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唱歌给您听

    桑桑唱完了歌,轮到我来唱,唱的不复杂,就那么好几百个字的话,我的罗嗦大家都知,所以我也不怕被指责,而且我本来就喜欢说唱,我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段将夜开篇以来的重要节点终于快写完了,只剩下一个尾巴,大概两三章就可以搞定,那是余韵,喜欢又比较好写,也就是说我基本解脱了,我这时候的感觉很复杂,或许真的就像宁缺这时候的感觉,下一章会表现出来。

  夏侯还没有死,但已经死了,我只是要给他一口气交待遗言,虽然老套了些,但我比较偏爱,并且这段剧情需要,在故事里,需要简单干脆的时候,自然有简单干脆的搞法,我做过。

  然后向大家报告:明天周六休息,后天周日我想请一天假,想下一卷的内容,虽然第二卷还没有写完,但得提前准备,这些章也确实让我累到虚了,需要休息一下。不是手累也不是心累,是脑子累,我脑子向来不好使,这段情节的煎熬,直接把我不多的大脑容量又损了大半,这时候我的智商基本为零。

  二十四天什么话都没有说,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码字编故事,捕原来的故事,砸现在的故事,把前面铺垫的所有事情都砸了出来,就像宁缺砸符一样,我没有半点吝啬,因为不这样杀不死人,不这样我前面写那么多做什么。

  因为能力问题,质量便是我能写出来的质量,好吧,不横向谦虚了,我本想说这场戏,基本达到了我的标准,但实际上超过了我的标准,我很高兴。我很高兴终于把那个不是书上的故事讲了出来,我喜欢二师兄坐雪桥不打架胜过打架,我很高兴终于写到二十三年蝉,最后暴了本命,我最喜欢桑桑了。

  最高兴的是终于可以喊声票了,这个月总得踏踏实实,诚诚恳恳拉次票。

  要票需要理由,质量不敢提,数量更不好意思提,态度说多了也烦,怎么拉咧?我写的很高兴啊,你们看的高兴不?高兴就把票票投给我吧!

  推荐票和月票,欢迎大家投给将夜。

  谢谢。

  其实我这时候真的写的有点兴奋。

  不谦虚地说一句,也许真不见得好,但是是我喜欢的铺排方式。

  真诚希望您也能喜欢,希望您看的高兴。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