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机会

  “他只是受到波兰人的盅惑!”加夫里洛夫少校打断了指导员的话:“而且,事实上我也不确定,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少校!”指导员压低声音对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道:“就算我们不知道,也不能容忍这种说法……”

  加夫里洛夫少校想了想,就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顿了下他又转向舒尔卡。

  “你叫舒尔卡,是吗?”

  “是的,少校!”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甚至我还认为你说的没错,这场战斗没那么快结束。但是……你知道的,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不能说那样的话,你明白吗?”

  “是的!”舒尔卡回答:“我明白,少校!”

  “很好!”加夫里洛夫少校点了点头:“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少校……”指导员对加夫里洛夫少校这个决定感到不满。

  “这是我的决定,阿尔图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如果有什么问题,我负责!”

  既然少校都这么说了,指导员也只能不甘心的表示同意。

  加夫里洛夫少校朝通讯兵扬了下头,下令:“把枪还给他!”

  于是,步枪和军刺又回到了舒尔卡手里。

  但舒尔卡并没有就这样离开。

  舒尔卡或许应该离开,因为他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万幸了,这还是加夫里洛夫少校为他担保的结果。

  但舒尔卡却认为这没什么区别。

  因为……

  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的话,布列斯特要塞最终还是会像应该发生的那样被德军围困,最终全军覆没。

  甚至这些坚守在要塞里的英雄们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无人知晓,不仅无人知晓还被视为耻辱,其中有些幸存者在战后还被关进监狱。

  原因是……这时代的苏联是个讲结果的苏联,他们眼里的英雄应该是英勇无畏的打败敌人,就算战斗到最后一刻也要宁死不降。

  而布列斯特要塞的英雄们显然不符合这些条件,因为他们战败了,其中还有许多人包括加夫里洛夫少校在内都成了德国人的俘虏。

  所以,苏联高层认为这没什么值得宣传的,他们没有资格成为苏联军队、苏联百姓的英雄和榜样。

  直到战后,人们才从德国人那缴获的文件里知道他们的事迹并为他们平反。

  舒尔卡不想成为他们之一,他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所以他不能离开。

  “你还有事吗,舒尔卡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疑惑的望着舒尔卡。

  “是的,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我想说,那并不完全是受波兰人的盅惑!”

  这就让加夫里洛夫少校有些不解了,事实上,加夫里洛夫少校在心里大骂这个蠢得像猪一样的士兵……众所周知,说实话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的。

  指导员则发出一声冷笑,他感到机会来了。

  “这么说,舒尔卡同志!”指导员问:“那是你自身的想法?”

  “有些是!”舒尔卡回答:“因为我认为波兰人说的是正确的,这很可能是一场全面的、大规模的进攻,也就是说德国人进攻的不只是我们驻守的布列斯特要塞……”

  “那么,列兵!”指导员打断了舒尔卡的话:“如果这样的话,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舒尔卡可不会这么笨,指导员这么说明显就是在把舒尔卡往坑里带……如果舒尔卡回答“我们应该突围”,指导员马上就会下了定义,“啊哈,我就知道,你一直想逃跑,这是在散布失败言论!”

  “突围”是不是“逃跑”,就看怎么理解了。

  所以,危险不仅仅是在战场,内部的凶险一点都不比德国人给的少。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指导员同志!”舒尔卡装出了一副傻傻的样子:“我只是个列兵!”

  “那么列兵!”指导员见奸计没能得逞不由恼羞成怒的说道:“我说过,你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

  于是舒尔卡就收住了嘴。

  舒尔卡在等,等加夫里洛夫少校主动提问。

  他就不信加夫里洛夫少校会按捺得住,毕竟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加夫里洛夫少校与指导员不一样,加夫里洛夫少校是个军人,一个有经验的战场指挥官,他最关心的是战斗,是怎么打赢敌人,是怎么在这个战场生存下去。

  而这些的基础,就是情报。

  加夫里洛夫少校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如果德国人发动的全面的、大规模的战争,那么很明显,固守要塞只有死路一条,必须突围。

  如果德国人发动的是局部战争,毫无疑问,就是固守待援,要塞能撑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刻。

  沉默了好一会儿,加夫里洛夫少校才说道:“说说你的看法,舒尔卡同志,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舒尔卡用胜利的眼神瞄了指导员一眼,后者虽然脸上带着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飞机,少校同志!”舒尔卡说:“还有枪声和炮声!”

  “什么意思?”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我们没有看到苏联的飞机!”舒尔卡回答:“一架都没有,同时也没有听到附近有枪炮声,除了布列斯特要塞,这很不寻常!”

  “我听说德国人喜欢快速的发起进攻!他们将其称之为‘闪电战’!”

  这个倒不需要借“波兰人”,此时的德国已用“闪电战”横扫整个欧洲,就算是苏联对这种战术也已如雷贯耳了。

  “你的意思是……”

  “是的!”舒尔卡回答:“天上看不到苏联飞机,同时也听不到附近的枪炮声,我认为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德国人对我们发起了大规模的‘闪电战’,我军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全线撤退,换句话说……我们的周围很可能已全是德军。所以,不会有什么援兵来增援我们了!”

  霎时指挥部里就一片沉寂,每个人都朝舒尔卡望来,就连正在整理文件的参谋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四周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