅自撤退随时都会变成逃跑,这会是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

  舒尔卡自嘲的笑了笑,也就是说,自己刚才几乎搏上一条命却什么也没得到。

  正在舒尔卡胡思乱想的时候,奥库涅夫拿着一个空饭盒递到了他面前。

  舒尔卡初时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在看到两名士兵提着一个装着食物的铁桶分发食物的时候,才明白开饭时间到了。

  “膨!”的一声,炊事兵将一团粘呼呼的东西敲进舒尔卡的饭盒里。

  舒尔卡用汤匙拔弄了下,他不敢相信自己会吃这种东西,但是当他看到周围的人都在狼吞虎咽的时候,也只能皱着眉头将那玩意塞进嘴里……或许是因为饿了,吃起来似乎没想像的那么糟,当然,如果能加点黄油或是再给块面包就更好了。

  这时另一边的德国人又在喇叭里叫了起来:“苏联同志们,我们是来解放你们的,加入我们吧,摆脱苏联对你们的压迫和束缚……”

  “哦!”这时一名蹲在几米外吃着食物的士兵说道:“这些话我们中有人喜欢听,你说是吗,舒尔卡?”

  周围的人都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发出几声笑声。

  “瓦列里同志!”奥库涅夫反对道:“上级把步枪发还给了舒尔卡并重新加入我们,这就证明舒尔卡不是叛徒!”

  “我知道!”瓦列里回答:“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不是个胆小鬼,不是吗?”

  周围再次发出一片笑声,奥库涅夫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舒尔卡压住了。

  舒尔卡不在乎这些,在知道绝大多数人都要死于这场战争的情况下,口舌之争对舒尔卡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舒尔卡脑袋里想的,就是怎么在这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

  更何况,是英雄还是狗雄,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