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火重生

    萧远以为是雷声,但当他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错了。

  一发发炮弹在周围炸开,一道道烟雾和火焰冲天而起,地面传来有如地震般的震颤,还有天空中呼啸俯冲的“斯图卡”轰炸机……

  “发生了什么?”萧远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察看情况,但还没等他站直身子就被一个身影扑倒。

  “趴下!”扑倒萧远的是个大胡子,满脸灰尘,脸上还带着点血渍。

  “你疯了吗?”大胡子冲着萧远大吼:“趴着别动!”

  萧远一脸迷糊,他记得自己刚才还在洛戈伊山滑雪,此时就陷身这个奇怪的地方了。

  萧远往四周望了望,他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但那炮弹的呼啸声,弹片划破虚空的“嗖嗖”声,以及被炸上半空再分成几块掉下来的血肉残肢,都告诉萧远这一切是真的。

  “这是哪?”萧远疯了似的问着大胡子:“发生了什么?”

  “战争,舒尔卡!”大胡子回答:“德国人打过来了!”

  舒尔卡?

  战争?

  德国人?

  萧远看了看大胡子,再看看自己,吃惊的发现俩人都穿着二战时期苏联红军的军装,周围的其它人也是。

  突然又有一个人飞扑了过来……确切的说那并不是一个人,因为他的双脚已经被炮弹炸飞了,全身是血,眼里充满了痛苦和绝望,但在求生的欲望下,他用只剩下几根手指的手颤颤悠悠的伸向萧远,嘴里想喊什么却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这不是真的!

  萧远不敢睁眼,他被这一幕吓到了。

  但萧远同样也不敢闭眼,因为他担心下一秒就有一发炮弹将他撕成碎片,虽然他明知道就算睁着眼也无法改变什么。

  萧远只知道蜷缩在泥土里,用尽所有的力气把自己埋起来躲开这个世界,嘴里不自觉的发出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喊叫。

  不知过了多久,炮声终于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就是此起彼伏的哀号和呼救。

  萧远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于是大口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但萧远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德国人,德国人来了!”

  萧远探出头顺着叫声望去,果然就见远处走来一队士兵,他们手里拿着步枪,猫着腰以散兵队形小心翼翼的朝前跃进,头盔偶尔反射出的一点阳光在硝烟中显得分外刺眼。

  初时萧远还处于懵懂中,直到身边的大胡子紧张的端起手中的步枪时才猛然惊觉……这是战争,面前走来的是敌人,他们之间将会有一场生死搏杀,虽然双方谁都不认识谁。

  “不,这不是属于我的战争!”萧远感觉自己是最冤的那一个,因为他不属于任何一方,甚至都不属于这个时空。

  于是自然而然的,他缩起了脑袋希望能等到战斗结束……如果不是双脚发软或是知道跑出战壕更危险,他早就逃跑了。

  一名配戴着红色领章的军官经过这里时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停了下来,冷冷的瞄了萧远一眼,命令道:“拿起你的枪,士兵!”

  “不,指导员同志!”大胡子一边把步枪塞在萧远手里一边解释道:“他只是受了点伤,休息一下!”

  指导员没有回答,他只是从萧远军装的上兜里摸出苏军战士证,翻开后看了一眼又飞快的把它塞了回去。

  “舒尔卡是吗?我记住这个名字了!”指导员再次瞄了舒尔卡一眼,说:“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把步枪丢在一边缩着脑袋,那么我就会用它来叫你!”

  说着就扬了扬手里的托卡列夫手枪。

  萧远承认,这一刻他被指导员给震摄住了,这不仅因为指导员说的那些话,更因为指导员在说这些话时冷漠、淡然的表情,就像枪毙一名士兵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后来萧远才知道,这里不应该用“就像”,而应该用“就是”!

  从这一刻起,萧远就认识到一点:这是战场,它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如果自己想跳出这个规则的话,随时都会因此丢掉性命。

  想到这,萧远只能默默的举起了手中的步枪瞄向远方。

  但这时大胡子却提醒道:“上帝,舒尔卡,你的枪还没上膛,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

  萧远的确是忘了……做为一名资深军迷,他在现代时练习过射击,但现在发现靶场跟战场完全是两回事。

  再次端起步枪的时候,敌人距离阵地只有五百米了。

  德国士兵看起来相当专业,他们分成几队相互掩护着前进,而且机枪手和迫击炮手在步兵的掩护下一路占领制高点和建筑物。

  这让萧远心里一阵阵发虚,毕竟苏军部队里还存在着像他这样什么都不会的菜鸟。

  四百米。

  一名军官在几十米外背靠着战壕微微直起了身子,拿着小喇叭大声叫道:“同志们,德国人背信弃义朝我们发起进攻,他们的这种小人行径注定是要失败的。忘记一切,士兵们,战壕是你们最可靠的堡垒……”

  但还没等他说完几枚迫击炮炮弹就呼啸而来,军官连同附近的几名士兵被狠狠的抛到了空中再重重落下……军官的声音暴露了他的位置,德国人不会放弃这个打击敌人士气的机会。

  三百米。

  德军的脚步声已清晰可闻,指挥员依旧没有下令开火。

  萧远的呼吸越来越重,握着枪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冒出了冷汗。

  他明白,指挥员是希望把敌人放近了再打,毕竟苏军部队中有许多枪法不准的新兵,距离远了就是乱打一通。

  但萧远却知道这是行不通的……在俄罗斯留学时他深入了解过苏联卫国战争,所以对敌我双方的装备情况很了解。

  他知道德军步兵装备有50MM迫击炮,每个排至少配属一门,最远射程500米。

  对于训练有素的德军迫炮手来说,在三百米的距离内几乎就是指哪打哪,这意味着德军可以轻松的用迫击炮压制苏军机枪火力,刚才只凭声音就能将苏军军官炸上天就是个明证。

  当然,指挥员很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甚至打算把敌人放得更近一些。

  想到这萧远就不再迟疑了,他将准星对准一名往前冲的德军士兵就扣动了扳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