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雷火耀西京

    不知是不是李二真的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老天爷都不帮他,大祭过后天色就阴沉的吓人,黑漆漆的乌云笼罩在头上就像扣了一只大铁锅,李二的脸色比天色还吓人呢,更诡异的是空中连一丝风都没有。

  御花园的锦鲤齐齐的把嘴露出水面,嘴一张一合的。

  云烨已经钓了十几条锦鲤了,李承乾还在一阵一阵的趴在树上发恶心,用抄子又钓上来四条鱼,心安理得的倒在盆子里,话说小丫早就缠着他要养金鱼了,皇家园林里的锦鲤多难得啊。

  “烨子,你钓鱼一直都是用抄子的吗?”李承乾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对呀,有时候还用渔网钓,怎么啦?”

  “没事了,你继续钓鱼,我先吐会。”想起胃里的蝗虫,李承乾又是一阵干呕。

  李二和大臣们在前面的太极宫议事,已经三个时辰,关于蝗虫是否是神宠,是否可以杀死吃掉,是否可以用来买卖,听说辩论的极其热闹。

  从商纣暴虐灭亡,再到隋末起义的十八路反王,从天人感应到帝王失德,最后到李二强纳兄弟妻妾,可以想到李二的心情有多么糟糕,自己有一半胡人血统,弟纳兄妻是胡人的传统,是一种施舍而不是背德,大草原上没有丈夫的女人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活不了几天,胡人多娶一个老婆就多一份负担,就多了一份生活的压力。娶了兄弟的女人就要连兄弟的孩子也要养活,那里是一个贪花好色就说得通的。

  他是汉人的皇帝,没有生活压力,不存在养得起养不起这回事,所有的人只看到他霸占了嫂子,欺辱了弟妹,好色之心堪比桀纣,一个个站在道义的高度指责他,批判他,这让心高气傲的李二七窍生烟,却无言以对。

  山东豪族开始了口诛笔罚,他们为自己高贵的姓氏而骄傲,为皇帝把诸多豪门降等而忿忿不平,家族高于一切的强信念,让他们面对皇帝的权威寸步不让,他们没有退路,这是背水一搏。

  钓鱼的云烨知道在历史上李二只成功了一半,把诸多豪门比如崔,卢,裴,王,郑等传统豪门降为三等,由于蝗灾的牵绊未能尽全功,直到武媚这个逆天的女人出现才把五姓豪门彻底的扫进了垃圾堆。

  天降灾难,还是各种典籍记录的因为皇帝无道,不施仁政,倒行逆施才招来的灾祸,山东豪门如果不利用一下,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他们不在乎有多少人会饿死,只在乎自家的地位能否保住,管你时代如何变迁,我家族要屹立万年。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这些李二的死忠们前赴后继的逐条逐句的辩驳,却收效甚微。

  卢寿卢子安满脸的麻子被热血刺激的颗颗发亮,指着大殿之外的乌云大喊:“上苍作证,我卢家世代诗礼传家,从无恶迹,耕,樵,渔,读各安天命,为何要遭此大辱?请上苍降下神雷将我击成灰烬,我不忍见人世间最高贵的生命被踏入泥土,与虫蚁为伍。”

  说完就站在大殿外面爬上假山,双臂高举等着被雷劈,这老家伙早就研究过,这里就是因为长年累月被雷劈才修建了这座假山,想要降妖镇邪,没想到,假山建成,雷击却更厉害了。

  今天乌云低沉,家里的博学之士早就料到会有雷击,在大殿之上五姓豪门已有胜望,假如卢寿再被雷给劈死,就彻底的奠定了胜局,只要家族传承下来,个人的生死实在是不足论。

  李二和众臣跟出殿外,见到眼前的一幕无不神色大变,正要吩咐侍卫把卢寿弄下来,却被卢江,卢伯安拦住,老卢面色愉悦笑着说:“陛下无须如此,子安求仁得仁,能死在天罚之下,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何须阻拦,老夫如果不是因为年老体弱,爬不上那个假山,这份荣耀哪里轮得到他。”

  这些家伙不是朝廷官员,是当地百姓用万人表举奏上来的,个个年老德韶,皇权对他们这些不怕死的老家伙几乎没有约束力,家里早就和朝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二一旦要动手转瞬间就会是血海滔滔,人头滚滚。

  在大灾当前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搞不好就会烽烟四起,投鼠忌器之下居然拿几个老匹夫没有办法,让李二心中一会怒火万丈,一会心灰意冷。

  平地生风,暑意顿去,本应该是人人相喜的凉意,在众臣眼中无疑是卢寿的催命符,望着在假山上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手舞足蹈的卢寿卢子安,众人只觉的遍体生寒。

  “喂!卢家门房,你爬那么高干什么?不怕被雷劈啊?”一个声音从大殿之上传来。

  众人大奇,却见云烨背着一些细长的铁条站在太极宫房顶上问卢寿。

  卢寿见到比自己还不要命的人有些失神,只是一瞬间就恢复清明,

  “小子无礼,老夫乃是卢寿卢子安,乃是卢家家主的兄弟,何时成了门房?”

  “别装了,你就是一个门房,我听赵延陵说起你,他说你是卢家学问最好的门房,让我以后有机会向你请教《甘石星经》,还说你在天文上的造诣非凡,有没有兴趣到我玉山书院当教授啊?”云烨边说边把一根根铁条连起来,绑在大殿顶上的最高处,再把多出来的铁条扔下来垂在地上,却是早就连接好的。

  地上的李承乾,李泰哥俩拿着锄头在刨地,迅速的把铁条埋在土里,还用脚踏实。

  “小子,你爬到房顶上干什么,快打雷了,下来。”秦琼有些发急。

  房玄龄正要训斥,却被一脸兴奋的李二拦住了:“看看再说,这小子最怕死,才不会干没把握的事。”

  “秦伯伯,没事的,我有陛下的铁矛防身不会有雷电找我。”

  云烨眼睛小心地望着天空,举起李二的丈二长矛插在插在铁环里固定好,心里这才松懈下来,奶奶的老子为了插避雷针冒着被雷死的危险,一会一定要找李二要好处,轻了可不行。

  现在行了,方圆三十米的范围不会有危险了。

  卢寿怒气冲冲的看着云烨,这小子抢了自己悲壮的殉身风头,刚才酝酿出的烈士情绪被破坏的七七八八。

  “老卢头,你这么好的学问,给人家当什么门房啊,到书院来,我请陛下给你封个七品校书郎,在书院里管管图书,顺便扫扫地,轻轻松松的光宗耀祖不好吗?”

  “你这无知竖子?老夫堂堂一代宗师会去你下三烂的地方教书?做梦去吧!”老卢被气得不轻。

  “你这个看门的老奴才,不要以为你在打败了赵延陵就可以胡吹大气,小赵现在留在书院烧火,水没有烧开,昨天还被我抽了两鞭子,他就向我举荐了你,说你水烧得好,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一介奴仆对着堂堂侯爷咆哮,你卢家的家风就是如此没上没下的吗?”云烨越发的嚣张。

  “云侯息怒,这的确是卢家老二,不是门房,云侯是不是记错了?”满脸坏笑的长孙无忌在边上扇阴风点鬼火,刚才,他被老家伙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时得了机会那有不找回来的。

  “果真?可他和蜀中来的杨先生比试的时候说他是门房,见到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哦?还有此事?怪不得云侯会认错,换了老夫也难免啊!哈哈哈哈。”

  高天上隐隐有雷声传来。

  “快下来,打雷了!”秦琼大急。

  “秦伯伯,我说了有陛下的铁矛护身不会有事,陛下是有大气运的人,小侄沾上一点就受用不尽,区区雷电何足道哉。”

  “无知小儿,你就在房顶上等死吧!来吧!苍天请降下神雷把我和这无知小子一起带走!”

  “老头,你别喊,如果我被雷劈不死怎么办?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话一出,大殿门口的大唐君臣脸色古怪,一起朝山东豪族的几个老头望去。

  卢江和几位老头对视一眼,站出来说:“不知云侯要打什么赌,怎么赌?”

  “我就赌我坐在屋顶上有陛下的铁矛护身被雷劈不死,卢寿也会没事,赌资一万贯。”

  不等卢江发话,卢寿疯狂的大笑:“哈哈,赌了,云散为期,小子你会成为灰烬,还想要钱,哈哈哈”

  伴着笑声,密集的闪电从云层里射下,如蛇,如龙,如叉子先是远远的在天边闪现,紧接着沉闷的雷声传来,李承乾紧张的抓着李泰使劲的捏,根本不管他的惨叫。

  李二闭上眼,不忍再看,群臣无奈的低下头,老秦眼里泪花闪现。

  那些大族的家主们眼中放出嗜血的寒芒。

  唯有云烨骑坐在大殿飞檐的兽头上,好奇的研究古代建筑。

  雷声越来越近,风也越刮越大,明亮的闪电终于在头顶出现,卢寿站在假山上宛如虔诚的殉道者。

  云烨在腹诽把宫殿建在三面环山,容易遭雷劈的上坡上的没脑子的前代帝王,这不是吃饱了给自己找麻烦吗。

  在众人亲眼目睹之下一道冲着云烨去的闪电在他的头顶拐了个弯击在铁矛上,电光四射,仿佛真的有神灵在庇佑他,连李二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铁矛会不会真的是神器。

  卢寿都跳的没有力气了,也没有一道闪电找他,今天的闪电似乎找准了铁矛,方圆十丈的闪电都被铁矛吸走了。

  卢江跪坐在地上,刚才的意气风发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精气神仿佛也随之溜走,顷刻间,雄心勃勃的家主变成了垂垂老朽。

  李泰早忘了太子捏他这回事,只看见云烨在闪电里悠然自得的模样,这是神的力量,这就是神的力量。

  求推荐,求收藏,云烨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