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刀

    自我已升仙:

  从房间里退出来后,云烨没有继续喝那壶凉了的茶,而是来到船底一个幽暗的房间,水军的士兵似乎都遗忘船上还有这么一个房间,云烨揉了揉眼睛,似乎不太适应黑暗的变化,然而一声完全不像年轻人该有的话语已经从他嘴里出现:“都安排好了吗?”

  一个阴暗角落中传来了一句回复:“除了二组带人观察倭人的船只,其余人马都已到位”

  云烨挥了挥手,房间又恢复到一片沉默。

  走出船舱,望着满天星斗,云烨无声地陈述一个事实:“开始了啊...”

  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什么时候建立,恍若原本就存在般,这个只有寥寥数人领导的机构,却光明正大地在长安衙门后办事,而它的作用,连皇后也只是隐约猜到点什么,那群只会争夺利益的勋贵们只知道那是个纨绔子弟云烨和皇子们胡乱搞出来负责水文气象的小衙门,因为李二对这个抢了袁天罡职能的部门不闻不问,也就没人因为机构重叠造成冗费的缘由去开罪皇子们。

  然而,不论披着羊皮还是狗皮,潜藏的终究是狼,终将露出锋利的獠牙,伺机择人而噬。

  太子李承乾本应在太平钱庄督促着粮款,却坐在小衙门的暗室里喝茶,旁边坐着的是本该在宫里研究火药的李泰,随着一声哨响,太子面无表情地把书掷下,起身和李泰走到一个棋盘旁,微笑着开始一局无数人为之战栗的棋局。

  鸿胪寺外,一道璀璨的烟花从安置倭人的舍馆旁蹿上天空,让人不安的是遥远处又有一道烟花,似乎在呼应着同伴,几十道黑影快速进入了几家勋贵的府邸,不等主人家的呵斥响起,几声身体落地的声音便低沉的传来,让其余抵抗者恐惧的是,原本隐秘严密看护的密室,却走出来几个正在赏玩夜明珠或其他古玩的白衣人,无一例外,他们脸上都带着一丝矜持的微笑,在火光照应下,显得格外诡异。

  护卫们愣神的那一刻,几声惨叫传来,原本的同伴竟对他们挥刀相向......

  黑影再次没入阴暗角落。而这样的场景,在多处上演着。

  打更人的声音再次传来,穿破无边的死寂,仿佛一切不曾发生。

  安置东瀛使团的房门刚刚打开,几支弩箭便刺入了护卫的胸膛,这些护卫原本应该用财宝贿赂官员们,讨好般得到各种工具图纸,和对他们来说是上天才创造得出的智慧产物并且在长安市井中吸取一切情报,却早早死在这。随即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东瀛公主,尔等涉嫌窃取唐国机密被羁押,禁止离开此地。”

  皇宫中最高的听潮阁上,原本已该安寝的李二眯着眼看着这场演出,在烟花的照映下,他狠狠的拍了拍栏杆,厉声道:“朕的宏图伟业,岂能因这些蠹虫而停下脚步!”

  一只信鸽落在甲板上,带来的信很快便送到云烨手中,虽然这是许久前的信息,但云烨还是笑了起来:“很好,让他们继续跟着西域人,保持与四组的交接。”

  走到船舷边,云烨深深吸了口气,不禁欣慰想到这把刀终于开始舞动了,前世就有人格分裂的他在穿越时狠辣的第一人格便因造物主的力量沉沉睡去,等到苏醒之际,

  想要利用上天恩惠打造一个庞大帝国的他却继续装着市井小民心态的第二人格,因为便是发现这蒸蒸日上的大唐帝国如同野兽般被束缚着层层利益的绳索,哪怕是李二也不敢动摇,因为它是大唐的根基,无数世家和勋爵构成的团体。对外征战不符合世家想在盛世捞取的利益,因为所有与军队有关的生意将与他们无关,盛世才能操控的民生在战时无人敢碰,否则将会被李二找到个借口来吃掉他们。勋爵们警惕着因战功冒出来的新竞争者,目光短浅的他们固执地认为饼还是那么大,而分的人却多了......甚至一些将领过惯了舒适安逸的生活,也不愿再启战端。而这些年轻一代的翘楚,当云烨与野心勃勃却受挫的皇子们碰撞时,产生的火花可想而知!书院里最优秀的学子,百骑里最忠诚的探子,从百战之师退出来的悍卒...没有人能想象这只老虎出笼后带来的威慑。

  没有谁能比云烨更明白东瀛的野心,这个不断偷取他人文明和力量的国家,当没有什么需要在学习时,它就会露出贪婪的野心。所以,当今晚烟花灿烂时,遣唐使的旅舍中将会燃起滔天大火,一切阴谋伎俩都难逃终结,一支舰队将登上东瀛,用火焰摧毁一切,掠夺能得到的资源,就像它未来做的那样。而高丽的那场战斗,将会让所有人恐惧的闭上嘴,如果他们还想与唐做生意和活命的话.......盖苏文将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英雄事迹还没来得及发展,就将连同那令人厌恶的自傲都将被不可抗拒的力量炸的粉碎,失去玩耍乐趣的云烨也无视那个自矜看不清形势的高丽蠢女人,六组的拷问人员会让她吐出一切秘密......

  刀,出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