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看透了本质

    萧贺鸣大笑了好几个呼吸后,头更加的高高昂起,蔑视的扫了苏尘一眼:“小子,你知道什么是企业管理吗?知道是什么是资本力量吗?知道什么是经营杠杆、投资回报、现金流量、存货周转率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你这种土傻帽,到底是哪个土疙瘩来的?就你也想参与到家族争斗、公司权利争夺上来?帮我妹妹?还想威胁我?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噗……”萧贺鸣身后,王经理等以及那几个律师,强忍着笑,却怎么也憋不住了,同样是看沙比一样看着苏尘。

  苏尘的穿着打扮,实在是有些太朴素,难听一点,就是穿的很孬,年纪看起来又不大,他们这些精英企业家、精英律师,都是社会的上上层人士,能看得起苏尘就怪了。

  尤其是苏尘那让人无语的威胁,说实话,他们都尴尬了。

  他们见过说大话、装模作样的人不少,但,如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样苍白无力的,真心没有。

  他们忍不住都在好奇苏尘小小年纪,这脸皮是怎么炼成的啊?真的挺厚啊!

  “我们走吧!”苏尘静静地看了萧贺鸣和他身后的几个人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继而,他对萧鸢道。

  话,他已经放下了。

  至少萧贺鸣二十四小时内到底是愿意离开华夏,还是不愿意?那就是萧贺鸣自己的事了。

  当然,萧贺鸣的选择,会决定他到底会有怎样的命运?

  “啊?”萧鸢先是一愣,接着,她点头,虽然搞不懂苏尘在做什么,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同意。

  “哈哈哈……小子,你刚才不是很能装的吗?草-你-妈-的,本少还以为你要站出来英雄救美、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呢!怎么现在就要灰溜溜的走了?”萧贺鸣盯着苏尘已经转身要离开的身影,肆意的嘲讽,心情大好。

  然而,就在这时,苏尘原本正在迈动的脚步停下了。

  苏尘转身。

  “看什么看?”萧贺鸣丝毫没有在意苏尘突然又不走了,更不在意苏尘看向自己的眼神,一个二十来岁的、可能还是学生的小子,他萧贺鸣还能怕了不成?

  苏尘嘴上沉默。

  但,他动了,电光火石之间,他一步跨前,站在了萧贺鸣的身前!!!

  “你……”萧贺鸣大惊大恐,突如其来的压迫和杀意,让他的心脏都要爆裂了,他双眼惊惧,刚想要大喊什么。

  可惜,只喊出了一个字,然后,他的头就被苏尘直接按住了,按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你……你……你做什么?”

  “草!你竟敢动手?

  “叫保安!!!”

  “放开少爷!”

  …………

  随着苏尘这么毫无征兆的动手,王经理等人也都脸色狂变,下意识的后退,大声的吼道。

  “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说脏话,所以,我生气了!”苏尘按着萧贺鸣的头,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的道:“我生气了,自然是有后果的!”

  下一秒。

  “砰砰砰……”

  清脆而又刺耳的声音陡然响起。

  清晰可见,苏尘按着萧贺鸣的头,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朝着办公桌的桌面上砸去。

  “啊啊啊……”萧贺鸣的眼镜彻底碎了,头颅的侧面,也在激烈的碰撞下快速肿胀、流血。

  剧烈的疼痛好似一根一根银针在他的头上扎,疼的他惨叫、眼泪横流。

  足足十多下,在办公室里所有人的注视下,苏尘就这么连续让萧贺鸣的头和办公桌碰撞了十次。

  枣红色的办公桌上,已经迸溅了许多鲜血,萧贺鸣惨不忍睹!

  萧贺鸣虽然没有死,但,也受了很重的伤。

  当苏尘停止后,他整个人已经抱着头,瘫软在地上,蜷缩着。

  “我的确不懂公司管理、更不懂经营杠杆、投资回报等等,但,我懂,拳头如果够大,能砸死一切!”苏尘淡淡的道。

  苏尘真的智商低吗?真的什么都不懂吗?不是。

  他只是看透了本质罢了。

  这是一个拥有修武者的世界,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实力最够强,比智商、手段、算计、阴谋等等都好用。

  以力破万法,仅此而已。

  他只需要强大的实力,就足够了!

  “前世,如果说,徐鸣是导致岚欣的死的元凶,那么,你就是导致鸢儿死的帮凶!”继而,苏尘冷冷的扫了萧贺鸣一眼,心里想到。

  前世,萧鸢最终因为那怪病而死。

  萧鸢的死的元凶自然是那怪病,可是,如果不是萧贺鸣抢夺萧家家产,萧鸢那半年不会遭受那么大的压力,也不会精神时时刻刻绷紧,更不会操劳那么多,如果不是萧贺鸣,萧鸢的病情不会在那半年狠狠加重,也许能够撑五年,而五年后,他医术有所成就的时候,是可以救萧鸢的。

  不远处,之前还嘲讽、得意的王经理等人,此刻,已经颤抖的好似被雷电打了,他们要不是扶着办公桌,可能都瘫软了。

  他们这些社会的上层人士,一直都是靠专业知识、心机手段活的,哪里见过这么赤裸裸的原始、残酷的一幕?

  办公桌上,那都是鲜血啊!!!

  几人盯着苏尘,眼神中全是畏惧,无与伦比的畏惧。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而他们,遇到的是,疯子,一个不要命的疯子。

  “你只有二十四小时的选择时间!”苏尘最后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带着萧鸢离开。

  直到苏尘离开后好一会后。

  “打120啊!!!啊啊啊……都愣什么?痛死我了!该死的杂碎,我……我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萧贺鸣疯狂的咆哮着,原本文质彬彬的一张脸上,只剩下怨毒的狰狞。

  电梯里。

  “苏……苏尘,你为什么要帮我?”萧鸢问道,她心底是害怕苏尘的,因为,苏尘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别人没有注意到,可她注意到了,不管是苏尘踢萧四那一脚,还是刚才苏尘教训萧贺鸣的时候,他的脸色和眼神都没有一丝丝的变化,就好像呼吸、吃饭一样正常,而这种正常却是最大的不正常,任何一个普通人在见血和动手的时候,都应该是有情绪波动的才是,苏尘偏偏没有。

  “我说,上辈子,我因你而生,你信吗?”苏尘笑着道,声音略带磁性,很温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