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休得猖狂

    随着余飞的咆哮,周围围观的其他学生,也接二连三的从震撼之中清醒过来。

  所有人再看苏尘,眼眸都是瞪大到了极点,畏惧中带着震惊,恐惧中平添三分懵傻。

  这还是传说中的废物苏尘吗?秒败余河!!!

  如果这样的苏尘,都要是废物,他们是什么?

  人群中,蓝晴微微张着小嘴,美眸中全是困惑,做梦她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身旁,肖晚云冰冷美丽的脸蛋上多了一层羞燥。

  为何羞燥?因为她想到了之前自己对于苏尘的评价、对于苏尘的失望、对于苏尘的厌恶等等……

  现在回想起来,肖晚云才知道自己多可笑。

  苏尘的实力,强的令人发指!

  秒败余河,别人没有看清,她却看清楚了,苏尘的速度、力度、出手的角度等等,都是顶级中的顶级,甚至可以说是完美。

  不仅如此,苏尘具有的那种不可思议的战斗意识,肖晚云很确定,至少,她自己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我要是与他对战,撑不过三招,不,可能是一招都撑不过。”肖晚云在心底暗暗想到,不由得更加羞燥了。

  她终于明白了为何她之前从苏尘身上感受不到强者的气息,根本不是因为苏尘是个普通人、或者实力太弱了。

  而是自己太弱了,以至于自己没资格感受到苏尘的气息。

  “蓝晴,你确定他没有练过武?”肖晚云看向蓝晴,有些无语的问道,苏尘都不算练过武,她算什么?绣花的大家闺秀吗?

  “我……晚云,他真没有练过武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混蛋,竟然这么强大?”蓝晴小声的道,缩了缩小脑袋。

  “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要说是余河了,就算是我乃至吴徽,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啊?”蓝晴惊呆了:“苏尘这么可怕?”

  “你以为呢?弄不好,天铭武道社今天真的要成为过去了!”

  “这……这……”蓝晴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今晚,我要请他吃饭,你回头帮我约他!”肖晚云开口道。

  蓝晴更加懵了,晚云的骄傲,她最清楚,晚云可从来没有请过男生吃饭,今晚竟然要……

  “啊什么啊?你个臭丫头,明明有个这么强大的青梅竹马,竟然也不和我说一声!”肖晚云瞪了蓝晴一眼。

  “晚云,我真不知道,我要知道,还不把他拉进我们红云武道社?”蓝晴快哭了,心底不由得大骂苏尘,她觉得一定是苏尘故意隐瞒的,真是个混蛋。

  继而,她又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红云起来。

  初吻,对,她想起了与苏尘的打赌!

  “大混蛋,故意骗我初吻。”

  …………

  人群中,最为激动的,莫过于瘦猴了,瘦猴整个人颤抖着,脸色涨红,挥舞着拳头,用尽全力的吼着:“好!好!!好!!!老大,你最牛比,草,看到没有,那是我老大,是我兄弟,看到没有……”

  吼着吼着,突然,瘦猴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向一边的杨娅:“贱人,怎么不说话了?啊?你倒是说话啊!”

  杨娅的确不说话了,整个人有些懵,脸色阴沉不定的,她站在那里,就这么盯着斗武台……

  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怎么会这样?

  那个该死的废物怎么就打败了余河?绝对不是真的!!!杨娅咬着牙,恶狠狠的在心底对自己怒吼。

  “说话啊!贱人,哑巴了吗?”见杨娅不吭声,瘦猴可没有打算放过。

  贱人就得贱人待。

  之前,杨娅是怎么嘲讽自己和苏尘的?草!得还回来啊!

  “侯力,你他-妈少得意,弄不好苏尘那废物用了什么不光明的手段呢?打败一个余河算什么?还有整个天铭武道社呢!”杨娅气的呼吸都紊乱了,想了想,她大声吼道。

  “不光明手段?去你-妈的不光明手段!我老大赢了,就他妈不光明手段?中午打败余飞是不光明手段,打败赵林是不光明手段,现在打败余河还是不光明手段?一直不光明,他-妈的,只要是我老大赢了就不光明是吧?”瘦猴暴脾气上来了,破口大骂。

  他骂的不仅仅是杨娅,还是在场的许许多多人,因为,之前,在场的许多人同样认为苏尘中午打败余飞和赵林是用了不光明的手段。

  此刻,听到瘦猴的大骂,许许多多人都尴尬而又羞愧……

  一而再再而三,苏尘连续三次证明自己的实力了,他是用绝对实力取胜的!哪里有什么不光明?

  所谓的不光明,只是他们接受不了一个废物一夜之间成为强者的事实,而已。

  “你……你……你……侯力,还没结束呢!!!走着瞧!”杨娅被瘦猴骂的愤怒而又憋屈,但,她仍抱着信心。

  毕竟,天铭武道社还有那么多人,天铭武道社还有社长吴徽。

  一切尚未定论,不是吗?

  “呵……是没有结束,那就继续看下去吧!”瘦猴冷笑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瘦猴虽然不是修武者,可也是一把打架好手,在他看来,老大能够一招秒败余河,那么,打败吴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甚至,可能性很大。

  斗武台上。

  苏尘好似没有听到周围的议论声、震惊声,更像是没有感受到那一道道惊悚、敬畏、震惊的眼神,他面色平静,微微转过头,看向吴徽:“下一个,吴社长准备派谁上来?”

  “你……”吴徽的脸色很难看,如同猪肝一般。

  苏尘打败余河的场景他清晰看见了,所以,他稍稍对比了一下。

  结果,他得到了一个让他惊悚十分的结果,—己也不是苏尘的对手。

  “该死!!!城丰大学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关键是,他为什么要装作废物?”

  吴徽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踢到铁板上了。

  早知道苏尘实力如此恐怖,他绝对不可能如此大张旗鼓的带着整个天铭武道社所有人前来斗武台与之苏尘约战啊!

  “怎么?你怕了?”苏尘淡淡的问道:“要是怕了,可以直接认输,当然,天铭武道社必须就地解散!”

  就地解散?!

  这四个字如此如此的刺耳。

  “休得猖狂!”吴徽几乎是大怒冲顶,眼神一顿,喝到,苏尘简直咄咄逼人,竟然真想要天铭武道社解散,其心可诛,他必须与之苏尘战一场了。

  他要是龟缩着,今天过后,就算天铭武道社不宣布解散,也和解散没有任何区别。

  作为社长,他只能也必须站出来。

  “社长,加油!”

  “社长,加油!”

  “社长,加油!”

  …………

  听到吴徽的回答,天铭武道社那四五十个成员,一个个松了一口气,他们真怕自己的社长直接就认输了,还好,社长没有让他们失望,一时间,他们激动的喝到,声势十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