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入魔

    入魔是三个人的入魔史,莲生,宁缺以及我的。

  写莲生是要写惊才绝艳的一代人,那一代被轲浩然夺去光彩的了不起的人,并借此为引说出小师叔的故事,带出宁缺入魔的过程,讲解将夜里的魔到底是啥。

  如果这算副本的话,这个副本的细纲是我用了几个月时间才确定下来的,不是说复杂到了这种程度,而是权衡是否这样做花了很长时间,这么做实际上最节约字数却最容易被说拖戏,说实话,这是很白痴的选择。

  我曾经设计过更简单的方法,绝境接着奇遇,逼宁缺入魔,下一卷再碰着魔宗传奇,再来说小师叔的过往。

  这么写更顺畅更有起伏更好写——分散开来拉长时间线条,转换场景以避免读者感到枯燥,可以更自然更轻松挣更多钱,现在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这种,你们看的累,我写的也累。

  我当然知道怎么写更符合商业写作要求,但我还是像现在这样了,因为我对写人更有兴趣,而且将夜里的道魔之分不是纯粹情节和世界武力构造的对峙,必然要涉及到这个故事最根本的问题,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值得详解,这种选择有些走火入魔,但俺喜欢。

  其实这段情节如果每天六七千字也就一周便完了,按我用心程度折腾的东西看,估计不会出任何问题,喊好的声音肯定也会大很多。

  只是五一要回湖北给老父亲祝寿,而且我在书评区和你们打赌存稿,所以我一直在尝试存稿,在现在遵医嘱不能长坐的情况下争取存稿,真的很辛苦。正是因为身体和存稿的缘故,连续入魔十五章,前面三分之二的部分一直没有办法淋漓快活地展给大家看。情节要害处总是在断,对阅读快感来讲有极大的损害,相信你们在看的时候会有骂娘的时节,其实我骂的更厉害。

  最近这几天我更新不畅心情也不畅,憋的厉害,憋到今天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一次性祸害完了。好不容易攒些稿子就这么扔出来了,这个选择其实也挺走火入魔的,大概是因为我的肚子早已经被脂肪厚道仁义大气以及才华诗书之类的事物填满,实在崩不住这劲儿?这么说真的大丈夫?

  不要骂我了,我肥肚子绑着腰带看电视,违背生活原则躺在床上静卧吃零食,不容易亚,大家都不容易,所以更要互相理解携手相伴,并肩向和谐社会前进嘛。

  只是我现在累且废之,又干涸了,想着五月中旬去上海开年会,我就感到浑身寒冷,后面这些天我会继续装死,并且自省一下为什么总是忍不住,五一双倍月票时我如果不能暴发都是被你们害的,到时候你们可要对我负责啊!

  最后顺手要月票要推荐票,此后一直到双倍月票期间,大概都找不到什么理由了,便只好这时候呼喊呼喊,可怜见的。

  明天周六休息。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