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困境

  “这里是要塞,这里是要塞,正在战斗,等待援助,等待援助!”

  通讯兵不断的用电台向外发出求救信号,但没有任何回应,收音机也接收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守在电台旁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眉头紧锁,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他知道这是战争,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德国人,但其它部队在哪里?什么时候才会有援军?下一步该怎么打?

  所有的一切都是个问号,这让加夫里洛夫无所适从。

  “我认为这是局部战争!”指导员说:“要塞是个重要的交通杻纽,德国人想夺取这里,然后再以要塞为跳板进攻苏联!”

  “我们无法确定,阿尔图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们陷入困境中需要增援!”

  顿了下,加夫里洛夫少校又补充道:“当然,对士兵们不能这么说!”

  说着加夫里洛夫少校就从墙上取下武装带绑在腰间,大踏步走出了作为指挥部的地下室。

  沿着废墟小跑一阵,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来到了防线前。

  防线里的苏军士兵都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加夫里洛夫少校,他们希望从加夫里洛夫少校那得到好消息。

  除了舒尔卡……他知道不可能会有好消息,即便有好消息也是假的。

  “同志们!”加夫里洛夫少校扫了士兵们一眼,就说道:“坏消息,我们没能与上级取得联系!”

  士兵们闻言立时就矮了半截。

  “但是!”加夫里洛夫少校话锋一转,说道:“相信我,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战斗,我们已经打退德国人几次进攻了,德国人并不是那么难对付,你们说是吗?”

  言下之意,就是以要塞里的这些残兵弱将都能几次打退德军几次进攻,那么其它地方就应该更乐观。

  士兵们不由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他们心里清楚,要塞里的部队甚至连正规军都算不上。以此类推,德国人在其它地方的战斗肯定是被正规军打得丢盔弃甲。

  只有舒尔卡知道事实并非如此,那些被认为战斗力更强的苏联正规军……此时正在要塞外被德军的装甲部队包围追杀:第一天苏军就损失了1200架飞机,其中800架还没起飞就被炸毁,仅10天的时间就有30个步兵师被歼灭,70个师损失一半以上的兵力。

  “所以!”加夫里洛夫少校接着说道:“不要放弃希望,同志们!或许是他们的电台坏了,或许他们正忙着与德国人作战,但不管怎么样,我相信……明天,只要坚守到明天,我们的部队就会从外面包围这些德国人,到时就有他们好看了!”

  这是一种振奋人心的演讲,加夫里洛夫少校抵抗到明天就能获救的说法很快就传遍了全军,士兵们都将目标定在了明天。

  “这并不困难!”奥库涅夫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表瞄了一眼,说道:“我们已经坚守五个小时了,德国人没有从我们这占到什么便宜,明天……也就是说再打几次这样的战斗就结束了!”

  “不,奥库涅夫!”舒尔卡说:“你把事情想简单了!”

  “什么?”

  “战斗没那么快结束!”舒尔卡说:“甚至可以说……我认为你应该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哦,舒尔卡!”奥库涅夫笑了起来:“别这么悲观,我的朋友。我们是军人,总会碰到战斗的不是吗?”

  奥库涅夫以为舒尔卡会说这样的话是因为被战争吓坏了。

  舒尔卡没有解释什么,他知道就算说了奥库涅夫也不信。不仅不信,甚至还有可能被怀疑是间谍,因为舒尔卡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情报。

  从这方面来说,舒尔卡已经学聪明了。

  但舒尔卡还不够聪明。

  因为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陷入一个无法解决的困境中……他必须提醒苏军要塞已经被包围,德军可以围困这里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久,总有一天布列斯特要塞会弹尽粮绝。

  所以,呆在布列斯特要塞就是坐以待毙,唯一的出路就是突围,越快越好。

  应该说,前几天布列斯特守军突围还是很有希望的,因为德军包围圈还不够严密,他们急着发起“闪电战”对纵深的苏军进行分割包围,而布列斯特要塞的北面就是大片的森林一直延伸至东方,只要进入森林基本就安全了。

  问题就在于守军不知道情况,他们在要塞里一天又一天的等着援军,直到第四天迫于形势才突围,但那时已经太迟了。

  这让舒尔卡很为难:

  要想保住性命,他就必须得告诉苏军一些情况让他们尽早突围,但这么做又很有可能会被当作德军间谍……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急得舒尔卡在战壕里坐立不安。

  这时,两名通讯兵从交通壕里猫着腰跑了上来,其中一人朝舒尔卡扬了扬头,问:“达维多夫.舒尔卡?”

  “是的!”舒尔卡回答。

  “少校要见你!”

  “我?”舒尔卡有些意外,他以为通讯兵找错人了。

  “是的!”通讯兵警惕的打量了舒尔卡一眼,先后从背上拿下步枪握在手里,语气不善的命令道:“跟我们走吧!”

  舒尔卡和奥库涅夫不由愣住了,他们都知道此行不是什么好事。

  刚要动身,通讯兵又阻止了他:“等等,交出你的枪……”

  不等舒尔卡反对,另一名通讯兵不由分说的就缴了舒尔卡的械,接着上上下下搜了身,将舒尔卡别在腰间的军刺也解了下来。

  奥库涅夫有些无奈的对舒尔卡说道:“祝你好运,舒尔卡,可怜的朋友!”

  附近的苏军士兵也纷纷朝这个方向望来,眼神里充满了怀疑、讥讽和不屑,还有人小声说道:

  “我早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东西!”

  “是的,指导员盯着他好久了!”

  “这个可耻的叛徒!”

  ……

  甚至还有人朝舒尔卡这方向吐着唾沫。

  舒尔卡心里一阵郁闷,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虽然舒尔卡的确知道许多别人不应该知道的事,但他根本就没说出来。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