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不好笑的笑话

    抛开杂乱的心思,云烨一头埋进书房,在开始自己的农夫生涯之前必须整理好书院的算学教材,前面关于小学内容的算学基础已经写到了第三部,只要把手里的第四部完成,初级算学就有了完整的概念。

  这里有对数学符号的认知,还有简单的实际应用。虽然李泰他们对一个管子进水,一个管子抽水,问几时可以把水抽干这种白痴行为大加反对,无奈在云烨的高压之下,不得不仔细研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水抽干。

  他们不想在自己的考卷上留下一个大大的零蛋,后世的应试教育在大唐展现了强大的威慑力。

  长安城里现在老友相逢已经流行问:“你家二郎考试成绩如何?”这种新颖的谈话方式,考得好的学生,家长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态,却在嘴里谦逊的说:“一般一般,书院第三”。

  至于考不好的学生,每月一次的回家,就如同过鬼门关,日子过的战战兢兢,毫无生趣可言。

  写完最后一个字,云烨放下手中的炭笔,用湿布擦一下脸,推开房门,见老庄挎着横刀,站在门前,如同门神。

  没办法,老奶奶现在要是发现云烨写字,只要是白天,就会紧闭大门,谢绝访客,亲自坐在摇椅上守在门口,写完后就会殷勤的给孙儿收拾书房,不让别人沾手。

  至于到了晚上,家里最最忠心的庄三停就会出现,久而久之,家里的仆役丫鬟,没有重要的事,就绝对不会踏进书房院子一步,这样的变化,让老奶奶很是满意。

  “老庄,已经三更天了,去休息吧,我今晚已经写完了,你不用总是守在这里。”

  “侯爷,您的大事重要,俺老庄身子壮着哪,少睡两时辰不碍事。”

  “哪好,就陪着我说说话,这闷了两天了,身子都快生锈了,松快一下,说说,家里怎么样了?你才成亲,多陪陪婆娘才是真的,没事干守着个书房算怎么回事,别弄的婆娘埋怨。”云烨对奶奶把书房弄成白虎节堂有很大的怨念。

  “俺那婆娘是乡下人,粗手粗脚的,要不是看她一副好生养的身板,小的才不娶呢,还敢掺乎老爷们的事,抽不死她。”说起婆娘,庄三停就一副眉开眼笑的弥勒佛样,听说是好人家的闺女,老庄用钱打败了N多求婚者,才顺利抱得美人归,成亲那天,云烨去了,这时候没有蒙盖头的恶习,新娘子穿着大红的新嫁衣,浓眉大眼大嘴巴,标准的关中闺女,身材高大健硕,和老庄很配,就是年纪小点,只有十六岁。

  “别臭美了,背地里不知道是顶板凳呐还是跪炕沿,现在跑这里装大爷。”云烨就不信老夫少妻会有平等这么奇怪的事。

  “真的,侯爷你可不要糟蹋人,俺老庄顶天立地的汉子,会被婆娘指三指四的?您要不信俺现在就去揍她。”

  “消停一会,谁让你去揍婆娘了,没出息的汉子才打婆娘,把家里日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强。”军伍上的人二百五就是这样的来的,经不得激,一激就炸。

  姑姑拎着一个食盒从月亮门那边过来,见云烨和庄三停在说话,就把食盒打开,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从大碗里舀出两碗粥,又取出两只小碟子,里面的菜很少,还有一小碗盐水煮蚕豆,酒壶里是葡萄酿,云烨睡前有喝一点的习惯,这是从后世带来的坏毛病,奶奶却认为这是富贵人家才有的好规矩。

  招呼庄三停坐在自己对面,给他倒一杯,自己也来一杯,庄三停早就熟悉了云烨的脾气,也不客气,一口就把酒抽干了,端起粥碗西里呼噜的就灌了下去,菜是一口没动。

  姑姑进了书房悉悉索索的在整理书稿,不用说她就是奶奶派来的。

  “老庄,现在庄户们的日子过得怎样?还能不能吃饱饭?”

  “侯爷,这天底下的庄户都是一个样,粮食总是不够吃,这也奇怪,越是穷人,就越是能吃,小的在府里吃饭,米饭有三碗就够了,在家里不吃四碗就觉得没吃饭,也不知是个什么道理。”

  "没油水,你知道么,人就不是光吃粮食就可以的,还要吃肉,吃菜,吃各种杂粮,吃果子,才可以,府里的饭食花样多些,你多吃一口菜,就会少吃一口粮食,多啃一个果子,也会少吃一口粮食,再说了府里的饭食用的油多,自然扛饿,这不是你家里能比得了的。"

  云烨很失望,庄三停避开了农户的实际生活情况,用自己的一个不可笑的笑话岔开话题。

  云烨调查过,庄子上百分之九十的人处于赤贫阶段,就是说,家里没有能够支撑一年的粮食,要靠野菜,野果来度饥荒,要想靠副业养殖是不可能迅速让他们脱离贫困的。

  让他们养鸡养猪是在增加他们的生活负担,人都吃不饱,何谈其他。夜半三更还在地里刨土的庄户不是没有,不是白天没空,而是为了怕干活把衣服磨烂,赤着身子躲着人在夜里种地。

  云烨要当农夫的心思就是听到了这个笑话才起的。

  书院很重要,在云烨看来,自己的梦想就是要靠书院来实现,这里是培养高端人才的地方,将来要开枝散叶的。从那个笑话里云烨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没有民众基础的高等学府,只能是昙花一现。

  这是往自己脖子上套枷锁啊,明明有快乐逍遥的日子不过,自讨苦吃,人自从有了野心,就要面对痛苦,一切都是自找的,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物质极大丰富时代的人,他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的领地出现这种状况,因为那是对人的一种亵渎。无论在后世的云烨,还是大唐的云烨都不会允许这样的笑话再次出现。

  佛经有云:如人在荆棘林,不动即刺不伤,妄心不起,恒处寂灭之乐,一会妄心才动,即被诸有刺伤。”

  抬头看着中天的明月,云烨久久不做声,庄三停悄悄的起身在四周巡梭,姑姑收拾完书房,见侄儿发呆,就把身子隐在房檐的阴影下,担忧的看着,不做声,她感觉得出整个院子里都充满了不甘。

  求推荐啊,求推荐啊,求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