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猪为媒?

    小丫是家里最勤快的孩子,天刚刚亮就迫不及待的拽着哥哥出门去放猪,往常一直疼爱孙子的老奶奶居然也不阻拦。无奈之下,云烨只好再次牵着四头猪出了云府大门。

  小丫的小猪憨憨打扮得很漂亮,脖子上的牛皮项圈挂着一个铜铃铛,只要小猪一动就会有哗啦啦的铃声响起,身上也被刷洗的很干净,黑白相间的花纹有几分太极的韵味,这猪本身就很可爱,也怪不得小丫喜欢。

  出门就碰到旺财,它对云烨牵着猪而不牵它很有意见,不时的把大脑袋凑过来在云烨面前晃晃显示自己的存在。

  算了,一个是放,一群也是放,都跟着吧。

  放牧怎么也得等露水下去才好,要不然牲畜吃了带露水的草会闹肚子,所以兄妹俩就沿着往书院的路缓缓前行。

  旺财新换的蹄铁敲击着石板小路发出有韵律的清脆响声,和着路边的鸟鸣甚为动听。

  云烨摘一朵路边的野花,放在鼻端轻嗅,没有过于浓烈花香,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青草气息。

  扯下几片花瓣放嘴里轻嚼,苦涩的汁液立刻充斥了口腔,强忍着没有吐,反而又放进去几片好让那种苦涩来的更猛烈些,果然,极致的苦涩过后,舌头泛上一丝甜意,以物推人,人生大致也是如此吧。

  小丫欢笑着往前奔,粉色的蝴蝶结在头上随风舞动,宛如一只真正的蝴蝶停在她泛黄的头发上,憨憨喘着粗气在后面追。只一会儿的功夫,一人一猪就消失不见。

  旺财得意的炫耀自己的四只长腿,伸长脖子,用后腿站立起来,前腿凌空蹬踏两下,长嘶一声也跑了。马蹄声渐远,幽静的小路上只剩下云烨牵着四头小猪尤在慢慢踱步。

  去书院的半路上有一片很大的草甸子,那里就是云烨和小丫的目的地,只要把猪放开,让它们自由自在的在草甸子上觅食就足够了,等吃饱了,它们会自己拢成一圈选一个阴凉的地方睡觉,你只需牵着绳索领着它们回家即可。

  今天草甸子上有人。

  一个蓝衫子的女子胳膊上挎着一个竹篮,手里拿着小铲子,在剜地里的野菜,旁边还有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同样挎着竹篮,也蹲在地上挖野菜。

  小丫牵着猪有些好奇就大声喊:

  “姐姐你们在干什么?”

  那女子抬头见前面站着一个穿粉红衫子的小姑娘,看模样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是手里牵着一头黑白色的小猪就有些奇怪,头上还有一个用丝绸扎的花,很漂亮。

  她四处看看没有发现有仆人跟着小丫头,就来到小丫面前,矮下身子问:“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没有人陪你吗?”清脆的川音宛如黄鹂初鸣,只可惜小丫听不懂。

  那女子又用关中话又问了一遍,这回小丫听懂了。

  “我和哥哥出来放猪,哥哥没有我跑得快,在后面,姐姐你在干什么呀?”小丫看着女子乌黑的头发有些羡慕,她自己的头发有些黄。

  “姐姐在挖野菜啊,你家里不吃吗?”女子笑着回答,见小丫有趣,旁边的小丫鬟也凑过来看憨憨。

  “以前吃,现在不吃,野菜不好吃,哥哥冬天在屋子里种了好多的菜,小丫喜欢吃。"

  听她这么说,女子似乎明白了:“你是不是云家的小姐?”这个姓她早在川中就从爷爷的书信里知道了,听说了他许多的传奇,却没见过真人。

  “你怎么知道,哥哥不让小丫把名字告诉陌生人。”

  那女子嫣然一笑,看的小丫有些失神,不由自主的说:“姐姐你好漂亮。”

  旁边的小丫鬟理直气壮的说:“我家小姐自然漂亮,是最美的美人,”

  “不对,我哥哥说世上最美的美人还没有出世,将来小丫也会是很美的美人,”说完抱着头努力的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黄头发。小丫鬟格格的笑起来,嘴里还说一句:“黄毛丫头。”

  “住嘴,不许胡说,小丫将来当然会是很美的美人。”蓝衣女子摸着小丫的手温柔的说。

  或许女子本身就散发一股让人相信的力量,小丫止住了要流下的眼泪,只觉得这个穿蓝衣的姐姐是世上第三好的人,除了比不上奶奶和哥哥,天底下就数她最好了。

  作为自己喜欢的人,有好东西当然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分享,好吃的在家,没拿,眼下只有憨憨。所以小丫把憨憨抱起来送到蓝衣女子面前,让她也抱抱。

  小丫鬟尖叫一声就跑了,蓝衣女子却没有什么奇怪,见憨憨鼻子上下翻动,觉得有趣,就从竹篮里拿出几棵野菜,喂憨憨,看小猪不客气的全吃了,小丫就从女子的篮子里又拿几棵放手上,憨憨在小丫手上乱拱,热气熏得手上痒痒的,不由得咯咯笑起来。

  云烨把四头猪松开任由它们自己觅食,听到小丫的笑声,就寻声过来。

  只见一大两小三个女子围成一圈,正在逗弄憨憨,不时发出笑声,也不打搅,就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三人游戏。

  蓝衣女觉得旁边似乎有人,猛地抬头,看见一个身穿书院天青色长袍的少年男子站在一边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大羞,白皙的面颊顷刻间染上胭脂,却并不慌乱,抬手整理一绺滑下的黑发,站直身体,大大方方的施了一礼:

  “蜀中辛月见过云世兄。”她行的是同辈礼,也是官宦人家子弟常用的称谓方式,不造作,不拘泥,大大方方,没有丝毫的小家子气,云烨在心里大赞一声,手下却不敢怠慢急忙回礼:

  “云烨失礼了,方才见小姐与舍妹极为投缘,十分开心,一时不忍打搅,还望世妹莫要怪罪。"

  “辛月久处蜀中荒僻之地,不识礼数,让世兄见笑了。”

  云烨挠挠头,他最是不耐烦这种严谨的礼数,装一两下没问题,要是一直下去,就不会说话了。

  “玉山先生是在下最钦佩的前辈,玉山先生也视在下为贴心的晚辈,世妹如此多礼,倒叫我不知所措了。”云烨久处高位,又整日里与几位鸿儒厮混,就是沾也沾到几分书生气,再加上他来自后世无法磨灭的自傲,让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极为洒脱的气概。

  辛月笑着告辞,带着丫鬟离去,小丫恋恋不舍,不停的挥手大声喊:“辛月姐姐,我明天带着憨憨去看你,我家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云烨见辛月主仆走远,就在草地上摊开一个毯子,躺了下来,小丫也松开憨憨,头枕在云烨肚皮上说:“哥哥,辛月姐姐好漂亮,你说我以后有没有她那么漂亮?”

  漂亮?云烨倒没觉得,后世电影电视电脑上见多了各种各样的美女,辛月和她们相比还有差距,只觉得这是一个极为爽朗的女子,相处起来一定会很愉快。

  “小丫以后当然会长成最美的女子,哥哥保证,谁要是说小丫不美,哥哥就把他的腿给打折。”

  “可是我的头发很黄,没有辛月姐姐的漂亮,那个丫鬟还说我是黄毛丫头。”小丫头认真的给哥哥诉说她的委屈。

  “没关系,小丫以后只要好好吃饭,少吃些点心,就会长黑头发,比辛月姐姐的还漂亮,那个丫鬟下次遇到就把腿打折。”

  “不要,那样小秋就会成瘸子,辛月姐姐会伤心,咱们不打小秋.......”

  在兄妹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老奶奶就在在不远处的山包上往下看,婶婶姑姑姐姐叽叽喳喳的吵闹个不停,说是远了,看不清楚,也不知是不是好生养,被老奶奶一句话就给骂住嘴了:

  ”今天才是烨儿头一回见辛家小姐,你们胡咧咧什么,要是因为你们胡说把亲事弄飞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奶奶嘴上说的严重,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到玉山先生家里去拜望一下辛老夫人,顺便再仔细瞅瞅辛家小姐,老李纲的话实在是不能全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