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求证

    “无耻的谎言!”不出意外的,指导员在沉默一会儿后就爆发了:“别有用心的臆测,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舒尔卡,你是可怜的叛徒、苏联的罪人……”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指导员甚至都掏出了腰间的手枪。

  “阿尔图!”加夫里洛夫少校伸手挡住了指导员的动作。

  “少校,你还不明白吗?”指导员叫道:“事实很清楚,这家伙被德国人收买了,他告诉我们这些谎言,目的就是希望我们放弃布列斯特要塞,这样德国人就能轻松的占领这里!”

  “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

  “我们的军队怎么可能全线撤退?开战到现在只有五个多少小时,要知道驻守在这一带的可是我们的西部特别军区!”(注:西部特别军区在战争爆发之后改名为西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

  “那么你该怎么解释直到现在也没有飞机和援军!”

  闻言指导员不由愣住了,他盯着加夫里洛夫少校看了好一会儿,才严肃的说道:“加夫里洛夫同志,你不会相信这个叛徒说的这些吧,我得提醒你,你是我们的指挥官,士兵们信任你,你应该要对他们负责,对要塞负责,对祖国负责……”

  “我就是在对他们负责,阿尔图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道:“所以我们才要搞清楚情况。我也得提醒你,五小时前,还没有任何人相信德国人会对我们发起进攻,类似的言论同样会被视为谎言而受到审查。但是现在,德国人的枪口就在我们面前,他们的飞机就在我们头顶盘旋,他们的炮弹正成片成片飞往要塞在我们中间爆炸!”

  加夫里洛夫少校虽然没有明说,但谁都知道是他的亲身经历……加夫里洛夫少校要被审查的事不是秘密,许多人都知道这个。

  想了想,指导员就反对道:“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对德国人的判断有出现失误,但这并不代表这个叛徒说的是对的,我们的军队不可能……”

  “我们为什么不求证一下?”舒尔卡插了一句。

  舒尔卡对指导员这种没有经过调查就轻易给人扣上叛徒的帽子甚至可能要枪毙示众的做法很不满。

  “闭上你的嘴!”指导员根本就不打算给舒尔卡说话的权力,如果不是因为加夫里洛夫少校的支持,舒尔卡可能早就被五花大绑并塞上嘴巴了。

  “是的,我们可以求证一下!”加夫里洛夫少校却点头表示赞同。

  加夫里洛夫少校首先想到的求证方法是侦察,他派出三辆装甲侦察车前往后方几十公里外的布列斯特市侦察……那里驻守苏军一个师,如果能与他们联系上,那不但会真相大白而且还很可能求来援兵。

  但这显然是无法成功的,德国人不会轻易让苏联人出去,尤其是在这白天。

  一个多小时后,三辆装甲侦察车返回了指挥部,装甲上多了许多坑坑洼洼的弹坑,负责指挥装甲侦察车队的季姆卡中尉还负了伤,头上缠着带血的绷带。

  “少校同志!”季姆卡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报告道:“出口都被德国人用燃烧的汽车堵住了,东面的出口还发现一辆坦克,我们冲不出去!”

  加夫里洛夫少校无奈的点了点头,季姆卡下去休息。

  苏军无法冲出去侦察,就只有从德军那抓几个俘虏来审问一番……德国人知道的情报肯定会比被围困的苏军要多得多,就算是几个小兵也不例外。

  另一方面,在战斗进行得如此激烈的时候,要抓几个俘虏并不是很难,混战中总会有几个德国兵受伤,总会被活捉几个,只是之前苏联士兵没有留俘虏而已。

  于是加夫里洛夫少校就命令部队:“注意抓几个活的!”

  然后就是等待。

  但这个方法却很快就破产了。

  在命令下达不久,德军方向就传来了用喇叭放大的呼喊,说的是正宗的俄语:“科布林要塞的同志们,我是第五十三步兵团的叶戈尔斯少尉,苏联军队已经被击溃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放弃吧!抵抗是没有意义的!德国人保证俘虏的安全!”

  (注:布列斯特要塞分成四个要塞,加夫里洛夫少校等人驻守的是位于北面的科布林要塞)

  很明显,这是德军为了瓦解苏军的防守意志,于是逼迫苏军俘虏朝要塞里喊话。

  如果这喊话迟几个小时,德军的目的或许还能达到,但在这敏感的时刻却坏事了……这甚至差点害了舒尔卡性命。

  “看吧!”指导员回过头来盯着再次被控制住的舒尔卡:“敌人的口径与这个叛徒出奇一致,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所有这一切都是德国人的阴谋!”

  舒尔卡一时无语,德国人这么喊话并不代表那是谎言,他们恰恰说的是实话。

  但问题就是舒尔卡无法证明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抓俘虏已经变得没有意义,因为从俘虏那获取的情报同样有可能是事先统一的口径,就像指导员说的,这些全是谎言,目的是让苏军放弃布列斯特要塞。

  “你还有什么话说?”指导员问。

  舒尔卡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加夫里洛夫少校,但他也无可奈何。

  “缴了他的枪!”指导员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把这个叛徒带出去!”

  带出去是什么意思就不用说了,舒尔卡不由在心里哀叹一声,没想到这么快就走完了这个世界的旅程,而且还是这么死的,一肚子的冤枉和不平。

  只要过几天,就会真相大白吧,但那对舒尔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指导员一手握着枪,推掇着将舒尔卡押了出去。

  看得出来,指导员准备速战速决,所以就选择了指挥部右侧的一片空地……反正这里是战场,在哪里多一具尸体都无所谓。

  “跪下!”指导员一边命令着一边打响了枪机。

  然而就在这时,加夫里洛夫少校却从指挥部里跑了出来,大声喊道:“等等,阿尔图同志!你应该来听听这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