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报告

  舒尔卡是被两个通讯兵一前一后押到指挥部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对舒尔卡还算客气,他让舒尔卡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并递上了一杯水,安慰道:“不要紧张,列兵,我只是有些问题希望弄清楚,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是,少校!”舒尔卡回答,但还是有些紧张的望了望站在加夫里洛夫少校旁边的指导员。

  指导员看起来有些洋洋得意,不用说,肯定是他搞的鬼。

  “你的建议很好!”加夫里洛夫少校一边在旁边踱着步一边说道:“我是说500米,我们就是用你的建议打退了德国人上次进攻!”

  “这是我应该做的,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

  这话倒不假,如果没打退德国人的进攻,舒尔卡自己也小命不保。

  “但是……”加夫里洛少校接着问:“你为什么你会知道德国人的装备,甚至还知道他们50MM迫击炮的射程,另外还有冲锋枪的装备数量?”

  舒尔卡不由一愣,然后就知道问题原来出在这里……此时苏德战争才刚爆发,一名普通的苏军士兵的确不大可能知道德军装备的详细数据。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将舒尔卡定性为“德国间谍”了。

  不过好在舒尔卡脑袋转得快,他眉头一皱就回答道:“我是从一个波兰人那知道的,少校同志!”

  “波兰人?”

  “是的,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他叫瑟奇亚克,会说一些俄语,我们聊了几句……是他告诉我这些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这话虽然简单,但却隐含着巨大的信息量。

  但舒尔卡却没有明说,这也是舒尔卡的高明之处……留一些悬念让别人去猜,尤其是一些合情合理的部份,越是不说就越像是真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和指导员果然上当了,他们对望了一眼,然后就彼此微微点头。

  这其中的重点是波兰人。

  此时的波兰已经被德国和苏联瓜分。也就是说波兰人与德国人打过仗,所以知道德国人的装备数据是再正常不过。

  另外,波兰地下组织为躲避德国人追捕又常常逃到苏联控制的范围(苏德签订互不侵犯条约,逃到另一边就意味着安全),所以出现在布列斯特也没什么不妥。

  同时,波兰语与俄语有百分之四十的相似度,就算没学过俄语也能交流……

  于是,一切都合情合理了,尤其这波兰人还有名有姓。

  加夫里洛夫和指导员不知道的是,这些其实都是舒尔卡给他们的。

  “很好,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继续踱着步:“那么,他还对你说些什么?我是说,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舒尔卡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于是就顺水推舟的回答道:“是的,少校同志。他还说……德国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让我不要相信跟德国人签订的什么条约,他说德国人迟早会打过来的,而且是全面的、大规模的进攻!”

  舒尔卡有种一吐为快的感觉,虽然是“借”别人说出来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并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苦笑。

  舒尔卡明白这声苦笑是什么意思……舒尔卡说中了他的心事或者也可以说是痛处。

  战前,加夫里洛夫少校就不止一次强调过自己的观点:战争已迫在眉睫,布格河对岸那个危险的邻国什么勾当都能干得出来,希特勒既然可以撕毁许多与其它国家的协议,那么,他同样也可以撕毁与苏联的友好协议。

  这本来没什么问题,一个有战斗经验的军官对潜在的敌人做出一些合理的推断,这是很正常同时也是值得鼓励的。

  问题是……

  当时的苏联高层认为德国不可能在与英国打得火热时进攻苏联,甚至怀疑这是英国情报人员为了减轻本国的压力离间苏德关系,因此严禁类似的言论。

  于是不出意外,有人打小报告揭发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罪名是:宣扬对德作战不可避免,在军队中散布恐怖情绪。

  这个罪名很严重,不出意外的话,加夫里洛夫将在27日接受审查很可能受到严厉的党纪处分。

  幸运的是意外发生了……22日凌晨4点,也就是在审查的五天前苏德战争爆发了。

  这件事似乎荒谬得离奇,加夫里洛夫少校因为预见到战争要受到党纪处分,而使他免遭处分的,竟然就是他所预见的战争。

  “胡扯!”指导员指责道:“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向上级报告?这可是很重要的情报,因为我们现在的确遭到德国人的进攻!”

  “指导员同志!”舒尔卡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以为那只是波兰人随口说的几句胡话,你知道的,波兰人希望我们与德国人作战。而且……”

  接下来的话舒尔卡就不说了。

  不说大家也都明白,这事能报告吗?报告的结果就是像加夫里洛夫少校一样被扣上散布恐怖情绪的罪名。

  加夫里洛夫少校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方面他与舒尔卡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所以……”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你才会说‘战斗没那么快结束’,还让战友‘做好心理足够的心理准备’?”

  舒尔卡闻言不由愕然,这是十几分钟前他随口对奥库涅夫说的话。

  奥库涅夫一直没有离开过舒尔卡的视线,所以不可能是他透露的。

  也就是说……有人向指挥部打小报告揭发了他。而这才是真正让舒尔卡被押到指挥部来的原因。

  这让舒尔卡有些毛骨悚然,但这似乎又是很正常……此时的苏联军队就流行打小报告,甚至还有人靠打小报告加官晋爵,最有名的就是苏军总政治部主任梅赫利斯,人称“小报告之王”。

  “舒尔卡同志!”这时指导员就来劲了:“你要清楚的认识到,在少校向全军强调明天就会有援军的时候,你却在散布‘战斗没那么快结束’及类似的谣言,你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这会打击部队的士气,这种行为是很危险同时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