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众矢之的(下)

  “杀呀——”一声之间,喊杀之声,巨大蜗牛逃亡的轰隆之声,响彻了千里。

  李七夜所逃过的地方,就极富有感染力,见他在逃亡,看到他的人都不由眼红,都跟着追了下去。

  “红天秘派的掌门,飞鹰小国的皇主,九头龙堡的堡主,盘枯教的教主……”在蜗牛背上,李霜颜仙芒如圣莲盛开一样,当她的“无垢体”爆发之时,万法不沾,轻而易举地击退了后面追杀上来的强者。

  一开始,许多大教的教主还能忍着不出手,但是,见李七夜越逃越慌,加入争夺之战的人是越来越多,他们终于忍不住了,一时之间他们也冲了上来,直取李七夜,欲活捉李七夜。

  李霜颜长啸一声,无垢体暴发了惊人无比的潜力,诸法难于近身,剑荡八方,一下逼退了追杀上来的大人物。

  但是,当追杀上来的人是越来越多,就算李霜颜实力惊天,依然也是应付不过来,一时之间,李霜颜是陷入了苦战,捉襟见肘。

  一时之间,无数人都红了眼,所有人眼中都只有“鲲鹏六变”这样的帝术,一场追逐战暴发,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不论是大教的教主,还是疆国的皇主,都恨不得自己先把李七夜抓到,以免落入他人的手中。

  “古铁守并没有跟来!”而一路追下来,一直都没有出手的江左铁衣见李七夜疲于逃命,整个局面都由李霜颜苦苦支撑着,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肯定古铁守绝对没有跟来。

  “小鬼,哪里逃——”江左铁衣终于出手了,厉喝一声,一口气追杀上来。

  江左铁衣一出手,甚他一直都冷观的王侯都再也忍不住了,都纷纷大喝一声,向李七夜出手。

  一下子有这么多王侯加入,就算李霜颜再逆天也无法击退他们!一时间,李七夜他们陷入了危险局面。

  “冲进去——”见时间成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牛奋驮着他们冲入了无人区。

  牛奋就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像是拼尽了吃奶的力气,轰隆之声不绝,一口气冲入了无人区!

  一路追杀,他们已经不知觉间逃入了极危区,但是,一路狂逃,依然没有见到天兽寿精出现,这让大家胆子更大。

  现在,李七夜竟然一口气逃入了无人区,这让后面追杀而来的所有修士都不由顿了一下,所有人,都纷纷地停了一下脚步。

  “我们进去!”江左铁衣也停顿了一下,最后,一声沉喝,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轰——轰——轰——”江左铁衣一声令下,一支铁骑如风卷残云一样从后面冲了上来,跟着江左铁衣冲了进去。

  “江左侯,江左世家的铁骑!”见到江左侯带着铁骑突然冒了出来,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动容。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江左侯根本就没有回江左世家取宝物,他一直都留在魔背岭,他只不过是伺机行动而已!

  “江左世家都进去了,我们还犹豫什么!”有疆国的皇主大喝一声,带着弟子冲了进去!

  “没错,神王之器出世,寿精天兽已逃光了,我们杀进去,不单要夺帝术,更是要夺神王之器!”有大教教主也沉喝一声,一马当先,带着弟子冲了进去。

  因为忌惮于无人区的百万年寿精、天兽,一直没有人敢轻易涉足探试,但是,现在大家冲过了极危区都没有见到有天兽寿精,这让所有人都胆子更壮,都跟着冲了进去。

  李七夜指使牛奋,一口气冲入了无人区,而一进入无人区之后,牛奋的速度如闪电一样,不单是无声无息,而且速度更快,哪里还有刚才慌不择路的模样!

  李七夜轻易就甩掉了后面的追兵,勘视了一番这一带的地形,最后笑了一下,摘来了几颗很大的野果。

  李七夜捏破了野果,果汁喷了李霜颜一身都是。

  “你这是干什么——”被一股难闻的果汁喷了一身,李霜颜一下子跳起来。

  李七夜把果汁喷在自己的身上,也往牛奋的巨壳上喷了许多,然后笑着说道:“没什么,让我们来去引羊入虎口。”

  江左侯他们冲入了无人区,但是,追丢了李七夜,这让江左铁衣不由愤愤地说道:“早知道古铁守根本没跟来,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既然无人区不见有寿精天兽出现,我们翻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江左侯冷冷地说道。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齿,此时他也肠子悔青了,自己太过于谨慎,错过了好机会!

  闯入了无人区,没见任何天兽、寿精,这让江左侯他们心里面大宽。要知道,百万年的天兽、寿精所统治的领域极广,一旦闯入它们的领地,会立即招来天兽寿精。

  然而,他们闯入了无人区,连一只天兽寿精都没有看到,这就意味着所有天兽寿精已经全部逃光了。

  “轰——”就在江左铁衣他们后悔之时,突然,前面一阵轰鸣,远远看到巨大的蜗牛从一个深谷中逃了出来,往无人区更深处逃去。

  “哪里逃——”远远一看到巨大的蜗牛,江左铁衣厉叫一声,带着铁骑追了下去。

  “在那里——”牛奋的动静太大了,一下子惊动了其他人,一时之间,所有追入无人区的修士宛如一窝蜂一样,全部向牛奋逃走的方向追去。

  “千万别让他们逃了——”此时,吆喝之声不绝,无数人纷纷追了下去。

  然而,这一次巨大的蜗牛似乎是逃累了,再也逃不走了,当巨大的蜗牛爬到一座巨大山岳的半山腰的时候,再也爬不动了,气喘嘘嘘。

  “这一次你们哪里逃。”眨眼之间,几十个大教古派、疆国圣地的强者冲了上来,一下子把李七夜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江老,这可不是你们江左世家可以独吞的。”江左铁衣正要动手的时候,此时,已经有一个王侯挡在了那里。

  “怎么,就凭你也敢与我江左世家争帝术?”此时,江左铁衣双目一厉,冷森森地说道。

  这个王侯也冷声地说道:“江左世家虽然强大,但是,敢与天下为敌吗?我盘枯教联合了十·六·大·教疆国,江老真的要我们为敌吗?”

  “没错,江左世家不能独吞帝术!”此时,把李七夜围得水泄不通的诸多大教的强者都不由大声说道。

  此时,大家都对李七夜垂涎三尺!但是,谁都不愿意错过帝术。

  一时之间,所有门派的强者在对李七夜垂涎三尺之时,又是剑拔弩张!

  “诸位,听我一句话如何?”此时,高坐蜗牛背上的李七夜悠然地笑着说道:“以我看,大家还是散了吧,为自己留条命,好下半辈子享清福!”

  “小鬼,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此时,江左铁衣冷森森地喝道,在他眼中,李七夜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对于江左铁衣的话,李七夜也不动怒,笑吟吟地说道:“我可是一片好心,如果大家不听劝,那只能用你们的鲜血来染红这片大地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引得哄堂大笑,所有人都哈哈地大笑起来,有一个大教的弟子指着李七夜笑疼肚子,大笑地说道:“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就凭你这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鬼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不知死活的东西,死到临头,还没有觉悟!”江左侯冷森森地说道。

  李七夜瞥了江左侯一眼,悠然地说道:“狗,永远都改不了吃·屎,江左贤王一生就是伪君子,他的子孙后代,也好不到哪里去。看来,你们江左世家是天生的孬种,出尔反尔!”

  此时,不免有人不屑地看了江左侯一眼,毕竟,他与李七夜的赌局在先,现在又反悔要强夺帝术,言而无信,小人行径!

  江左侯脸色铁青,最终,他森然地说道:“既然你都是砧板上的鱼肉,你我之间的赌局,那已经不算数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环视众人,说道:“也罢,既然你们都不知道死活,那今天也不要怪我心狠,今天这里注定是尸骨如山。还是一句话,挡我道者,杀无赦!”

  “哈,哈,哈——”一时间,又是一阵暴笑响起,所有人都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李七夜。

  连江左侯都笑了起来,冷笑地说道:“无知的东西,死到了临头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无敌人物,夜郎自大……”

  “轰——轰——轰——”然而,江左侯的话还没有落下,这座巨岳的山顶竟然一下子裂开了。

  “轰——”随着一声巨响,一股浩瀚无匹的气息冲天而起,在这瞬间,一个巨大的影子从裂开的山顶冲了出来。

  一头巨大的天兽出现在了众人眼中,只见这天兽如巨猿,背上却突起了一支支粗大的骨刺,每一道骨刺如是吞吐着黑芒,如同凶枪一样直刺天穹。

  这头巨猿竟然背生双翅,当双翅张开的时候,遮住了天空,垂落了一道道黑暗杀伐的法则,每一道法则如同是铁链一样,铛啷作响。

  早起鸟儿有虫吃,同学们,你们的推荐票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