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魔背岭(下 )

  如此难熬的时代,直到十年前才结束。

  所以说,在十年前,无数的天才止步于真人境界,能成为古圣的,那都是惊艳一界的天才,在这三万年中,不知道有多少天才悔恨生不逢时!

  “轰——轰——轰——”天际间,一阵轰鸣之声响起,突然间,有一支铁骑踏空而来,这支铁骑踏碎虚空,胯下的神骏宛如闪电一样,瞬间百里,在虚空中拉起了长长的虚影,这支铁骑横空而来,就好像是流光逝影一样。

  “咴——”随着一声长嘶之声,如钢铁洪流一样的铁骑瞬间止步于断崖上空,整支铁骑近千人,然而,止步阵营,却是整齐无比,动如行云流水。

  这一支铁骑的队伍清一色的是神驹铁甲,宛如是刚从沙场中回来的凯旋铁旅,整支铁骑的每一个弟子都是冷厉杀伐。如此整整一支队伍,冰冷无情,杀意冲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见如此的铁骑,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能培养出如此的铁旅,这可想而知是何等惊天的来历,这是何等强大的门派疆国。

  “江左世家——”见族徵,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动容,这可是真正的古老传承。

  连紫霞观的观主都不由喃喃地说道:“江左世家这一世的确是咄咄逼人,但是,他们这一世也的确是人才辈出呀。”

  见到如此古老的世家,那怕是飞蛟湖这一群舛骜不驯的大妖都不由脸色一变,不敢去招惹这等古老的存在。

  “江左世家呀,比洗颜古派还古老的存在。”有飞蛟湖的一位蛇妖王都不由忌惮无比,喃喃地说道。

  江左世家的铁骑,乃是由一位青年所统领,只见这个青年乃是冷峻无情,他颀修的身躯包裹在神铠之中,整个人宛如是铁山玉柱一样,但是,他从神骏上跳下来,却轻盈无比。

  “江左侯,此子了不得,二十出头,便被人称之为侯。”就算是混元侯这样的正牌王侯,一见到此青年,也不由为之动容。

  一见左江世家到来,就算是镇威侯也不敢托大,亲自相迎。

  “江左世家,好古老的世家,它不单是比洗颜古派还要古老,甚至听说,江左世家曾经出了一位了不得的贤王,曾经是明仁仙帝年少时的大敌,甚至听说,明仁仙帝年少之时都曾经在他手中败过。”飞蛟湖中的一位老龟王喃喃地说道。

  “江左贤王。”飞蛟湖的老妖王也不由动容,说道:“听说他曾经是明仁仙帝年少的大敌,可惜,最后还是败在了明仁仙帝手中,未能承载天命!”

  其他的修士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脸色大变,此时才知道江左世家是多么的可怕。明仁仙帝年少之时可以说是罕逢敌手,虽然他出身平凡,但是,他年少之时曾经是横扫无数强敌,甚至明仁仙帝还年少之时曾经入葬地,战旧土,这是何等无敌的少年。

  然而,江左世家的老祖竟然还败过年少时的明仁仙帝,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江左贤王,在那个时代,的确是响亮人皇界的年轻天才。

  “江左侯,其风采直追他的祖先江左贤王。”有紫霞观的老道喃喃地说道:“听闻江左世家对他寄于厚望,认为他必能超越他的祖先江左贤王!还未出道艰时代之时,江左侯就已经是头角峥嵘了,现在有传闻他已经是一脚踏入王侯。”

  江左世家驾临之后,来了不少的大教疆国的弟子,不过,他们的威风都不如江左侯,江左世家能屹立到现在,也的确是有着他们惊天的实力。

  随着一帮帮的大教疆国的弟子到来,这使得断崖之上是人山人海,驻扎了不少的修士,有门派是宝阁悬空,门中弟子直接住入宝阁,也有的门派驶着一艘巨大的古船而来,这既是他们的飞行宝物,也是他们的临时居所,也有修士是三三五五成群围在一起,高谈阔论……

  然而,前来魔背岭的修士远远不止这些,在天空之中,时不时有大教疆国的弟子驾临,有踏剑而来,有坐飞鹏而来,也有坐着一座巨大飞山而来……五光十色,光怪陆离。

  甚至可以说,从陆地上走着来的,已经是没有资格进入魔背岭了。毕竟,对于修士来说,达到了真命境界可以御宝物飞行,达到了天元境界可以遁天踏空!

  一个修士连飞都不会,这足够说明他的境界是何等的低,如此低层次的修士或门派,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魔背岭。

  “轰——轰——轰——”就在不少修士翘首以盼看还有什么大教疆国要来参加这一次魔背岭盛宴的时候,突然山震地晃,好像是有地牛翻身一样,不少修士被吓得纷纷飞上天空。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魔背岭要开了?”有修士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但是,很快,大家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在这个时候,很多人看到前面有一只巨大的蜗牛慢慢爬上断崖,这只蜗牛巨大得像一座山一样。

  看到这只巨大的蜗牛,很多人都傻眼了,只怕很多修士穷其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蜗牛,更让人傻眼的是,这只巨大的蜗牛背上,竟然坐着一大群的人,甚至是上千的人。

  看到这只巨大的蜗牛慢吞吞地爬上断崖,一时之间,断崖上的无数修士都不由哄堂大笑,只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搞笑的事情。

  “靠,你们有脚不会走呀,坐在蜗牛背上,这不是要压死蜗牛吗?”有修士感觉这一幕太搞笑了,忍不住笑着摇头说道。

  也有修士扬声大笑地对蜗牛背上的人喊着说道:“你们的蜗牛爬得这么慢,要不要大家帮你们推一把,不然,你们何年何日才能爬上来。”

  这样的话又是引起了一浪的大笑,不少人看到骑蜗牛的这一幕,都觉得太离谱了。

  当然,蜗牛背上的人正是李七夜他们,以牛奋的速度,瞬间也能爬上断崖,而李七夜只不过是怀旧而已,慢慢欣赏四周的风景。

  对于前面一阵阵的笑声,像屠不语、古铁守他们这样的老修士倒是能安稳地坐在那里,至于脸皮薄的骆峰华他们这些年轻弟子,只好是干笑几声,也有些尴尬。

  唯有李七夜是老神在在、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一派是游山玩水的闲情,根本就没有把前面的嘲笑声放在眼中,骑着蜗牛行走在山岗上,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骑着神驹慢步在自己的后花园那样惬意轻松。

  “是洗颜古派的人。”当蜗牛爬上断崖之时,有宝圣上国的修士、门派认出了洗颜古派的旗帜,不由说道。

  见是洗颜古派的人来了,这一时间引得有些人不由面面相觑,三万年前,这里可是洗颜古派的地盘,在当年,谁敢像今天这样聚集在这里?今天洗颜古派没落了,不单是天下各派能聚集于此,连作为主人的洗颜古派,也早就失去了进入魔背岭的资格。

  三万年以来,洗颜古派自从与圣天教大战惨败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过魔背岭,作为这片疆土的主人圣天教,也不会同意洗颜古派再染指魔背岭,事实上,洗颜古派再也没有实力染指魔背岭。

  然而,今天洗颜古派却来了,这引得不少修士为之相觑,洗颜古派来了,这就意味着将与圣天教、宝圣上国冲突。

  特别是宝圣上国内的一些门派传承,更是暗暗吃了一惊,前不久,洗颜古派处决了董圣龙、烈战侯,更是嚣张到碾灭了人皇意志,这掀起了惊涛骇浪,大家都认为洗颜古派与宝圣上国撕破了脸。

  但是,后来九圣妖门掺和了一脚,这才平息了这一件事情。然而,这件事情才过没多久,现在洗颜古派又跑来魔背岭了,这岂不是与圣天教过不去吗?

  李七夜高踞于牛奋的背上,望着断崖边上的那古老石门,心里面不由一阵感慨。

  “止步——”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响起,镇威侯带着队伍拦住了去路,厉喝道:“古铁守,此路不通!”

  此时,镇威侯乃是怒气冲天,毫不收敛自己的王侯气息,滚滚冲了过来,根本就是想镇压洗颜古派的弟子。

  “何来不通?”古铁守站了起来,盯着镇威侯,说道。

  镇威侯怒目相向,他与董圣龙可以说是私交甚好,然而,董圣龙却被洗颜古派处决了,这怎么不让他仇视洗颜古派,若是此时不是有人皇命令,只怕他都会为董圣龙讨回公道。

  “就凭你洗颜古派区区小派也敢来这里?”镇威侯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们洗颜古派没有资格入魔背岭!”

  “就是,现在魔背岭早就不属于你们洗颜古派,有多远就滚多远吧,别自找麻烦。”在座有宝圣上国的人马冷笑着说道。

  高踞于蜗牛背上的李七夜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镇威侯一眼,他闲定地说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人能挡。古长老,让他滚!”

  三更完毕,累,吃饭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