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面目

    宽敞奢华的办公室里,原本,萧贺鸣正与新丰天地的总经理以及几个高层,正在商议一些事,此外,还有几个城丰市数一数二的顶尖律师伴随萧贺鸣左右。

  一共七个人,已经在办公室里呆了三个小时了。

  前一刻,萧贺鸣正把自己的想法和提议说出来,是针对新丰天地的。

  他想要的是通过新丰天地,转移一部分萧家的资产,好处显而易见。

  第一,他手里会得到一大笔钱,至少十亿起步,就算他最后真没有拿下萧家,有这么一比资金,却也可以另起炉灶。

  第二,一旦通过新丰天地把萧家的资产转移一部分,萧家的财政必将出现问题,这对于萧贺鸣完全接管萧家旗下的企业,绝对是一种促进和帮助。

  本来,萧贺鸣兴致冲冲的,两眼都放光了,通过足足三个小时的商讨,拿出了很不错的具体方案,眼看着这场会议,就要完美的结束了。

  却不曾想!!!

  突然之间,那如同十级地震一样的轰鸣之声,一下子响起。

  且,办公室的大门在被苏尘一脚踢碎的同时,许多木头碎屑就像是利剑一样穿梭在办公室里。

  那么一瞬间,萧贺鸣当然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被那轰然震响吓得懵混、失神了。

  而其中两根木屑一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另一根狠狠的击中他的眼镜,眼镜直接就碎了。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躲啊!”

  “你们是谁!”

  …………

  旋即,包括萧贺鸣在内的七个人,下意识的看向门口,一个个大惊失色,慌忙站起来,质问、喝到,情绪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平稳。

  任谁面对这么一幕,也不可能心情平稳啊!

  尤其是,包括萧贺鸣在内,这七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修武者。

  “萧贺鸣!!!给我一个解释?”几个呼吸后,萧鸢从苏尘身后站了出来,她美眸锐利、盯着萧贺鸣,声音非常的冷。

  关于萧鸢的性格,苏尘再熟悉不过了……

  她外表看起来美丽、娴静、柔弱,可骨子里却极其的要强、自尊。

  前世,萧鸢一个人面对萧贺鸣的狼子野心,天时地利人和,一样没有,可最终,她还赢了萧贺鸣。

  从这一点上,足以说明萧鸢的自强。

  绝不要因为她绝美精致的容颜,和由于怪病折磨带来的如林妹妹一般的病柔气质,就觉得她是一个小女人。

  正好相反,萧鸢足以独当一面,尤其在商业上,天赋极其的高。

  正如她此刻质问萧贺鸣一般!

  “妹妹,解释什么?”经过足足五六个呼吸的震撼、恼火、心惊,之后,萧贺鸣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他也不是一个废材,一个能够高考考到全省前几十名、一个能够顺利拿到世界知名大学研究生学位的他,能是废材吗?

  他身高一百八十左右,有些偏瘦,带着金丝眼镜,身穿西服,典型的文化人的打扮。

  此刻,萧贺鸣盯着萧鸢,脑海中早已经在快速的转动,他要想好一些说辞。

  事实上,他真的不想这时候就与萧鸢、萧家摊牌。

  因为,暂时,他距离完全掌控萧家旗下的几家公司,还有一些距离,他需要时间。

  这也是为何他一直躲着萧鸢的原因所在,只要他躲着,就算萧鸢怀疑,却也不可能百分百确定,能够为他赢得时间。

  可惜,天不遂人愿!

  没想到,这么快,萧鸢就找上门来了,还闹了这么大动静。

  不过,萧贺鸣并不害怕,因为,怎么看,萧鸢一人,外加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能还是学生的小子,也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

  “为何绕开我和爷爷,私自与之萧家旗下的公司的高层密会?”萧鸢直接问道,毫不留情。

  “妹妹,我没有,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要为你和爷爷减轻负担!”萧贺鸣露出了一个笑容,看起来很爽朗的笑容。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去新丰渔业集团吧!”萧鸢安静的道:“新丰渔业最近不太平静,很让我操心,至于新丰天地、新丰家电、新丰运输这几个公司,一直很平稳,已经很多年了,就算爷爷生病了,依旧平稳发展,并且,最近半年,这几个公司的财政收入一直上升,并没有什么需要打理的。”

  新丰渔业是萧家旗下的一个新公司,总财政额约两个亿罢了。

  新丰渔业与之新丰天地等三个萧家的支柱公司,根本无法比拟。

  萧贺鸣皱起眉头。

  他要真的去新丰渔业了,可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怎么?你不愿意?”萧鸢冷笑一声,眼睛却是看向站在萧贺鸣身后的几个律师:“就算你找了这些律师为你出谋划策,也没有用,虽然爷爷身体不行、经常昏死过去,但偶尔也会清醒,我只需要让爷爷立下遗嘱、公布遗嘱,你的这些律师总不可能把黑的变成白的吧?萧家的东西,爷爷要给你,我无话可说,可如果爷爷不给你,你想要抢,你真的抢不走!”

  萧贺鸣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心底最怕的就是这一点。

  一旁,苏尘面无神色,心底却挺高兴的,萧鸢真的很厉害,三言两语就能压住萧贺鸣,也不怪前世,萧鸢最终赢了。

  不过,苏尘并不认为今日这场交锋中,萧鸢能够占优,终究,萧鸢目前还是太稚嫩。

  前世,萧鸢最终赢了萧贺鸣,也是用了近半年的时间,而且是日夜操劳、飞速成长,最后才险胜萧贺鸣。

  但,无所谓了,这一世,有他在,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现在立下遗嘱、公布遗嘱,新丰天地等等都是要动荡的吧?你应该比我清楚!”果然,下一秒,萧贺鸣又恢复了脸色,淡淡的道:“毕竟,萧家的这几大支柱公司的负责人、人才们、合作伙伴们,对妹妹你可不感冒,你要记住自己是一个女人,以后要嫁人的,呵呵……”

  萧贺鸣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不伪装了,不过,他也确实聪明,看的很透彻。

  如果萧家老爷子真能现在立下遗嘱、公布遗嘱,哪里还有他萧贺鸣的事?他也不会从国外回来了,不正是因为老爷子不能那么做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