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卷末闲唠

    本想像庆余年第三卷之后那样每卷结束就写个非常正式的卷末感言来着,但确实这几天熬的太厉害,实在是精神不支持。

  最近这些天写的不多,但特别苦。原因简单,就是因为这一卷要结束了,有些畏惧。这种心理大概大家都能理解,开始新的篇章,迎向未知总是令人感到不安的,甚至导致最后这几章的叙事都出现了问题,我强行纠偏纠的非常痛苦。好在最难的门槛我们已经跨过去了,不管怎样未知,下一章便必然是新的,那么我就只有老老实实勇敢地继续写。

  将夜的第一卷现在回头看来,达到了我自己的要求,并且还稍微超过了一些些。所谓超过的那些是指写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比较美好的那些画面和感觉,这些都是大纲里脑海里不可能提前预备的东西,认真写了便自然出来了,这个很好。

  不好的方面还是老问题,想着不灌水,但有的章节还是写的拖沓了些罗嗦了些,不过将夜前面这几十万字应该算是很结实了,我第一次对自己拿起了屠刀,删掉了很多可以不写的情节,缩了很多原本可以细写的情节,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得到我自己认可大概应该有资格生存的情节。

  关于故事的脉络和男主角的境遇,我确实不擅长严谨而有序地进行,严谨大概能勉强做到,有序真是比较麻烦些,我爱好活泛一些整,所以将夜第一卷里,基本上我便把这个世界完全地抛出来了,以后咱们便在这个世界里折腾,当然现在还只是表面的世界,以后会更深入一些。

  第二卷我不知该怎样预告,总之希望能比第一卷紧凑一些,注意,是希望哈,不见得有能力做到,说明类的东西当然是越少越好,然后我要让宁缺大杀四方,打不赢的也要开金手指赢,如二师兄愿。

  现在写将夜时的心态,和写庆余年间客时不一样,倒真的很像写朱雀记的那时候,自己特别主动地在故事里面寻找自己的快乐,然后争取也能让你们看的时候能高兴,心态特别光明,仿佛事隔多年又要找到赤子白痴心似的,不过现在的情绪自然要比那时候焦虑多了,毕竟人到中年事情多。

  以前说过很多次,这里再重复一遍,朱雀记我喜欢的是后三分之二,前面三分之一我写的时候心态是有问题的,甚至是不好的。

  闲唠结束,下面说书评大赛的事,呃,还是麻烦大家去书评区置顶看吧,截稿日是二月六日,奖品很丰厚噢,除了奖金还有将夜的实体书……这个,如果到时候能出版的话,如果到时候还出不了,那就往后顺延一下哈。

  明天周六休息,刚好想下第二卷的事情,双倍最后一天休息,这是应该的,呃,顺便要个月票和推荐票,这次之后一月是不会再要月票了。

  最后,我是桑桑党。

  。

  。

  。

  。

  。

  。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