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嘲讽

    天铭武道社不仅来了,还是清剿而动。

  为首的正是天铭武道社的三大高手,首先自然是社长吴徽,然后是副社长余河、副社长张川。

  除了天铭武道社的三大高手之外,其他的足足四五十个正式社员,也都一个不缺。

  这些人一个个中气十足、步伐稳健、肌肉强壮,让人忍不住忌惮十分。

  “哥,一定要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余河身后跟着的是余飞,余飞脸色苍白、阴鸷、虚弱,显然,中午被苏尘一脚重伤,还没有恢复,事实上,现在他应该呆在医院的,可他实在是怨恨苏尘,想要亲眼看见苏尘的凄惨下场,所以带着伤就跟过来了。

  “他的实力又强大了!”人群中,肖晚云的冰冷声音里,多了一些凝重,她是在说吴徽。

  “什么意思?”蓝晴不太懂。

  “从气息上看,吴徽和一个月前与我交手相比,强了至少一倍!”

  “啊?”蓝晴的脸色越发难看了:“那岂不是说,苏尘极其危险?”

  “吴徽应该不会出手的,如果他真要出手,苏尘的确十分危险,至少,断胳膊断腿是基本下场了,吴徽这个人心狠手辣,不会留情。”

  “该死!!!苏尘,你个混蛋,气死我了!”蓝晴忍不住又是骂了苏尘一句,心底充满了着急,忍不住攥紧了两只小手。

  “蓝晴,你先不要着急,如果真不行,我会出面的,吴徽多少会给我一个面子!”肖晚云想了想,认真的道。

  “晚云,谢谢你!”

  …………

  另一边,人群中。

  “侯力,现在后悔吗?天铭武道社倾巢出动了,你就等着你的那个该死的废物老大被打成死狗吧!”杨娅冷笑道。

  “与你无关!”瘦猴已经决定与之杨娅分手了,他想要远离杨娅,眼不见心不烦,但杨娅却硬是跟着他。

  不为其他,杨娅跟在瘦猴身边,只为好好的嘲讽侯力,她心底的怒火和怨恨一充斥着,等待着发泄呢。

  她是真真切切的想要看见等会那个该死的废物苏尘被打成死狗后,瘦猴还能嘴硬吗?

  一想到那些画面,她就激动的浑身颤栗。

  “的确与我无关,不过,很快却与你有关了,毕竟那废物不是你兄弟吗?呵呵……”深吸一口气,杨娅的笑容阴森起来。

  她已经决定,等到苏尘被天铭武道社的强者教训的生不如死后,她还要将侯力与之苏尘的关系也透露给天铭武道社的那些强者。

  想来,那些人绝对有兴趣连带着侯力都教训一顿。

  “按照你所言,是兄弟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我一定会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让你和你那废物兄弟一样,被打成死狗!!!”杨娅又怨毒的说到。

  “贱人!”瘦猴皱了皱眉头,忍不住低骂。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杨娅骨子里这么狠毒、下贱的呢?要是知道,搞死他都不会追求杨娅。

  就在这时,斗武台旁,吴徽开口了:“你就是苏尘?”

  吴徽事实只有二十二岁,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老沉,他抬着头,微微偏黑的脸孔上面无太多神色,倒是眸子,有些精亮,扫了苏尘一眼。

  苏尘淡淡点头。

  “你应该知道挑衅天铭武道社的下场!”吴徽的声音里多了一些杀意。

  “今日过后,天铭武道社会成为历史。”苏尘与之吴徽对视。

  本来,天铭武道社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再加上招惹到自己了,为了省去麻烦,一次性将天铭武道社灭了,是个不错的方法。

  苏尘,真的不喜欢麻烦。

  “哈哈哈……”吴徽一愣,然后笑了,怒极反笑,盯着苏尘的眸子越发的残忍,杀意连连。

  不仅是吴徽笑了,所有的天铭武道社的人,以及周围围观的人,都笑了!

  苏尘的大话,简直让所有人都尴尬了。

  “不但是废物,还是一个喜欢吹牛的废物,真是恶心人啊!”杨娅又扫了侯力一眼,,嘲讽道。

  瘦猴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地攥紧了拳头,心底多少有些烦躁。

  一方面杨娅骚扰的他怒火丛生,另一方面,他在担心苏尘。

  “我天铭武道社上上下下四五十人,你想要战哪一个?”下一秒,吴徽收敛笑容,突兀的指向身后所有人。

  任随苏尘挑选!

  虽然中午的时候,赵林被苏尘打败了,但吴徽一点也不相信苏尘真的拥有什么强大的实力。

  尤其是赵林对他说,苏尘轻易的就将他甩飞好几米,根本是无稽之谈!!!

  在吴徽看来,整个天铭武道社所有人都能打败苏尘。

  “哪一个?我以为是你们一起上的!”苏尘摸了摸鼻子。

  苏尘此话一出,现场,先是瞬间寂静,接着,哈哈哈……再次轰然大笑。

  所有学生都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苏尘。

  简直了。

  这牛比吹得,让在场的其他人都脸皮燥热了。

  肖晚云摇了摇头,本来,她对苏尘多少还有一些期待,或许苏尘有那么一丝丝创造奇迹,或者打败天铭武道社的某一个成员呢?可现在……

  她叹了口气,现在,她觉得苏尘得了臆想症或者本身就是满嘴跑火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晚云,你不要生气,苏尘平常不是这样的性格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蓝晴着急了,她当然看出肖晚云对苏尘有些失望和讨厌了,她害怕肖晚云改变主意、不救人了。

  肖晚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呆在那里,如一朵百合花。

  “既然吴社长如此的坚持,那就一个一个玩吧!”在那些笑声中,苏尘安安静静的抬起手,指向余河:“第一场,就是你了,我想,你应该是最等不及的!”

  “很好!”余河眼神一亮,很震惊,在他看来,苏尘应该尽力躲自己才是,没想到正好相反,但,不管怎么说,苏尘第一场就选择自己,实在是合他的心意。

  “哥!”余飞激动了,整个人都在颤抖,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苏尘吐血、跪地、求饶的场景,他口干舌燥的攥紧了拳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